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创业,是一种生存方式

发布日期:2014-05-28 01:01:52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王强:创业,是一种生存方式1

 

演讲人简介:王强,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企业灵魂研究院长

创业第一关:体力
   
如果我们今天谈创新,再疲倦要坚持,你将来创业的第一关就是体力。创业成功最基本表征就是生物性。所有那些大佬们,不仅是8小时之内,8小时之外还干,都有超常的精力,因为这是创始人最基本的生物诉求,没有那个你先别创业。你40岁,8小时干了,已经过去了,那你这个企业根本不可能成为百年企业。

创业之新在于:思维多元化、无极限

我们今天谈创新、创业的新时代,新创业的时代,这个“新”在我理解,无论是创新还是创业,它对思维的要求首先就是要多元化,首先要无极限。斯克洛夫说把熟悉的变成陌生的,再把陌生的再变成熟悉的,你用这个规律看时尚界,他们创新了吗?没有,他们虚晃一枪,利用人类求新的心理期待,把我们非常熟悉的一变——不穿衣服了!行为艺术,牛,这就变成薛蛮子,他是艺术的极致,不过他的工厂放在安徽北区,那就错了,搞错地方了,最后是颗粒未收。时尚就是两条规律,把大家熟悉的,你怎么样给它切一块,加一块,忽然觉得都不穿了,也叫衣服,皇帝的新衣就是这样,它是最高的创作规律。但是不要忘记,时尚界另外一个规律,等大家都面对新奇,眼花心乱当中忽然大家回归,挎一个红挎包,红卫兵,毛主席的中山装,大家觉得这才是人应该穿的。其实千变万化只有这样,技术突破了这个能行吗?我觉得仍然是有规律的。

大家用算盘、用手运算复杂的东西,突然变得陌生了,用一个机器替我们做这个。乔布斯颠覆了什么东西?我推出完全不同于机器的东西。比如乔布斯设计ipod,我给我孩子买了一个,他在美国长大,在美国读中学,我当天送他,第二天我去接他,他神采飞扬耳朵里面塞着白色的耳机,他上小学六年级,对着所有女孩微笑告别。我说昨天晚上我半夜才回来,你还没有装那些音乐,你戴它干什么?他说爸爸我没有带ipod,他说我只戴了耳机。他启发了我。我天天读乔布斯设计ipod前后的哲学思考,这是ipod的哲学,他说几百年来人们谈到音响、聆听,音乐,想到最主要的东西就是黑色,所有的调节器全是黑色的,因为黑色好像心理和物理学达到了融合,我们进入那个状态才能进入聆听艺术,聆听音乐。他说我要做一个东西,这个东西首先大家都是在聆听,但是聆听要颠覆两百年里的一个东西,那里头很难让大家展示,是技术的深邃,但是只做一个东西,把黑色变成大家最不扎眼的东西——白色。所以要求底下设计工程师把耳机由黑变白,人家说为什么?他说就是因为我,你们去做吧,其他我不管。当你把这个产品放到任何兜里,哪怕被小偷偷走的时候,你只要耳机插在耳朵里,大家都知道他在用乔布斯的一个神奇的叫ipod的东西,存在就是虚无,但是我要展示存在,这就是创新。

创业的本质:自主选择命运

创业,本质是什么呢?它就是能不能自主选择来画出命运给你的那个生命的期限?其实就是这样。它是自主的,找工作它是被安排了,至少一半被安排,那个环境不是你的,它相当于你父母呵护你的状态。但是创业相当于你离开了温室,离开了父母的爱、呵护,出家了,去寻找属于你自己家的状态。

过去的创业是为了生存

新创业时代,新在哪儿呢?我们今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来之前思考了,和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开始进行下海做实业,那和现在我们从投资的角度看到新的创业家们,年轻的20多岁,19岁到30多岁人的基本生命状态的区别在哪儿呢?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只是为了一个简单的目的,改变我们的生活质量,多挣点钱,吃得饺子好一点,哪怕里面有三聚氰氨,那时候连饺子都没有。所以像马云当年下海,他为了缔造一个商业帝国吗?不是,他是要把自行车变得好一点。俞敏洪创建新东方,他要解决中国人灵魂的教育问题吗?他自己都没有解决,他没有跳到未名湖就算是造化了。我当年是他的班长,我知道他的心理,当年我们作为北大英语系讲师一个月就是一百块钱,一百块钱就一张,经常发工资放在信封里面,一回来撕了,因为你忘了,等到这个月想花钱了,钱在哪儿?从垃圾筒里面拣回来,那时候非常诚信,你扔到楼道,一个月都没有人去拿,所以一百块钱在粘贴回来,我们像魔术师一样不断的工资加减。

我从美国回来,加入新东方,为了缔造一个最牛的全球教育公司?不是的,徐小平他一拍即合,他为什么回去?他在加拿大没有工作,他这个选择本身一开始就是放弃了失败,选择了成功。我也不是为了改变中国教育来的,我觉得小平也回去了,当年在北大的那种状态又回来了,还能挣点钱,喝点酒,在美国中产阶级永远是中产,我就这么回来了。所以这个东西如果说“新”是新在哪儿?当年我们创业是为了活着,从零几年开始,我们通过投资的平台,接触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海内、海外的,草根的,高大上的,发现一个本质的区别,他们现在活着,是选择一种不同的活的方式,这个有本质的区别,这是新创业时代的到来。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这个新,不是所有人都有胆量和勇气去选择自己生命的不同轨迹,但是敢于选择的人他的心已经超过了当年我们所有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创业的前辈,柳传志当年为了搞点什么东西,他是为了改变中国互联网吗?不是,他在计算所给的工资太少了,他不走私,他说活不了的。当然他现在成了一个伟大的经营者、企业者。

创业的根本问题:人生的选择
 
所以我说创业就是人生最根本的一个问题、通向幸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道路——就是选择。我们投向幸福,只有靠选择,一个人最终的选择是靠他不断的正确的选择堆叠出来的结果,而选择——在四五百年前莎士比亚最难忘的一出剧(《哈姆雷特》)中,千古留下的名言是“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人生最大的一个问题。生存还是毁灭什么东西呢?哈姆雷特反映了人类的缩影,因为它代表了人类最本质的东西,就是面对选择时的艰难犹豫。但是恰恰英雄人物和非英雄人物就在于敢不敢选择,是不是正确的时候做出了这种选择,“是生存还是毁灭”,大到人类,小到日常生活。

我刚到美国留学,第一次到美国私家游泳池,我脱了裤子,当然也换上裤子,刚想扎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立了一个牌子,让我在这个牌子前流连忘返十五分钟,写了一行字:“撒尿还是不撒?这是一个问题”。游泳池保持公共的环境卫生,你一撒,别人没法游了,只能潜泳,不能蛙泳。所以对游泳池管理来说,最重要是管住撒这个环节,这也是人生选择你撒还是不撒,作为公民的道德感就在这一撒的一刹那,这个意思就释放出来了。当然美国人毕竟是有求必应,有问题一定会解决,后来我发现GE专门做了一个产品,针对公共游泳池里面撒尿的问题,做了一种试剂,撒到水里面无味无色,但是一遇到尿顿时变成蓝色。人生的选择非常重要,一刹那你是做还是不做,所以对我来说它就是这样。

人类几千年来存在各种文明形态,小到社区文明,全都分析了,分析是怎么出来,怎么繁荣,怎么成长,最后怎么死掉的,研究各种文明形态的生与死衰变。得出两个重要结论,就是“挑战与回应”,所有死掉的,就是突如其来或者毫无准备的挑战面前,无论是经济、政治、军事、文化还是人性,没法做出正确回应,你就必死无疑,凡是能够活下的文明,都是在突如其来的挑战面前过了关的。本来你打算迎面而上,突然从背后来挑战,你也能应付过去,那就是化险为夷,你的生命就存在下来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创业就是意味着在人生中你做不做出选择,你做出选择的目标是要靠自主的把你引向一个幸福的不同的轨迹,能不能有所作为,我觉得这是我们谈创业的东西。而新和旧,我刚才已经点出来了,有了质的不同。

真格基金的理念与使命

举几个简单例子。真格基金投资我们选什么样的人?我们的哲学和理念是什么?真格基金是要做有价值观的基金,这是我们第一个使命。第二要立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小基金,这个大在哪儿?要有胸襟,有诉求,我们投资、回报,作为对LP的神圣职责,但是我们不能仅仅这样,我们要对创业者有关爱,我们对创建整个互联网环境下、全球经济走向之下、缔造中国的崭新商业文明要有所贡献,我们要让中国企业放在整个全球化经济过程中让大家说“哇,这是中国的”,这是我们做真格基金的东西,所以我们真格基金起名不是动真格的,不是真投真给回报,我们要做这个事我们起一个什么名字呢?不像当年新东方,大家现在觉得新东方挺大气,是俞敏洪当时想不出名字,他以前在东方大学代课,要办一个公司,他的学术水平受限,所以只能想到微创新,我以前是在东方大学,现在再加一个新东方,等上市以后变成纽交所第14家公司的时候大家都说老俞非常有远见,其实不是。

四个创业案例

第一个是聚美优品,聚美优品我们不争论它怎么样,但是至少我和小平对陈欧的接触来说,他展现了新创业时代创业者的第一个风采,就是他有征服市场的勇气和胆量。这个你要创业,你要没有这个东西,都寻找大家没有做过的,没有人做的地方都完了,就跟可口可乐总裁说,人家问你可口可乐全球都喝了,你还花上亿美元天天在电视上做什么广告,他说这就是我最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或者我最想问的问题是,现在可口可乐还有哪儿不知道?这是他下一个新的市场,但是很难找到。所以陈欧是开拓者。聚美优品第一个礼拜销售9万块钱,到今年销售100亿甚至120亿,他做到了什么?把创业当成了一个自我生存方式的宣言,这在陈欧身上典型地体现出来了。因为当年大家谈聚美怎么营销的时候,徐小平跟陈欧,我们给他设计了一个东西,他长得不错,说为什么要花五百万元请别人代言?你不比明星差,咱们省点钱,搞高科技的马云最好,直接是外星技术无缝对接。所以按照陈欧的外在长相,斯坦福的背景,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系的,他围绕着陈欧做了一次自我生存的宣言,没有想到他忽然变成一个陈欧体,全国所有的东西都模仿他,包括老薛都模仿陈欧体。他说我是“陈欧,我为我代言”,这忽然说出了80后、90后的心声。你们创业大佬赶的真好,那时候没有人做生意,你们做了新东方,做了百度,不是这样的东西,我们说中国真正创业的黄金时代现在才开始,从国策到经济、法律到北大这一批研究者,再到投资者、企业家,整个中国正在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点,我们那个时候谁出钱?老俞给工资还要克扣我们,因为我们当年在北大读共产党宣言,只有老俞读资本论,所以他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世界,最后他当老板,我们当副手。所以你要创业,读书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认为陈欧是现实中完全开拓的代表,这是一类,也就是陈欧选择的垂直化妆品,化妆品大家都在做,他就有勇气在你们都做的情况下我要做得和你不同,我敢于做这个,我有我的营销,我有我对市场的理解,对用户的把握,非要切出一块市场,这是第一个体验,他们体验创新的新在哪儿呢?以陈欧为代表的人,他们的创业成为了宣告自我存在的一种表述,他乐在其中。每一次要推出一个让80后、90后心灵震撼的一个,这是企业生存的另一种风景。
   
第二个例子:真格基金投了一个东西叫季忆超,投季忆超,这个人今年21岁,在信息大学上大二,他在北大附中19岁的时候就出了一个手机浏览器叫蒙马,蒙马一代,现在蒙马浏览器已经四代。季忆超是另外一类,他从小到美国游学,又回来自己从高中就开始探索,季忆超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是什么呢?他只对那些对直接现实没有用的东西感兴趣,他探索所有技术都是与未来有关的东西,他对现实根本不在乎,他只是要做一个多么酷的东西,是存在在未来。所以蒙马浏览器之后,他又发明了一个手机输入法,据说超过了苹果。最近5月份马上要推出一款他认为是颠覆现在搜索的一个东西,他真正让一个智能的搜索引擎开始诞生了,我们看了他的展示,我们觉得他真是寻找到了非常酷的、又和现在直接商业没有什么关系的东西,商业化他不在乎,我们真格也不在乎,但是季忆超代表了另一类,那就是什么呢?那就是他把创业当成了享受生命乐趣的一种方式,这是非常关键的。他的梦想就是将来做一个贝尔实验室、施乐实验室,他把技术和人生带来共同的乐趣当成终生的追求,这是一个新的表现,我们愿意投这样的。

第三个例子赵勇,是我们前年通过在谷歌办聚会,他是谷歌眼镜七个设计者之一,他是从复旦到了布朗大学,在去年回国创业之前,他有几十万美金的收入,被我和徐小平一忽悠,忽悠是什么意思?就是有启迪能力的、能够激励人的叫做忽悠,所以就把赵勇忽悠出来了。赵勇的强项是什么?从布朗大学开始,他对计算机识别系统的智能化有了世界级的领悟,他在世界上有若干个专利。我们一开始以为这样的人不会放弃做谷歌眼镜设计者之一,谷歌眼镜现在还没有开始卖,但是我们说你回国吧,现在中国正是一片沃土,如果你的计算机识别系统能够在中国找到市场的切割点,你将是一个伟大的创新性的技术公司。他一听,回去,结果去年过来就回来了。在此之前,我们拉了几个国内的基金,大家被我们一忽悠,说太好了,投,所以大家就说各1/3,后来赵勇拎着皮箱,丢掉几十万美金的东西回来了,住在徐小平家中,但是当天晚上噩耗回来了,所有商业基金都不投了,说你没有商业模式,我们当时被你的激情震撼,你没有积极的市场营销,我们就不给你金子。小平说这是噩耗,但是真格基金我们敢叫真格,我们把你从谷歌拉回北京的雾霾天气,我们就有这个勇气,我们就赌你一个,我们也不要其他的,就冲你拎着皮箱从谷歌赶回来的这个念头,所以赵勇就回来了。

他的技术进展是突飞猛进,现在国家最关键的很多部门都在讨论要用他的技术,他真正利用计算机,让监管变成智能化。他说每天天安门广场录下来素材堆积起来就像埃菲尔铁塔那么高,如果用了他的技术,两秒钟都可以找到。从天使投资的时候没有什么价值,回来不到一年,最近第一轮真正投资进入了,他成为了一亿美元估值的公司。现在一批人真正把创业作为改变世界的一种使命,这是我们体验到的。

最后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投了一个做殡葬产品的公司,一开始说这多不吉利,丧葬用品,我们互联网时代,要让人死的更体面;活不起,但我们要死的好,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是毛主席对这些公司的题词。王丹是清华大学高材生,学工程的,前两年通过他母亲住院、去世整个过程他发现中国的殡葬业黑洞太多,这里面简直腐败到了极点,他立志颠覆这个传统到不能再传统的、让人不能再望而却步的企业,当他想用互联网手段推销他的新的殡葬文化服务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他爸一个巴掌扇了他,要做这个,父子关系都断了,他说宁可断也要做,他爸又一个巴掌,孩子你做吧。我们听了这个去投,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他起的,我说叫什么名字?他说落叶。我说要有向往,我给他起了叫彼岸,所以这个公司叫“彼岸”。这个公司,我和小平第一时间说你必须让中国人对于死亡的文化产生新的温暖,产生新的人文的想法,日本入殓师那种电影一样,给大家得到人性的关爱。所以我们就帮他请到谁设计店面和网页呢?请到李安那个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美术设计,美国犹太人,设计一个卖骨灰盒的,你们现在可以参观了,积水潭医院有一个旗舰店,叫“彼岸”,很多顾客是买艺术品的,走到跟前才发现不敢走了,我说这就达到了目的。因为你颠覆整个传统对死亡的恐惧,人们在死亡当中想到了永生的感觉。所以王丹他代表了什么呢?就是用自己的勇气和聪明,进入那些望而却步的行业,产生了一个崭新的风景。

这就是我从这四个人身上看到新创业时代的后生可畏、崭新的中国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