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周其仁:打破制造业成本诅咒 佛山能否成为世界品质高地?

发布日期:2018-09-06 11:16:11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财经》记者王延春/文 张燕冬/编辑     

佛山制造要打造品质“护城河”。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在 “品质革命·创新力量——2018佛山企业大会”上提出。他说,佛山要建成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使制造业的整体标准、品质和品牌提高,这是佛山制造品质的“护城河”,是佛山和其他城市区别竞争的独特“壁垒”。“什么是大家心目中的高地?就像顺德美食甲天下,提起顺德,人们都知道吃在顺德;佛山制造也要通过品质革命,实现‘佛山造’的独特优势。”

由佛山市政府指导,佛山市工商联(总商会)主办,南方日报社承办的2018佛山企业大会9月5日在佛山举行。佛山市政府发起的制造业品质革命在企业界持续发酵。此次大会上,佛山市工商联向企业家发起佛山制造质量提升倡议,倡议提出,佛山企业要抱团建立中国制造的“佛山标准”。

当前,佛山正在推进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建设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和制造业转型升级示范城市。佛山正在实施以质取胜、技术标准、品牌带动三大战略,将佛山制造打造成中国制造的最高品质。一场“品质革命”正在佛山燎原,这引起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的注意。今年7月-8月,周其仁组建调研团队开赴佛山,深入34家企业,对话近百人,连续走访30天。他希望以佛山为样本,挖掘中国制造品质革命的鲜活案例和地方经验,洞察中国制造转型中的新趋势。

周其仁表示,从全国比较优势看,佛山的创新可能不是发明创造,而是把东西造得更好,将来形成一种声音,好东西要到佛山来造,好东西是佛山造。佛山正在进行的这场品质革命意味深远。
“三明治”格局下打破成本诅咒

世界制造目前呈现出“三明治”形态。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逐渐失去,但像G7国家那样的制造业独特优势和创新能力还没有学到,此刻,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成本优势日渐突显。因此,中国制造夹在中间。怎么办?德国库卡(KUKA)老总到中国时问:中国有什么?中国有雄心壮志。

周其仁说,“我们只有雄心壮志吗?”佛山要做成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除了雄心壮志,还有没有更多可以落地的东西,把品质高地从理想变成现实?

周其仁之问,引发佛山企业家的思考。广东美涂士建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伟建感叹说:“佛山制造若不搞品质革命,人家就要革我们的命。”

随着中国40年经济快速增长,制造成本一直攀升,但是中国制造目前拥有独到性的东西还不多。周其仁说:我们今天夹在中间怎么办?夹在中间不能坐以待毙,中国远远没有进入到“舒适区”,我们还要长期艰苦奋斗,因为夹在中间需要突围。

周其仁指出,对付“三明治”局面,必须进行改革突围、创新突围,品质突围。通过品质革命打破“成本的诅咒”。按经济学常规讲,所谓成本控制就是当成本线往下走的时候,你能比对手降得快一点;如果成本线掉头向上,你能比对手上得慢一点。但是,还有一个办法——移动成本线。跳出原来的成本线“诅咒”,同样的员工、土地与厂房,不断创新新东西。将成本曲线不断往下推,最终连成一个长期的、向下的、收缩的成本线。
“品质革命”先要革“观念”的命

“品质革命先从观念发生。”周其仁表示。

被称为“零缺陷之父”的 管理思想家菲利浦·克劳士比(Crosbyism)在20世纪60年代初提出“零缺陷”思想,并在美国推行零缺陷运动。学医出身的他在一家工厂当质量检测员时,引入医学中最重要的概念——预防。他发现,质检员所扮演的角色相当于“死后验尸”,只有加强预防,才能够避免病人得病。这应了中国一句老话,“上医治未病”,有了病再治是下医。

周其仁表示,他理解的克劳士比的《质量免费》一书主要提出两条:第一条,要定义清楚什么叫质量。质量不是高档、不是奢华、不是时髦、质量就是符合要求。把要求定义出来,然后锻炼出一个预防能力,从设计、流程、产品、技术工艺到产品都符合要求,这就是免费质量,质量不仅是免费的,它还是一棵货真价实的摇钱树。只有做到“零缺陷”才能体会到质量的免费。

第二条,要对“要求”下功夫。首先要守住下线,起码达到国家标准下线。并给产品制定更高的国际标准上线。质量是从制造商角度去看,品质则是让用户能够感受。“做得再好用户没有感受,顶多叫质量。 ‘品’字三个口,客户之口、用户之口、公众之口,我们的产品能否经得起吐槽?”

周其仁提出,今年中国国民经济内外压力叠加,需要企业家攻克时艰,攻克时艰首先一个办法就是降低成本。如果有正确的质量意识指导,采取恰当措施,就可以把经营的成本降下来,换取较高的收益。

周其仁教授介绍了调研的企业案例之一——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天”)将祖辈传承的工艺通过技术创新保证了酱油的”茅台”品质。借力自动化、标准化与信息化把老师傅“舌头”变成数据,机器手按“菜单式”生产出的酱油,经过494个质量检测关。“一粒黄豆怎么做成酱油,几千年的历史,祖辈在豆子酿造的过程当中全凭一代一代师傅的舌头尝一尝,行或不行。海天真正厉害之处不是用机器做大规模,而是把传统靠人把控质量的东西通过494道工序来控制质量。”

周其仁调研中对美的先做“减法”再做“加法”的管理理念深有感触。他说,“公司将64品类减到32个,减掉一半,剩下的据说还要再减。这个非常不容易,为什么说品质和革命有关?这牵涉到公司内部的组织、地位、地盘,但是你要不减,又怎么聚焦起来做精品、做好东西?要聚焦,一定先做减法。所以,我们最欣赏的就是美的将遍布全国7000亩地退掉,拿回钱来做研发,研发的口子收窄,打造最有比较优势的竞争产品。” 因此,从2011年的战略变革开始,美的通过“先做减法,后做加法”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动“瘦身”,聚焦资源实施“精品工程”。据了解,美的管理要求,不能满足精品标准的产品要立即停产整改,不是精品的不可上市。

周其仁建议佛山企业学习美的的“打法”,善用减法,敢用减法,在头脑里先革命,“少就是多,少就是好,少而精”。
中国市场大,容易重量轻质

制造业的品质提升其实喊了多年,为什么品质始终是一个国民经济的大问题?周其仁问。

他分析背后有深层次原因:第一,贫困不利于品质。长期的贫穷养成“穷对付”的习惯,什么东西差不多就行了。首先消费者就差不多、不讲究,其次差不多的习惯保留在供给侧,制造企业的操作习惯来自贫穷时代。目前中国消费需求升级了,对过去曾满意的产品变得挑剔,要求更高品质。但是供给侧滞后,供给侧的产品质量标准落后于需求侧的变化。

第二,中国悠久的文明绝大部分时间是农业文明。进入工业革命的时候,中国传统社会遇到危机,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国家无暇顾及生产、消费这些基本的经济问题。因此,中国的农产品有很多精品、贡品,但是工业品缺乏精品。中国制造业领域的精品没有深厚的传统,这是一个大问题。

第三,中国市场非常大,这是全球羡慕的一个条件。但是很不幸,市场大则容易“重量轻质”。2008年为什么爆发三聚氰氨事件?因为中国市场太大,订单犹如雪片飞来,响应不响应?你不响应对手响应,中国公司始终把规模、利润以及市场占有率放到第一位。大市场有一种稀释品质的虹吸能力,品质跟不上,很多好公司都被大市场最后稀释成坏公司。通过对蒙牛案例的调查,周其仁总结:孙悟空一根汗毛拔下来一吹,一千个一模一样。而中国企业,做一个没问题,做十个没问题, 然而做14亿的大市场,能否对供给、组织、品控的要求控制得住?这也正是进行品质革命的关键。

周其仁通过国际比较和大量案例分析发现:全世界精品为什么出自于小国家?因为小市场逼着企业做精品,否则消费者不买账。只有在小地方站住脚了,然后慢慢往外打,才打出全球好牌子。瑞士、丹麦、日本等国家都是这样。因此,这些国家的共同经验就是——先在小市场站住脚,做出好产品,然后标准不降低,把这个标准打到全球去。“品质革命不是我们想要不想要的问题,形势逼人,中国制造眼前的路就是要义无反顾地把品质提升起来。”
佛山要成为世界“品质高地”

从东方麦田找准消费痛点,创新一体封口机,到格兰仕从设计源头追求“傻瓜式”操作,以“傻”博精;从嘉腾机器人从几千个问题中练就品质提升功夫,到雪莱特通过一套从零部件到成品的全流程质量管控体系,消灭“差不多”思想;从坚美铝型材在国内300米以上标志性建筑中每三座中有一座选择坚美,到纯米公司生产的电饭锅卖到日本胜出日本锅的故事,从蒙娜丽莎以追求产品独到性,远离杀价竞争,让价不让质;到联邦家私不追求时髦,但追求耐看、耐用、耐得起时间蹂躏的设计理念。。。。。周其仁教授总结了他调研的佛山几十家企业提升品质的不同“战法”。他表示,佛山依托雄厚的产业集群,以及民营企业的创新基因,完全可以打造成中国制造品质的高地,成为中国制造转型的标杆。

周其仁建议, 佛山制造,当以品质为生命,坚守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将佛山制造打造成中国制造最高品质。

据了解,佛山在全国首创制造业联盟标准,科研单位,企业、政府部门合力,制定高于国家质量标准的“佛山标准”。截至2018年6月底,佛山已经制定了218项联盟标准,加入联盟的企业家共同执行。联盟标准提出追求极致产品并对标国际,对标国际同行业最先进水平和最高标准,向世界上最优秀的企业学习、靠近,形成自身的独到优势,获得最高的品牌溢价。

对此,周其仁表示:佛山要通过建立行业质量标准体系,通过优秀企业抱团组成联盟标准,提升产品和服务品质,率先建立中国制造的“佛山标准”。“佛山好企业不少,但是好企业还是尖子,下一步要提高覆盖率,一家好公司带10家,10家再带10家,几年以后就会成片,从而在佛山建成一个品质高地,给全国制造业一个对标。做出好产品,标准不降低,并把“佛山标准”打到全球去。

本文来源:财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