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访余淼杰等学者:英外交大臣履职未满月即访华,中英“黄金时代”升级

发布日期:2018-08-04 21:27:57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文扬 蒋松辰 7月30日,英国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开启了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目的地——北京。

这距亨特就任外交大臣还不满一个月。7月9日,原为内阁卫生大臣的他被首相特雷莎·梅任命为外交大臣,接替当天下午因不同意首相脱欧新方案而宣布辞职的鲍里斯·约翰逊。

中国是亨特在欧洲以外访问的首个国家。“中国的发展和壮大对世界是机遇而非威胁。”来到北京后,亨特希望与中方加强战略对话,加深了解友谊,深化各领域交流合作,推动英中关系“黄金时代”持续发展。

中国对中英两国未来的合作亦有所期待。7月30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这次对话定义为“富有成果的”。在同亨特共同主持第九次中英战略对话后,他表示,欢迎英方以更富雄心的姿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开展三方合作先行先试,推进核电、金融、创新等领域合作,拓展人工智能、绿色能源、数字经济等新产业、新业态合作。

共识

亨特此次访华最大的成果是中英双方承诺就英国脱欧后的自由贸易协议展开会谈及合作。“欧盟并不是铁板一块。”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指出,英国脱欧已成必然趋势,脱欧之后,中国对于英国的作用将更加重要。目前,中国对欧洲有贸易顺差,如果中国扩大对其的进口,对欧洲国家来说,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英国希望能够继续加深中英经贸互动。亨特指出:“英国在脱欧的过程中将愈发开放。”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Barbara Woodward)此前也表示,英国是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英国对于中国企业和投资持有非常开放的态度,但是在自由贸易方面还能做的更多。“外交大臣的此次出访,对于推进下一步中英或者说中欧的合作非常重要。”余淼杰分析,中欧之间的合作,并不会因为所谓美欧日的合作就变成非此即彼的关系。欧洲的产品跟美国的产品相比,具有很强的替代性,中国就可以通过扩大从欧盟以及英国方面的进口,降低国内物价。他指出,英国外交大臣的访华,是希望把经贸蛋糕继续做大。

今年6月,英国安德鲁王子访华时曾经去过北大发展研究院。余淼杰与其有过短暂的交流。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在交流中他感觉到,安德鲁王子对于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关税的霸权主义”等政策是非常不满的——而安德鲁王子是英国皇家的经贸方代表,由此可以体现出英方在经贸问题方面的态度。在这一点上,余淼杰认为中英可以达成广泛共识。

“中国有望在未来2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发展和壮大对世界是机遇而非威胁。”亨特的期待是,希望与中方加强战略对话,加深了解友谊,深化各领域交流合作,推动英中关系“黄金时代”持续发展。

这位外交大臣的此次访问和中英战略对话,建立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今年年初成功访华的基础上。此前,英国首相访华时,中英两国对话成果包括:签署了价值超过90亿英镑的重要商业协议,创造并保障工作机会,促进两国繁荣;一致同意采取新举措,改善中国市场准入,消除贸易壁垒。其中包括上个月关于取消对英国牛肉禁令的协议;一致同意开放中国市场,使英国金融服务的专业知识可以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认为,中英更多的经贸合作意味着,贸易关系、投资环境都将在合作中得到改善。余淼杰则认为,中英在科技领域和教育文化领域将有更多合作机会。比如在芯片领域,英国是有很强的工业基础做支撑的,可以加强这方面的交流合作;同时,英国是欧洲最大的中国留学生目的地国,诸如牛津、剑桥等的老牌院校依然受到留学生青睐。

值得关注的是,杰里米·亨特是一名“中国女婿”,其妻子是来自西安的30岁中国女留学生露西亚(Lucia Guo)。苏剑认为,“中国女婿”的身份可能带来外交大臣态度上的亲切,“比如感情上更近一点、了解更深刻一点”,但是国家利益不会因为个人感情做出太多改变。

一带一路

在“一带一路”倡议合作方面,中英也在向着积极的方向前进。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已经发出邀请,欢迎英国领导人出席明年在华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欢迎英方担任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主宾国之一。

在参与合作方面,英国曾创下多个第一。英国是第一个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一个签署《“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第一个向亚投行特别基金注资的西方大国。

根据官方透露的信息,王毅已经同亨特就“一带一路”合作进行了重点讨论。双方同意进一步对接发展战略,挖掘金融、法律、创新及三方合作等领域合作潜力,探讨商签“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和第三方市场合作文件。王毅表示,欢迎英方以更富雄心的姿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推进核电、金融、创新等领域合作,拓展人工智能、绿色能源、数字经济等新产业、新业态合作。欢迎英国企业发挥在金融、法律服务等方面优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具体项目合作。

余淼杰对此分析,英国也好、欧盟也好,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是逐渐变化的,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观察开放的心态;第二阶段是有点抵触的;第三个阶段是相对积极的态度,这发生于特朗普提出贸易保护主义、美国优先等观念后。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指出,共商共建共享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在方向性表态的积极程度上,应该淡定处理,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好,让中国质量被更多的人所认同。在中英“一带一路”合作方面,已经有从义乌到伦敦的中欧班列,这是需要继续做好的事情之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