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十游:选择看得懂的企业来投资

发布日期:2014-05-27 01:03:44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陈十游:选择看得懂的企业来投资

 

演讲人简介:陈十游: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中金公司投资公司负责人

我为何做投行?
   
我分享一下我自己个人的经历,我不能说是创业,其实我完全没创业过。我也算不上特别有理想的人,可能我最有理想的时候是在中学,有一次老师让大家写作文,说你将来长大以后最想干成什么事?后来我就写了一篇作文说我长大了以后,这辈子最想干的事就是写一部自传。后来老师就把我的作文当成了范文,念完以后就笑话了一下说,如果你要写一部自传的话,那你必须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你才能写自传,这个事我挺受刺激。因为那时,我父亲是最崇拜周恩来的,所以那时我心里想的是将来我要做周总理,我要做中国的总理,像周总理一样的人,但是写作文的时候没敢写,即使这样还是受到嘲笑,那是我中学时候最有理想的时候。慢慢长大,就接触更多的现实,所有理想就烟消云散。

我是武汉人,上大学的时候,当时我可以去北大,也可以去复旦,但是没有去。为什么?因为武大有一个国际法专业,是第二届招生,那时我们成长起来的时候还特别爱国,觉得中国老是在国际上受欺负,我想象有一个国际法庭,我可以去做国际法庭的大法官,可以在中国受到欺负的时候判中国赢了,所以基于这个伟大的理想,我就报了武大国际法,学了国际法律专业。但事实上学下来以后,发现真正学的国际法跟我想象的还是完全不同。

我学到89年的时候,89的学潮大家也都知道,当时我对中国失去了信心,所以我就出国了,去了美国。我揣着五十美金去,我们当时三大件,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三大件卖完了,欠了朋友一百多块钱,把家里积蓄花光换了五十美元,后来就出国了。出国以后我才发现日子还是挺艰难的,很快钱就没有了,所以就开始去打工。因为当时到餐馆打工最容易,中国的餐馆总是需要一些人去打工,工资很少,我记得当时是4块2毛5美金一小时,小费有时候有给的,有时候有不给的,当时一方面是在餐馆打工,一方面在学校给教授做一些助教工作,我出国之前从来没有摸过电脑。

我是学法律的,我在美国有很多教授和律师都是教过我的,当时他们说你一定要学法律,但是现实情况是法学院需要三年,商学院只需要两年,后来我想来想去我根本交不起三年学费,我还是读两年的吧,两年学费比较少,因此就稀里糊涂去了商学院。进了商学院以后不知道要学什么,因为不懂,我们刚刚进去没有几个月,在美国商学院8月份进去,到10月、11月就开始找夏天暑期的工作,那时候两眼茫然不知道找什么。然后就到处打听,看看大家都在找什么工作,发现我们同学第一找的是投资银行,最多人想去投资银行,第二是想去做咨询公司,那个时候这些都不懂的,找上一届做过暑期工的同学问他们什么是投行?咨询公司?问来问去,我对投资银行有感兴趣,对咨询公司不感兴趣,所以就开始去投资银行,然后很幸运拿到一个暑期工,当时叫第一波士顿,后来叫瑞信,在那儿做暑期工。

暑期工我非常喜欢,因为投资银行让你在暑期里面打交道的都是各个公司的董事长、CEO、CFO,站的层面跟别人不一样,比较高的看一些问题。跟这些人打交道过程中我学的东西特别多,我挺喜欢的,因此毕业以后他们让我回去,我就回去了。回去了以后,困难的日子就到了,因为暑期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善待我们的,希望我们能够毕业以后再回去,所以经常带我们出去游海、打球、吃饭,等到真正去上班的时候才发现,日子每天基本上没有觉睡的,我们在华尔街,中国人不是很多,投行的人周末聚在一起,交流问题最多的就是怎么能够有办法在办公室眯一下,又不被老板看见。后来摩根的一个朋友就说,我发现了一个地方,说去厕所马桶上坐着眯一觉,能够闭眼五分钟睡一下,这一招我们都学会了。那个时候工作非常辛苦,我跟我所有朋友说,我不要做了,这个工作太辛苦了,不是我想做的。但是又一直做下去了,一方面是因为在美国的这些日子是穷怕了,我女儿说你那个工作我绝对不要做,我要幸福,我不要劳累,但是我们那时候是穷怕了,日子太难过了,所以挣钱是第一的。那时候我怀我女儿的时候,学校里面的宿舍烧暖气,第一个月去了以后暖气一烧,到月底100美金,从此以后不敢烧暖气了,然后把暖气停掉。天天在图书馆呆着,图书馆说你们必须走,不能再呆,这才回家,很厚的被子盖着,所以这种日子过得害怕了,所以投行就一直做下去了。

从外企来到中金

有的人说你做一份工作应该是你特别喜欢的,然后你就干下去。我就一直在想我喜欢什么,我到底特别喜欢什么,我想干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没有答案。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行业里面干下去了,结果我的那些朋友们都说,如果你一直这么干下去,这么辛苦的事情都干下去,说明你骨子里还是喜欢。我在瑞信做了八年以后,当时中金公司的朋友比较多,他们就挖我,说不要给老外打工了,你来给我们中国人干活吧,然后我就去了。从加入中金公司到现在今年是第11个年头,一直这么干着。一开始我跟老板说,我说中金我不要加入,因为听说你们的工资奖金都特别差,到了02年、03年的时候,他们说差不多了,我们跟国际投行基本上可比,说你来吧。然后我就说行,我就去了。第一年他们给我发奖金,奖金发到我手上,我说什么叫可比?可比是这么低的可比吗?然后就非常生气,就找了我老板,我说什么叫可比?他说你好好想想,你给我们中国人干了多少事,给国家干了多少事,那就算了,所以这个情况就一直延续下去了。

选择在公司内部创业:做私募股权基金投资

在中金做到07年的时候,这之前一直做投行,也没有什么新意。到07年的时候我就想,在我们公司里面想PE这个业务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做起来,PE这个事要不要做?因为监管机构是不让做的。后来我说我来研究,我就去研究这个问题了。觉得在中金公司做PE这个过程可以算一点点创业。开始,对我们来说创业的问题是牌照的问题,我跟监管机构开始沟通,既然国内不给我们牌照,我在国外有牌照,因为中金公司在海外有办公室,香港有牌照,能不能用香港牌照做一个美元基金,我投到中国来,因为摩根也做,高盛也做,监管机构说行,你做吧。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们可以一起研究是不是放开整个证券公司行业的PE业务,研究一下如果我们放开的话,我们应该怎么管,研究一下国外这些法规的监管框架,看看这个事应该怎么做。后来我们一方面做海外美元的基金,一方面在国内帮监管机构研究他怎么管我们,有的人就笑说你是猫和耗子的问题。我们07年做美元基金,慢慢说服监管机构,放开了监管,我们做PE,所以我们成了第一批的两个做试点的公司之一。

创业选人原则:不同类型的人组成团队
   
在创业的过程中,刚才大家也提到说你怎么选人?选人其实是很重要的,我的选人的原则就是:我希望有不同类型的人来加入我的团队,希望我的团队里有投行、咨询公司、创业、VC、PE,是一个很好的综合体。因为看任何一个项目的时候,每个人因为自己的经历、知识结构不一样,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样会更全面一些。因此我把各种各样的人都组起来。

发挥自身优势,投你看得懂的企业
   
在投资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巴菲特说得对——你要投你看得懂的东西。刘总(刘二海)做的VC早一些阶段的东西,我们真的就没敢做,因为太高科技了,太早了,需要的知识、判断力我们是不具备的,所以我们就做了成长期、中后期的投资,这些东西是传统行业偏多,我们看得懂,我们知道怎么回事。人才我认为是做PE最重要的,模式我们也选好了,就是做成长的基金。我们跟别人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地方,因为钱一大把,做基金的人太多了,谁都会说我可以给你钱,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挖掘了我们的优势,那就是在我们综合的平台上能够给一个投资企业增值服务的优势,因为中金这个平台很大,所以政府的关系也好,企业的关系也好,刚才有同学问石油钻井行业面临大国企,我们也有这个问题,投了一个石油钻井企业,小的民营企业,它所面对的就是三四家大的石油公司。因为我们公司的客户关系,我们可以帮助它提供一些服务,帮助它跟一些大的石油钻井企业公司联系上,能不能有办法帮助他拓展业务。

我们公司的研究还是非常强的,所以我们也充分运用了中金公司有几百号人做研究工作,各行各业的研究,宏观经济的研究,公司的研究,通过这些研究来发掘项目,研究一些项目该不该投,还有投行优势,后续的融资、上市等等,这是我们的一个特色。

成功与失败的案例分享

我再分享一下我碰到的一些投资,这些年我们也投了20多家公司,因为毕竟比较晚,07年才开始做,基金是2011年开始做,完整的一个过程经历的公司并不是多,到目前为止推出的几家公司里最成功的是贝因美奶粉,当时投资汇报是十多倍,作为传统行业十多倍就挺多的了。我们抓住的时机比较好,我们恰恰就是在出了三聚氰氨这件事以后投的,在那个时候大多数基金都不敢去做投资,因为害怕有问题。所以估值会比较低一些,我们当时仔仔细细研究了这个公司,好好的看了,觉得确实是放心,没问题,因此我们就把钱投过去了。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投进去以后企业增长非常快,恰恰是因为很多的企业因三聚氰氨问题出了事,所以他们的一些奶粉卖不出去了,这一个企业因为它没有出事,不在那22家的名单上,没问题,所以他们的奶粉就疯狂地卖,卖得很好,当时融资的原因就是因为奶粉卖得太好了,他们的生产规模能力不够了,所以需要融钱,建新厂,把奶粉做上去,这是最成功的一个。
   
最失败的一个投资,败在人的因素。最失败的项目我们投在了南京,南京做了一个房地产,因为房地产项目我们不是开发商,我们不能做,只能做投资,我们跟一个做恒温恒湿的开发商一起做,我们投资是对人做很深刻的尽职调查,但是有一点没有想到,人确实没有问题,以前跟别的基金合作过,都没有问题。但是没有想到,后来出了问题是因为这个老板非常小孩子脾气,在项目上跟另外一个合作伙伴闹翻了,闹翻了以后,从此以后这个项目就不做了,他宁愿不做,耍脾气,也不管,所以这个项目耽误了两年的时间,没有做开发,我们这个项目就造成了亏损。

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二十周年庆:新创业时代论坛"发言速记整理而成,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