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海:创业要找准“一横一竖”

发布日期:2014-05-27 01:02:56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刘二海:创业要找准“一横一竖”1

 

人物简介:刘二海,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校友、君联资本合伙人和董事总经理

中国的创新不是美国的创新,它有一些区别,我下面报的内容分三部分。一是中国经济的驱动力,二是中国的创新,三是企业家是创新的主角。

中国经济的驱动力

先看第一部分。现在分析经济基本上大家会沿着GDP的组成,关注消费、投资、出口。然后我们就讲今年出口不太好,怎么刺激一下出口;投资不够了,我们赶紧做点投资;消费不行就拉动点消费。

实际上,经济并不是这样。拿一个企业来讲,大家都熟悉苹果,苹果促进了消费,市场上有苹果这样的公司,消费就可以了,大家买了很多iPhone,投资它做了很多云计算,也有很多投资。

所以一个企业的成功,我们可以研究GDP,从它的组成去研究,发现投资、消费等等一些事情。但是现实生活中实际上更多的企业行为,如果你发现了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那既可能有投资,也可能有出口,也可能有消费,它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从原来的维度再去分析我们多点投资,多点消费,实际上现在非常之困难。从出口来讲现在形势基本比较清楚,也顶得住,并不是说现在有什么方法让出口迅速的拉升,现在咱们做的很多是自贸区,现在也做ODI,ODI是带动了出口还是影响了出口?好像有一个结论是带动了出口。

房地产的情形大家都清楚,它是一个缓释的作用,各位都看到了杭州很多地方的房子要降价之后,别人没有意见,买房的人有意见了,就是我说的公共汽车效应,上了车的人,一般就说下一班再上吧,这么挤,说“着什么急啊”,没有上车的人会说“咱挤挤,都上班,互相帮助一下”,买了房子的人肯定不想让房价降,这怎么都不合适。再加上政府有这么大的财政收入,去年四万多亿,你让它一下子下来,你要是总理或者书记你敢吗?所以你只能是缓释,政府也是受益方,很难。再说城镇化,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说办完之后这个事立即就行了。打破垄断,大家也非常清楚,说需要勇气,因为你是把别人的利益进行了重新分配。再加上基础设施投资,包括4G,包括铁路。促进消费更多是一个结果,消费占比更高,它不是一个因变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促进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因素,从我来看,只能是创新。(大家)对创新有一些误解,因为一谈到创新就是核心技术这些基础的,实际上这是有问题的,我接下来谈谈我对中国创新的理解。

中国的创新

中国的创新和美国不一样,美国的高科技和传统产业是顺序发展的,在传统产业的基础上有高科技,高科技变成了传统产业,新的高科技基本沿着这样的脉络(继续发展)。中国不是,中国的传统产业肯定不发达,可是高科技它不会等着传统产业发达了,再从头开始,这不可能,所以两者是同步发展的。你来了,我也在,咱俩就形成了新的东西,所以在中国,你要从几个维度看待中国的创新,一个是技术的维度,一个是传统产业发展的维度,还有新模式的维度。

从技术上来看,大家都看得到手机的发展,安卓占了80%的市场份额,在美国手机的量已经超过了PC互联网的量,在中国也是早晚的事。今天的企业家,今天创业的人有谁敢说我不在乎手机,我不做手机端,有吗?你不做手机,基本上今天你的企业很难受。阿里巴巴在这儿,实际上我觉得在PC端很成功,在手机端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当然它所采取的动作是不断的买,买很多东西,但即使这么买,咱可以走着看,我觉得它在PC上的强势地位在手机上已经不复存在。尤其是微信支付这些东西(带来的竞争)。

另一个维度就是整个社会发展的维度。中国社会发展,产业也发生很多变化,比如消费、品牌化。神州租车这样的公司,过去中国人没有想到做租车,包括布丁酒店,整个社会发展、产业发展会有一个脉络。经过这两个脉络,社会发展与技术的发展,我总结出来有五类(公司),这些公司也是我负责做的投资,从早期的科技类的,类似于人人(网)这样的公司,有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有手游的公司,像MT等公司,也有像我们做的社交网络营销,这类公司是跟硅谷没有什么区别,纯科技公司;第二类公司是科技公司,但是有强大的产业背景,举例来讲卓越,早年是零售,智联招聘是HR领域,易车网是汽车领域,也有二手车拍卖领域。第三类是它是一个类产业,但是科技在里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营销方式都是在线上,组织形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第四类是服务公司,它是传统产业,可是它的很多环节中内部管理的系统以及它的营销体系都是构建在IT和科技互联网之上,比如神州租车有70%-80%的订单全部来自于网上,包括虎虎养车,这些所有的订单和行为,全是来自于网站。第五类是新模式,包括朱总刚才讲的布丁酒店,就连是时尚的,我们不仅做一个跟如家一样的酒店,我们不需要再有那样一个品牌,我们是时尚,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而且自己也做了相应的改造。所以这五类机会我把它看作是中国能够看到的机会。

创业的“一横一竖”

创新的目的是什么?说没事干,咱就创新,没有这个。企业家创新,创新的目的最终还是要盈利。我说创新现在“一横一竖”能找到位置,大家看(电影)《一代宗师》,一开始就是一段表演,宗师说了一句话,“功夫很简单,一横一竖,打输的躺下,打赢的站着”,但是我这“一横一竖”不是这个,我这“一横”是指在产业链当中找到位置,你的模式是不是存在,你在上下游当中找到合适位置,不会被别人挤掉。比如别人在做VCD,你今天做了DVD,你觉得有地,其实没有地,VCD厂家稍微一动,就没有你的地方,就是你在产业当中找不到地方。“一竖”是什么?你在竞争当中找到地位,都做租车,你得做得好。你就要在“一横一竖”中找到地方。

我们分析这个有一些模型,所谓驱动力的模型,从环境分析到发现驱动力,这实际上是产业的分析,主要还是找到驱动力,发现其中的机会。有些你看着是机会,但不是机会,或者机会是腾讯的机会,跟你没有关系。

我们拿汽车领域做一个分析,我们当然投资很多公司,早年的易车,到现在要上市的神州租车,以及二手车拍卖公司,二手车卖场以及导航的公司、轮胎的公司。我举一个例子,拿神州租车来讲,今天可能大家觉得租个车这点事美国都有,有什么新鲜的吗?你仔细想这在几年前绝不是这样的。当时很多人认为中国怎么会租车呢?中国人喜欢打出租就行了,不需要。我们分析了很多问题,包括GPS导航,信用卡、身份验证、拥有驾照人群、自动档、金融支持、消费习惯等。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你在做产业分析的时候,比如说创新,你要在“一横”当中找到你合适的地位。

企业家是创新的主角

紧接着我进入下一个话题。刚才讲中国的创新,它和美国的创新是不一样的,我们分析了从技术的维度,从产业发展的维度有五类机会,以及在这里面具体分析的方法。再下来我们说中国的创新的主角是什么?科技的发明都是科学家们在做,但实际上整个创新如果缺乏了企业家,缺乏了企业家精神,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举几个例子,这里我们也有几个模型,所谓的VALUE模型——如何发现核心价值。我举三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就是在手机游戏行业做了很多投资,包括SNS、IOS、乐逗游戏。拿卓越游戏来讲,在做它的投资的时候,它是麒麟总裁从里面出来了,出来之后做了投资。其实前期做的不怎么样,尤其是这个画面,因为这兄弟是一个大师,自己专门写了一本书叫《用兵天下》,也有专门的游戏。我大说师你这个画面实在不怎么样,能不能帮助你找一个韩国的美工给处理一下,我这个外行都能看出这个不太行。做到第五款的时候,他就爆发了,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是非常快,后续发展的势头也比较好。我想表达一个意思,创新这些活动是不容易的,是很多失败,它也很想做,但是这失败有时候在前进过程当中是必然的。如果没有企业家的坚持精神,别人肯定会说你原来在那儿,不过是原来平台不错,今天你出来其实你也做得不怎么地,你面临很大的压力。

第二个例子就是人人(网),人人(网)现在发展是有些困难,它的发展非常神奇。从2002年,杨宁刚好在这儿,这当时是跟杨宁一起早年做的,我见到他的时候是02、03年的时候,我说你去美国呆了两年至少损失两亿美金,美国生活的代价高。回来之后,他开始做一些短信,其实都已经满了。后来不断在这里做,你看他尝试了多少项目,我不是说他好,我是说这些企业家都是走过了很多道路,在摸索的过程当中做了很多,后来他收购了校内,校内改名又叫人人。大家可能也记得,有一个叫开心网,开心网现在还在,当年如日中天,冲击也很厉害,但是今天开心网在什么地方?所以企业创新还是企业家冒着巨大的风险,他有时候这个过程真的很难用数学,用什么来管理,有运气的成分,也有坚持的精神。

最后我再说一个例子,这也是我投资的公司。这个报告是06年5月22日摘自我们的决策报告。神州租车主要收入靠什么?靠会员费,保险佣金,广告宣传费和服务商户佣金,这其实是一家汽车俱乐部,现在这些东西一分钱都没有,我们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租车公司。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到一半的时候,其实收入也有大几个亿的时候,保监会出了新政策,这一捣腾,我们的收入迅速减少,基本就很难再往下走了。当时公司商量说要不要朝着哪个方向走,我们试过很多。洗车,快修,零配件,这些都看过,最后觉得这个方向不错,往下一直走,我们又追加投资,CEO也是咱们的校友,CEO自己又花了很多钱把这个方向做起来,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现在发展得还不错。

所以我举这三个例子是想说,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真的很不容易,因为我们讲中国的创新,时代呼唤创新。创新我也分析了有科技,有中国的社会法则,有很多模式。但是说到底,这些事都得谁去办呢?我们作为投资人提供一些资金,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企业家在这里要发挥它的创业精神,他自己要有自己的团队,怎么样跟大家分享,怎么样把队伍带起来,当然也是九死一生,九负一胜,关键是那一“胜”。祝愿各位创业家虽有九负,但有一胜,谢谢大家。


   
杨壮点评:

谢谢刘二海的分享。刘二海在这里讲了几个点都是在商学院里我们特别熟悉的一些题目,讲的第一点给我印象很深,就是在各个行业里面,创新不仅是在高科技。商学院学生经常问一个问题,我不是高科技出身,我不是工程师出身,我不能去硅谷,我能不能创新?他讲了这五个领域里面都可以有创新,也举了很多案例。

他讲得跟商学院最紧密关联的一点就是关于学习“战略”,学习一个企业里面的战略定位,如果你对这个行业的上下游,对行业的特质,对行业的每一个阶段的可能产生的价值,不了解、不熟悉的话,这么多人都在这个行业里面竞争,你很难找到你的这个点,因此要在这个行业里面成为佼佼者,还必须对这个行业相当熟悉。

第三点他讲了企业家的品质和品德,前两位都讲得很清晰了,在中国的经营环境下,特别不是很确定的经营环境之下进行创新的话,没有完全的意志力,没有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对未来的判断,你很难持续下去,十个人当中九个人可能会放弃。

因为我跟刘二海比较熟,他是我们学员当中很早毕业,过去十几年几乎每年都在一起吃饭。我看到他成长过程有其偶然性,但也有其必然性。他做这个行业现在看来是如鱼得水,如鱼得水跟他以前的铺垫有很大关联,他是一个相对比较理性的人,也就是说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取,他今天对一些问题的判断,比起十年前的刘二海来讲有天壤之别。有些人说学校学习有什么用?大家都说这个学位只适合常规MBA,不适合EMBA的学员,我觉得是不对的。

我想起乔布斯的话:“你学习的东西很难知道它将来对你有没有多大的影响,学习的一门课程也很难清楚在结束的时候是不是对你未来事业有很大影响”,只有当你经历过之后,你会举一反三把所有学习的东西连在一起,因为没有这种学习精神,我们很难在这个知识环境下创新。十年前、二十年前我们可以随意创业,现在不行,这三个人(朱晖、杨斌、刘二海)都有这个特质。

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二十周年庆:新创业时代论坛"发言速记整理而成,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