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访卢锋:2019稳增长会针对提振“三驾马车”出政策

发布日期:2018-12-28 14:38:47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每经记者 李可愚    每经编辑 曾健辉     
  
对于2019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近一段时间,学界有不少讨论指出,新的一年,可以考虑经济增长目标相比目前有小幅下调,以应对各方面变化。

经济预期增速是宏观调控之锚。正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说:“增速目标就像‘指挥棒’,不一定所有的经济活动都能保证跟上节奏,但没有‘指挥棒’,经济运行就会出现混乱”。该如何设定合理预期值,保证发展与结构调整的平衡?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有关话题,专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

GDP增速达到预期目标

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2018年宏观调控目标较好完成,三大攻坚战开局良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改革开放力度加大,稳妥应对中美经贸摩擦,人民生活持续改善,保持了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朝着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迈出了新的步伐。成绩来之不易。

从数据上看,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增速分别为6.8%、6.7%和6.5%,均达到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的目标。

2018年经济指标基本达到预期目标,为2019年中国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不过,与此同时,新的一年我国面临的各方面风险和挑战也在不断加深。

对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看到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些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要增强忧患意识,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2019年未必拘泥于“6.5%”

NBD:您认为,2019年中国整体国民经济发展,是否还会如前几年那样,继续坚持设定年度GDP增速不低于6.5%的目标?支撑您作出这一判断的原因何在?2019年,中国经济要保持怎样的增速才比较符合实际需要?

卢锋:首先,从当前公布的一些数据来看,国民经济在这一阶段的下行压力还是有一些大。因此,在这个背景下,2019年决策层还会不会继续设定年度GDP增速6.5%左右的目标?这个设定的可能性似乎不是很大,有可能根本不会设定这样一个增速目标。

这是因为,2018年的不确定性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但2019年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可以说比以往一些年份都要大,其中主要的不利因素,就是2019年的外部环境不能确定。

从长期来看,此前“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所提及的‘十三五’期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保持在6.5%以上,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内容,也就是到2020年保持年均6.5%的GDP增速目标,决策层应该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谈到2019年GDP增速究竟是多少这个问题,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数字而已,讨论一个数字究竟表现如何可能并不重要。有人说2019年GDP增速可能是6%,有人说可能是6.2%,数据最终的数值究竟如何,还是取决于2019年整体经济发展态势。

稳增长信号值得高度重视

NBD:经济的平稳增长离不开消费、投资和出口这组“三驾马车”的推动,在您看来,2019年上述三个领域的发展都面临哪些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政策层面可能有什么应对措施?

卢锋:就这些方面在新一年的走向,我们应该关注2018年12月1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有关表述。这次会议在分析研究2019年经济工作时明确提出“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工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提振市场信心”。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为了稳增长的目标,政策层面可能会针对提振消费、投资和出口这组“三驾马车”的表现出台一些政策。比如说,2018年年内汽车行业走势不如预期、汽车的销量连续多月出现下降。为了应对这一局面,2019年可能会为了汽车行业的“稳增长”,出台一些新的补贴和优惠政策。

NBD:从2019年国际经济态势来看,除了众所周知的和特定国家之间发生的贸易摩擦这个“变量”以外,您认为在国际范围内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黑天鹅”,可能会对国民经济的稳定增长产生不可预料的影响?对此我们应如何应对?

卢锋:我觉得,除了大家众所周知的可能对2019年经济发展产生影响的外部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也应该引起大家的关注:那就是对国际多边贸易机制话语权的争夺,特别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贸易规则改革的过程中,各方可能产生的一些争议,甚至出现所谓的“规则战”,这个问题应该值得我们重视。

在与特定国家的贸易摩擦方面,我认为接下来局势可能有一个缓和,这是因为谈判慢慢往前推进的缘故。当然,与此同时,我们也要应对一旦谈判谈不拢的情况。

不过,与特定国家贸易摩擦的缓和并不意味着贸易方面的问题就此消失。随着WTO规则可能发生改变,在这一过程中,不少国家间很可能会产生摩擦,甚至出现冲突,由双边的争议上升到多边的争议,这样可能会让我们“更为纠结”。这方面可能对2019年形势变化带来的比较重要的影响就是,一些双边贸易争端问题可能变成外部环境的变化问题,这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