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杂志访余淼杰:美中贸易战打响之后:外有压力,内有动力

发布日期:2018-07-09 15:21:4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在美国当地时间7月7日凌晨,桥水基金的创始人、对冲基金“教父”雷·达里奥发布了一条推特:“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the war with China. ”据前一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的报道,在前往蒙大拿州参加集会的途中,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表示,会于7月6日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另外160亿美元进口商品关税将在两周内生效。

而在7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要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期限是一个月。这种示好信号也让人们对中美给贸易战出现转机报以期待。

但是,在单边贸易保护主义路上,特朗普一意孤行。至此,美国打响了美中贸易战的第一枪。

短期加征关税影响小,长期仍趋向和谈

正如此前接受《商学院》杂志采访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所预测的,美方挑起的贸易战(或称之为贸易摩擦)已经势在必行,没有缓冲余地。中方应该不会撤销对等的加征关税措施。

北京时间7月6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这种征税行为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正在严重危害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安全,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引发全球市场动荡,还将波及全球更多无辜的跨国公司、一般企业和普通消费者,不但无助、还将有损于美国企业和人民利益。

针对贸易战正式打响后的影响,以及特朗普政府未来对华政策的背后的深意和转机等问题,余淼杰教授再次接受了《商学院》记者采访。

余淼杰指出,目前,双方涉及互加征关税的340亿美元产品,占中美总贸易量很小,如果把各种要素收入、阶层收入变化考虑在内,影响也不会很大。中美打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短期内不会大。

按照美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总额为5056亿美元,出口商品总额为1303.7亿美元。

根据余淼杰所参与的一项关于美中贸易战项目研究估算,中美全面爆发贸易战将导致美方GDP下降0.7%,这个数字比较稳定。对中方的损失取决于是否应对得当,如果应对得当损失比较小。如果,中方对美方实施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反制,会导致中国GDP下降2%-3%。另外一种是,在反制同时,扩大对欧盟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的开放,这样中国GDP基本不受影响,在0.1%的幅度以内。

在他看来,中美贸易战将是一场持久战,短期内对中方有一定负面影响,特别对制造业出口部门。但是,从长期看对美方更为不利。因为美方打贸易战,很多特殊利益集团会受到打击,比如农会或者相关金融业,这些领域也是特朗普的票仓所在。如果中方应对得当,美方受到的反制加大,特朗普支持根基就会受挫。这样就会影响第二期中期选举。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余淼杰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在短期内有可能会继续升级,因为特朗普有可能会加大征收关税的力度,比如增加到一千亿或两千亿,但是,长期看,特朗普可能会为了不想失去“铁票仓”支持,主动寻求跟中国政府谈判,继续走贸易合作的道路。

“我估算一年之内,中美贸易战可以结束或者一年之内特朗普当局会主动寻求跟中国政府进行和解谈判。”余淼杰说。

特朗普的偏见和霸权,以部分人利益的牺牲为代价

从美方的制裁名单看,美国有意避开对其本国消费者产生直接影响的商品类别。比如,目前,美国对中国的共500亿美元的征税名单包括1102个产品系列,涉及机器人、航空航天、工业机械和汽车等产品。这些产业既是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产业,又对美国普通消费者生活产生的直接影响较小。

据分析,美方公布的在第一批开始加征关税的34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有约200多亿,占比约59%是在华外资企业的产品,其中,美国企业占有相当比例。也就是说,美国人加征关税其实是也在打击在华的美资企业,也就是打击全球产业链。

余淼杰指出,美国特朗普当局明知打贸易战会造成美国经济的损失,甚至打击到美国上游企业和行业的利益,但之所以执意要打贸易战,有两个方面原因。第一,特朗普当局和他本人长期对中美贸易往来存有偏见。第一,认为贸易顺差是好事,贸易逆差是坏事;第二,认为中美贸易失衡,是因为中国政府的长期补贴所造成不公平贸易;第三点,认为停止、避免中美贸易失衡,必须通过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高关税。

“显然,这三种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余淼杰说。

除了特朗普对中美贸易逆差的偏见,他本人和主流经济学家们对贸易价值链的“霸权”认知也让特朗普代表的美国当局,不惜损失美国部分上游企业或者行业的利益作为代价,来打贸易战。

余淼杰表示,特朗普本人以及西方主流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应该处于全球贸易链的低端,充当世界工厂的角色,只做加工贸易。而美国要长期呆在贸易价值链的高端,获取大部分的利润。“显然这种观点是非常偏颇的。即使是美国也并非一开始就处于贸易价值链的高端,而是有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中国也没有理由一直处于贸易价值链低端。”

贸易战影响下的股市和企业

关于中方的反制手段,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首批征税清单主要是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第二批征税产品主要是化工品、医疗设备、能源产品等114项商品。有观点认为,一旦贸易战升级,对美的商品加征关税落地,则国内对应的商品或迎来竞争机会。我国的一些农业股都有上涨趋势。在7月6日中午,金融、互联网、航空、软件服务等多个板块迅速拉升,带领沪指V型反转。当天,上证综指、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也悉数翻红。

这一景象与6月15日,美国发起发布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消息时,上深股市应声而跌有很大不同。余淼杰指出,这与6月15号之前,主流观点认为中美不会打贸易战了,因为五月份中美双方谈判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这只是一个表面情况,所以当6月15日,美方再度发起要对美国340亿美元商品在7月6日起征收高关税后,市场上没有估计,信息有突发性,对股市的冲击特别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从6月15号到7月6号,大家已经估计到一定会打贸易战,各个领域已经逐渐在消化这一负面信息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回归到原来应有的走势。他指出,中美贸易战对股市的影响已经减弱,甚至并不太重要了。

谈及中美互征高关税可能促进国内产业升级。余淼杰分析,首先,涉及到的中国企业,出口成本将变高,要想保证在美国的出口市场,必须通过降低成本,增加研发,提高企业利润率和提高产品质量的方式,来保证国际竞争力,而不是靠低价。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所以,会形成一个“外有压力,内有动力”的产业提升过程。
上半年中国对美出口总体增长,增速放缓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出口增长5.4%,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3.9个百分点。其中,6月份对美出口增长3.8%,增速下降23.8个百分点。余淼杰指出,增速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在对贸易战的负面影响预期作用下,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下降,寻找新的货源;中国企业也在开拓新的市场,向美国的供给也减少。

此前,经合组织(OECD)预计,如果美国率先提高关税引致他国反制,最终将导致全球贸易成本上涨10%,全球贸易量减少6%。
依靠WTO还是依靠自己?

美国不仅仅把关税的枪口对准了中国。经过一番周折,6月1日起美国也对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国家国家和地区加征口钢铝关税。加拿大和俄罗斯先后发布声明,通过加征相关美国进口商品关税的方式予以反制。俄罗斯、欧盟、中国、印度、加拿大、墨西哥和挪威均已就美方加征关税诉诸世贸组织。在7月6日,中国在世贸组织就美国对华301调查项下正式实施的征税措施追加起诉。

解决全球贸易争端,本是WTO的分内事。那么诸如WTO的国际组织能否发挥作用对美国这一单边霸权行为采取一些制裁措施?

余淼杰指出,WTO受到了特朗普单边孤立主义很大挑战。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家应该联合起欧盟、日本、韩国等国家,反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拯救或者推进WTO所倡导的多边贸易规则继续有效。用国际的规则来化解贸易摩擦和冲突,而不是通过国内法优先于国际法的霸权主义来解决问题。如果中国也像美国一样搞贸易保护主义、贸易孤立主义,那么WTO就会名存名存死亡。

在上述演讲中,谈及WTO组织的作用,李晓表示,美国这种行为表示美国已经下定决心废除WTO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虽然,这个规则曾经是美国人创立并坚持实施的,但是,“今天他们不想再按此规则再做下去了,要搞一套新的、更高标准的规则。”

同时,他指出,千万不要以为特朗普对欧盟、日本和其他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将会促使这些国家同中国坚定地站在一起,抵制美国的逆全球化行动。他认为,事实上,这些国家在知识产权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企业并购等方面对中国的指责、攻击同美国并无二致,立场完全一致。

所以,核心还是在于中国自身要进行经济结构、经济运行机制等方面的深刻改革。他认为,中美贸易战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这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战,同时,并非短期内可以解决。

贸易战中没有赢家,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做法也促进经济转型期的中国自我反思,转变增长方式,迎接挑战。

本文来源:  商学院
记者:陈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