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善璐:前进中的国家发展研究院秉承了北大精神

发布日期:2014-05-26 23:12:4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朱善璐:前进中的国家发

 

朱善璐:

尊敬的韩启德副主席,尊敬的林毅夫名誉院长,今天还有易纲副行长,柳传志先生,郝远副省长,黄志源先生,还有我们的老书记,各位领导嘉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在百年讲堂欢聚一堂,隆重庆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成立20周年,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北京大学以及全校师生,向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全体师生,广大校友,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最诚挚的问候。

借此机会向长期以来关心、帮助、支持国家发展研究院发展建设的各界朋友,包括国内外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北京大学作为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代表性的高等学府,目前正在朝着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或者我们要办一所世界最好的大学这个目标前进。在这个团队的行进当中,北京大学有7万人的队伍,我们由各个重要的团队组成了北京大学总的方队,我们有50多个实体教学科研单位,我们叫院系或实体中心,构成了我们北京大学学科建设人才聚集和学校发展最重要的基础,其中就有国家发展研究院。现在我们纪念这个院的20周年,这个院的20周年和北京大学历史相比是短暂的,我们准备将在四年以后迎接重要的历史结点——北大120周年。

但是我们看到,年轻的国家发展研究院,秉承了我们中华民族光荣传统和思想精神,特别是继承了北京大学的精神,聚集了一批优秀人才,特别是由我们刚才讲到的六君子最早发起创立。在学校各方面的支持下,团结了大批教师和青年学子,用20年的时间,抒写了它自己的奋斗史、成长、成功史;用20年时间,写出了自己的光荣,实现了自己的阶段梦想。

我们学校用20年时间打造一个团队,这个团队能在国内国际有这样大的影响,做出这样的贡献,这是北大特别的骄傲,这样的团队不是很多。

当今天我们来纪念这个20年、这个年轻团队的时候,确实我能和有关的领导一起,和同学们、老师们在一起纪念,心情还是很不平静的。昨天晚上我也在看这个稿子,要我做一个代表学校的致辞,要祝贺20年中国年轻的国发院,这个稿子写得很好,我就不念了。我想有三句话,是通过国发院的20年,再结合北大的116年,再结合咱们中华民族梦想,即将实现本世纪中叶的时候(的发展目标),也就是30几年的时间,确实有几点感慨了认识。

第一句话,国发院这个团队他们这20年的发展崛起奋斗从无到有,以及有今天这样一个应该说令人振奋和鼓舞的辉煌,最重要的是有这样一种精神。

昨天是因为跟几个朋友探讨,上次我讲到一个关于教育二字怎么写,育字为什么没有繁体字,教育的“育”大家再查一下,看着很简单,没有繁体字。中华5000年文明某一个字没有繁体字值得研究。看来那个字不改是有道理的。后来昨天商量别的字,有人跟我商量奋斗的问题,我们就商量这个奋斗。大家知道奋斗的奋原意是鸟儿起飞,要不断的振动翅膀而且不停的,否则根本飞不起来。如果鸟要长途飞行,比如候鸟,它飞到天上以后,可以连续1天,10天,100天不吃不喝,振动到什么程度,它身上的那些肥肉都没了,就剩下瘦肉了,瘦肉也变小了,到了候鸟(要栖息)的地方,再三个月大吃大喝,赶快补营养。

候鸟有规律,它要繁殖,要生存和发展。这个奋斗的奋,繁体字中间是个鸟,带脑袋的,两边的撇是翅膀,中间有个天,下面是田地的田,不断的、不停地振动、扇动为“奋”。

20年这个团队不断地振动,不断地扇动自己的翅膀,它有个目标在向前进。这种精神还可以总结很多。

我(根据)原来在学校了解的情况,后来有幸再回母校工作,和林先生,和国发院的老师有更多的接触,我感觉到国发院这20年取得了那么多成果,有那么多的影响,那么多人才,在你们人身上聚集的这种精神最宝贵。这种精神来自于心不是脑,更不是手脚,只有从心头发出来的这种东西更深刻,或者是更人文。因此这种精神最重要。这种我在北大讲是北大精神在这个团队的体现,是北大精神在这个团队、这个时代的体现,在咱们学校找北大精神,上书本上去找,这是一种找法;在现实中找,就到现在北大人身上找这种精神是最现实,最有说服力的。

我们知道这种精神,所谓说北大最宝贵的财富,最重要的东西是它(这种精神)——北大现在要建设,过去建设要地,要钱,要房子,还要人;今后要地,要钱,要房子,还要人,当然还有制度,最重要的是还是精神。中国精神不是抽象的,如果它找不到实现载体,它就是空的。在北大人身上应该能找到中国精神,这个精神116年前,那时候没有共产党,没有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没有五四(运动),北京大学当时办的时候,说“五洲万国共观瞻”,那不就是世界一流大学?我们希望祖国富强民族好,我们不再被人欺负,要这样的大学,这样一个梦想早已有之。总书记讲这个梦想在人民群众中,在历史文化中。所以我们想这种精神是最重要的,这是我的一个体会。

国发院的精神应该万岁,国发院是个铁打的学院、流水的人才队伍,北大的精神应该万岁,民族的精神应该万岁。因此我想纪念国发院最重要的是,承载这种精神的人就是所有一切胜利和梦想的根源。我想特别向六君子,向支持六君子的各位,或者团结在北大这个大家庭里奋斗了20年里取得的一切,为所有参与这一切的人们,以及支持这一切的人,真的表达一种感激。最重要的就是你们的精神,如果没有这个,对大学,对教育,对文化,应该说就什么都没有。

第二,我对国发院的团队特别感受深切的是,他们的办学理念、包括政策和办法,我认为是先进的,是科学的,是能引领我们世界的。这个国家和我们这个学校,如何针对他的学科,根据世界发展的变化趋势,国家民族的需求和它的自己实际情况,找到自己的一条发展道路。国发院的道路我看了一下,今天有这么多外国朋友来,还有这么多高校来,我们北大都来了很多领导和校友,国发院的路子是哪个路子?是哈佛的?牛津的?都不是,但是都能找到影子,我认为它走的就是中国北大的国发院自己的发展道路。这一点特别值得祝贺。

我们这个国家正在做的事情,应该所有好的民族的东西都借鉴,但是我们不可能,也不想去复制其他民族和国家(的东西),包括最发达的国家,包括美国。但是不管哪一国,三人行必有我师。因此我们还是通过这种学习,找到自己的道路;过日子也一样,每个家庭就像每个人永远没有重复的,每个家庭的日子一定更有自己的特点,再相似的邻居和家庭必有区别。

所以说国发院走它自己的育人、科研(道路);通过建立这样的智库,研究现实与实际问题,把理论结合起来,以直接的智库支持服务原则。它的特色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直接顺应国家和世界的需求。而且把育人作为核心,把研究作为它的支撑,最后把服务当成自己的宗旨,拿出了那么多成果,出了人才,出了东西。

我最近看到,最近这半年,我们学校为中央、为国家提供的重要的意见,咨询意见,国发院占的比重相当大,而且成功率高,命中率也高。这词不一定对。北大有个精神,不对的大家批评,这也是北大精神。但是这颗心我们能够相通可能更重要。

第三个,就是国发院展示的我们未来的前景。咱们的母校已经走过116年了,在国家的关心下,两任总书记在十年里两次来北大出席了两个逢十的纪念会,一个是1998年人民大会堂的百年庆典,后来是110周年的时候,就是2008年,胡锦涛总书记也到了。北大代表国家做了讲话,应该说是发出了号召,叫985工程,要求我们要更加执着地继续向前走。我们走到这个时候,再有34年的时间,我们迎来将北京大学150岁的节点;再有50年,我们将迎接2098年的5月4日,希望大家努力。韩(启德)主席再给我们创造条件,大家什么时候能参加2098年的盛典。但是现在看比较现实的,争取2048年的庆典,因为那一年庆典,是我们学校的重大节日,也是国家节日;第二,我们要为共和国的百年庆典热身,也做准备,那一天还是有希望的,我们争取都能参加。当天最现实的是四年以后,2018年,在座的都会健健康康地进入纪念会场。

今年五四116周年启动“2018双甲子”的纪念时刻,我们准备向这个目标前进,还有1500天。我们要办的事情就是蔡元培校长在1917年北大建校20年的时候所言,这个讲话发表在当时筹备党代会的时候,党委常委研究都认为好;他用德国的经验,认为北京大学应该利用高等教育的规律——后办的大学(发展)速度会快,和美国一流大学(相比),北京大学和他们比肩——这是奋斗目标,他认为是能做到的。1917年他讲的话,还有三年他讲了一百周年。蔡先生讲和世界最好的大学比肩前进的想法,就是要做一流大学。我们做到了吗?大家思考。

我们这个团队,也就是国发院的团队,20年,这个团队的精气神,他们选择的目标达到了吗?他们承担的责任特别重要。国发院具有担当精神、责任感、使命感,前提是他选的目标确定了,目标选得准,选了以后就义无反顾地担当,去奋斗,(因此)有了这20年。他们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他们有很多自己在学理方面的创新和思想,但是林先生这个团队,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那种精神,他有一种报复和追求,他想为这个民族和国家,为这个世界,有所担当、有所作为、做一些事。所以我们能停下来吗?就讲这个道理,(这是)我们的责任。

在某一年我们毕业典礼大会有段讲话,我真的是很受教育。像这样的先人、老师和同学们,这样一种情怀和担当,抒写了116年的历史,除了它的科学,它的实际的科学,包括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成就以外,是北京大学的精神、责任、使命与担当感动着人们。我看美国当时著名的大学校长和哲学家来中国,说蔡元培先生这样一个有担当的校长全世界很难找到。我不是说学术思想不重要,必须得有,但是一旦没有担当精神,学术的东西也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主要是颗心,从心发出的价值和追求。我们应该向仅仅20年的国发院学习,朝着2018年前进。

    我们在创建大学的时候头脑是清醒的,我们要自信,我们不是复制,但是对所有的大学,是天下之优我都要学习,最后走自己的路,这就需要探索和创造。

第二,我们有自己的优势他们没有,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育人成果,他们不一定都有。

第三,他们有很多的长处我们或许没学到,我们还有我们的弱点。这个情况下怎么样既取长补短,又能走出自己一条路?116周年庆典之后,能不能用4年之间,给120年划一个句号?最后这4年吃的馒头,建立在前116年馒头的基础上才能写出这个120。但是这4年吃的馒头怎么样,确实有重要影响。我们能不能奋斗4年?好好反思自己,走好4年的路。

学校经过商量,包括中央领导同志关心支持,打算在最后4年以改革作为主要抓手,通过改革创新,推进学校的创建。特别在学校的治理、制度、管理,这些根本问题上进行提升。我们正在拟定一个综合改革、全面深化的方案,也得到中央的支持,目前正在准备。由于运作方式还没有向全校同学和老师们征求意见,但是很快,不会太久。

今后5到10年,北大是不是应该通过改革实现自己的跨越,甚至在这个世纪的跨越。上一个世纪蔡先生奠定的东西还在发挥重要的作用,当然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改革,但是重大历史性的改革,上一个世纪,除了52年院系大调整,后来还没有重大的改革。在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推进新的改革,但是全面、系统的顶层设计推进改革,我们这些年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做。但是北大30年改革没停步,一直在向前走,一些总体考虑和设计都在进行。这30年的进步没有改革不可能提高。这一点我们想认真总结这30年的改革中北大自己的经验,这种改革中有成功的喜悦,也有需要总结的东西。我们也流过幸福的泪水,也落下过伤心的眼泪,都需要认真的总结,但是有一点不改革,新的北大想真正实现跨越、要建世界最好的大学难以办到。

所以我们想下决心,通过今后5到10年下定这个战略,就是改革推动,能不能总结前面116年,总结30年改革的经验,我们借鉴其他,争取把5到10年这一个阶段,进行制度性的建设,继往开来,奠定一个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向前进,去把大学办得更好。这方面希望国发院的老师们,同学们,你们的智慧,学校特别需要,你们的参与特别重要,也是你们的经验启示了学校。要像国发院这样,向你们学习,20年能成就这样一个伟业,我们再奋斗到2018年,我们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我们有信心。我们希望能走在世界最好大学的前头,代表这个民族融入世界大的民族。

    真的庆祝国发院,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向你们祝贺。祝国发院再前进,再有20年你们就更加了不得,祝贺你们,谢谢!

(题目为编者所加,本文由朱善璐书记的讲话录音整理而成,未经朱善璐书记本人审阅,禁止任何媒体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