王召:经济社会发展呼唤银行社会责任

发布日期:2008-06-23 02:26:34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如何切实加强我国银行业的“软实力”建设,把建设企业社会责任纳入发展战略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从国外企业的实践来看,履行社会责任对企业的积极影响要大于消极影响。尽管目前我国的商业银行在实践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已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与发达国家金融机构的表现与成果相比仍存在诸多不足。为此,我们应当更好地推动我国商业银行全面履行社会责任。

  ⊙王召

  

  在当今西方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以及国际型大银行各自之间的竞争已经从硬件领域的竞争上升到软件层面的竞争,从技术和产品领域的竞争上升到企业社会责任以及商业伦理道德水准层面的竞争。密切关注国际上企业与银行发展的最新动向,切实加强我国银行业的“软实力”建设,把建设企业社会责任纳入发展战略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履行社会责任使企业获得最佳效益

  第一,对企业社会责任认识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对于什么是企业的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国际社会并不存在普遍认可的定义。这是因为,企业社会责任描述的是企业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社会中许多因素都会影响到人们对于该问题本质的信念与态度,这样为企业社会责任找到确切而统一的定义就十分困难。(见表1)。

  尽管如此,对于社会责任问题的认识也不乏共识,即企业社会责任大致包括四类:经济责任、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慈善责任。

  目前为止,按照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主动与否,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认识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在认识的第一阶段,企业基本是社会责任的被动接受者。但是,劳动者一直为维护自身权益而斗争、公众对于自然资源和环境保护的呼声日益高涨和消费者为保护自身权益展开不懈斗争等因素共同推动了企业对社会责任的认识。

  在认识的第二阶段,企业逐步开始演变为社会责任的积极践行者。一是企业开始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二是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国际合作日益增强。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也逐步演变成为一种势不可挡的国际潮流。

  第二,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成本收益分析。尽管企业社会责任在西方社会得到了广泛认可,但从世界范围来看,企业是否应当承担社会责任、应当承担哪些社会责任,仍然存在很多争议。

  反对者认为,承担社会责任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负担,降低企业的效率和竞争力。

  支持者认为,社会责任能使企业更加注重长期利益而非短期利益,当企业能够按社会目标行事时,企业和社会可以“双赢”。承担社会责任使企业更加注重最佳效益而非最大效益,最佳效益可能低于最大盈利值,但又高于企业维持正常值的最小盈利值。当企业处于一个不利的经济条件或在政府严格管制之下时,最佳效益可能是企业最好的收益。

  由此看来,对于企业是否承担社会责任的争执,关键在于其给企业带来的积极影响是否大于消极影响。

  按照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简称ILO)的有关报告认为,找出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指标之间的统计上或者数量上较强的因果联系并不容易,但却举例说明可以通过成本和收益分析来衡量承担社会责任对于企业的影响(见表2),这至少为我们评估承担社会责任究竟给企业带来什么提供了一种科学的方法。

  尽管过多的承担社会责任确实会影响企业股东价值的实现,但从长远发展来看,适当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自身发展是有利的。

  一是有助于企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例如,3M企业曾经通过推出“3P”计划,注意从污染源头——产品生产过程抓起,改善生产流程,重新设计生产设备,对废料进行循环利用,既节省了生产成本,也达到了改善生态环境的目的。

  二是有助于企业改善经营绩效。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的金融分析师发现,与那些丝毫不考虑社会和环境影响的企业相比,考虑上述因素的企业股票业绩更佳。

  三是有助于企业提高内部凝聚力。一方面,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推动文化建设,其核心即在于对人的重视和尊重,从而形成了企业发展的精神动力;另一方面,企业通过承担社会责任可以提高自身社会知名度,更容易获得人们的好感,也更容易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

  正是因为上述优势所在,企业社会责任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得到推崇,并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1997年,总部设在美国的社会责任国际(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简称SAI)联合部分跨国公司发起并制定了SA8000标准,内容涉及童工、强迫劳动、健康与安全、歧视、工资报酬等标准。此后,一系列与社会责任相关的企业标准,如“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多米尼道德指数”等也相继推出。

  还有,1999年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全球协议”倡议,并且建议全球有责任的商业领袖都应当加入,以形成联合国机构、劳工、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社会团体共同参与、共同促进企业保持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全球协议”发出后,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世界500多家著名企业作出了积极响应。

  

  从四方面推动国外企业与银行履行社会责任

  那么,目前国外企业与银行履行社会责任的现状如何呢?我们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予以考察。

  第一,政府与中介自律组织积极推动社会责任制度建设。一是成立了旨在推进企业和银行社会责任的相关组织。比较有影响的是美国社会责任商会(BSR)、英国的道德贸易促进会(ETI)、日本的良好企业公民委员会(CBCC)等。

  二是积极推动社会责任的制度与标准建设。美国是较早颁布法律对企业社会责任进行规范的国家,在其影响下,法国、英国、德国、荷兰等国也在各自立法中确立了倾向就业、工资、工作条件等问题的企业社会责任。与此同时,有关国际组织也进一步推动了社会责任标准的形成,例如美国的SA8000、英国的AA1000、德国的CSM2000等。

  第二,越来越多的企业和银行将承担社会责任列为自身的战略目标。其中,一是注重随时将社会责任转化为商机。在这些企业和银行看来,社会责任与企业利润之间并不矛盾,甚至可以增加企业利润。

  在美国,企业社会责任已经成为企业形象诉求的重点,成为旨在塑造品牌形象的非价格竞争手段。《财富》杂志对1000家企业的调查发现,95%被调查者坚信,在今后几年中,他们必须采取更具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行为以维持他们的竞争优势。

  在英国,汇丰集团前主席庞约翰认为,汇丰银行之所以能够连续多年获得全球最佳银行荣誉称号,关键在于该行在全球市场上积极承担各种社会责任,而其经营的成功又进一步推动了其对社会责任更大的投入。

  二是积极加入国际社会责任机构。按照国际社会责任标准约束自身的经营活动,已经成为国际型大银行的一种发展趋势。2003年6月,来自7个国家的10家大型银行在华盛顿正式加入“赤道原则(Equator Principles)”。赤道原则是根据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有关环保的指导方针起草确立的,采用这一原则的银行必须承诺贷款只投向那些能够满足具体环境保护要求的发展项目。

  截至2005年底,包括花旗集团、汇丰集团、美国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在内的36家国际型大银行都采纳了这一战略,并将把上述原则应用于全球几乎所有行业的贷款项目,项目贷款人必须通过有关环保评估才能获得贷款。

  三是每年定期对外公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根据KPMG从1993年起每3年一次的企业责任全球调查报告,其中涉及全球500强企业中250家,他们发现,发表独立社会责任报告的企业从1993年起开始逐年增加,并且在过去3年中有显著增长,其中2002年是45%,2005年是52%。如果把包含了社会责任信息的财务报告也包括在内,这个比例将达到64%。

  尽管报告形式各异,但从内容来看,这些社会责任报告所披露的信息主要涵盖经济、社会和环境三大领域。作为世界银行业的巨擘,花旗集团和汇丰集团分别从2000年和2003年开始发布独立的社会责任报告,明确阐释自己对于社会责任的观点以及履行社会责任的有关情况。

  以花旗集团为例,在其历年《公民报告》中,均介绍了花旗集团对小额信贷(microfinance)的贡献,这是商业银行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促进各种规模经济体和谐发展的具体表现,也是国内社会同样亟待解决的金融困惑之一。他们已经真正意识到,财务目标并不能说明自己存在的全部价值,作为经济范畴的企业,还要承担社会责任。

  第三,对社会责任的认识不断向深层次渗透。公司治理是现代企业制度中最重要的组织结构。可以看到,国外一些企业和银行正是从改善银行公司治理角度出发,从制度根源上、在更深层次上使社会责任得到更好履行。

  一是国际公司治理理念已经开始涵盖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在2004版《OECD公司治理原则》中,已经将“董事会的责任”一节中“董事会应该保证遵守适当的法律,并充分考虑到股东的利益”修改为“董事会应该具有很高的伦理标准,它应该考虑到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显而易见,尽管新的《公司治理原则》仍然“关注因所有权与控制权分离而引起的治理问题”,但已经从注重公司内部权利关系的授予、监控、制约安排,转向内外部各种利益相关因素的协调;从注重股东和管理层关系的安排,转向企业员工、消费者、供应商、债权者和所在地区居民等原来被忽略的因素。正如OECD秘书长Donald J. Johnston所言,“我们的努力将有助于推广一种专业化的、符合道德伦理行为的价值文化”。

  二是一些企业和银行正在积极建立专门的社会责任管理机构。在美国,一些企业纷纷设置董事会领导下的企业道德委员会或道德责任者等专门机构,用于制定企业应当遵循的道德基准。

  在英国,从2003年9月起,汇丰集团在其董事会中增加了与审计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和薪酬委员会并列的企业社会责任委员会,由3名独立董事和3名外部知名人士组成,负责监督社会责任履行情况和可持续发展政策实施情况,并且提出相关建议;成立了由集团各部门管理层组成的社会责任执行领导小组,负责监督社会责任政策的实施、业绩评价和沟通,同时作为企业社会责任委员会的信息窗口;成立专门工作组负责处理特定国家或地区层面的社会责任事务。

  第四,形成了有效的社会责任审计监察体系。在美国,为了对企业和银行履行社会责任状况进行了解,来自企业内部和外部的审计机构都可能对其进行审计。

  从外部审计来看,投资基金组织的审计既要确保资金投向有较高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也要确保接受投资的企业遵守投资者的要求;而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以及环境保护协会的审计则既要对公司履行社会责任起到监督作用,也要为消费者、投资者、政策制定者和雇员等企业相关利益者的经济决策提供信息。

  与此同时,美国的一些政府机构也加强了其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监察,并对经营道德上出现问题的企业从重处罚。例如,如果企业内部建立了道德管理制度,实际罚金可能仅为标准罚金的5%;否则,实际罚金甚至会达到标准罚金的4倍。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组研究员)

  表1:对社会责任的不同定义

人员或机构   

社会责任定义

Friedman(1970)

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强调企业是纯粹的经济机构。

Carroll(1981)

社会责任就是指在某一特定时期社会对组织所寄托的经济、法律、伦理和自由决定(慈善)的期望。它包括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伦理责任和慈善责任。

Wood(1991)

社会是企业和社会互动的基本理念,其三项原则为:制度层次的合法性、组织层次的公共责任、个人层次的管理自主原则。

世界银行(2003)

企业与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价值观、遵纪守法以及尊重人、社区和环境有关的政策和实践集合,是企业为改善利益相关者的生活质量而贡献于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承诺。

欧盟委员会(2003)

公司在自愿的基础上,把社会和环境密切整合到它们的经营运作,以及与其利益相关者的互动中。

世界经济论坛(2003)

一是好的公司治理和道德标准,二是对人的责任,三是对环境的责任,四是对社会发展的广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