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林毅夫:总结中国改革开放经验进行理论创新的意义

发布日期:2019-01-02 11:32:51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近日,首届中国金融学博士生论坛暨《中国金融学》创刊15周年学术年会在京举行。林毅夫教授在会上发表了题为《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创新》的主旨演讲。林毅夫探讨了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现高速增长的原因以及为何国际上总会有“中国崩溃论"的说法,同时分析了理论创新的重要性。

为何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

在林毅夫看来,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经济能够实现高速增长,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转变发展思路,充分利用了“后来者优势”(指发展中国家有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实现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的可能性)。

建国初期,我国经济建设的目标是快速建立与发达国家一样先进的产业。而这些先进产业往往是有专利保护的,且大部分和国防安全有关。这种情况下就只能放弃“后来者优势”,靠自己的能力来建设这些产业。而且,这些产业多是资本密集、规模巨大的产业,要想建立起来,就只能靠国家直接动员资源和配置资源,从而对市场进行干预。

其现实意义在于,这种方式让我们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了现代工业化体系。同时也付出了代价——一是需要放弃后来者优势来加速经济增长,二是会导致资源的错误配置,效率较低。

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发展那些符合我国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等产业。在政府的因势利导下,我们的比较优势主要是生产成本低。然而,市场竞争要求总成本必须要低,所以还要降低交易费用。交易费用决定于硬件的基础设施和软件的制度环境好坏。在我国经济转型初期,基础设施非常差,所以政府就以一种务实的方式,设立工业园、加工出口区、经济特区等,在园区里实行一站式服务,从而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快速把符合我国比较优势的产业变成竞争优势。基于这些产业丰厚盈利,就可以进行快速的资本积累。积累资本以后,就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进行产业升级。

林毅夫同时指出,利用后来者优势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并不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能利用后来者优势实现快速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有13个经济体利用后来者优势实现了年均7%甚至更高、持续2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经济增长,大幅缩短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在这13个经济体中表现最为抢眼,赶超速度也最快。

成绩卓著 为何“中国崩溃论”仍不绝于耳?

林毅夫用数字总结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成绩:从1978年-2017年,中国经济连续39年的平均增长速度达到了9.5%。2009年,中国超过日本,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我国人均GDP达到8640美元。

但在这样的成绩面前,为何“中国崩溃论”的声音仍不绝于耳?

林毅夫认为,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并不是按照现有理论而是以摸着石头过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方式来推行的。在上世纪80、90年代,当时世界上的主流经济理论是新自由主义。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要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就必须推行私有化、市场化。而在他们眼中,像中国这样采用渐进的、双轨的转型方式,问题很多,所以一旦中国经济放慢速度,便被认为即将崩溃。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社会性质的发展中国家开始转型,当时国际学术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实现经济转型需要实施“休克疗法”,按照“华盛顿共识”的主张,把政府的干预全部取消,推行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但这种转型思路忽视了原体制中政府干预是为了保护和补贴不具备比较优势的重工业。一旦取消保护补贴,结果必然是缺乏自生能力的企业破产倒闭,造成大量失业,短期内对社会政治稳定带来冲击。而且,重工业中有不少产业和国防安全有关,即使私有化,国家也不能放弃,必须继续给予保护补贴。

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务实的渐进双轨制是我国维持经济稳定和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总结中国改革开放经验进行理论创新有何现实意义?

基于历史发展的对比经验,林毅夫认为,主流理论来自于发达国家经验的总结是以发达国家的条件作为理论前提,由于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国情不同,照搬来自于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必然会使发展中国家在发展中出现问题。“正所谓淮南为橘淮北为枳,所以我们不能迷信来自于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林毅夫说。

从发达国家本身来看,一个理论通常盛行十年二十年就会被新的理论所取代。因为理论取决于群体条件,而群体条件是不断变化的。因此,一个理论在一个群体条件下适用,而当条件变化了以后,这个理论就不适用了,新的理论就又出现了。既然发达国家的理论没有办法做到“放之四海而皆准”,那么,发展中国家就应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找到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及其背后的原因,提出新的理论。

这也是林毅夫提倡新结构经济学的一个原因——它与过去主流经济学有很大的差异,是总结于中国发展以及二战后发展中国家和经济体的成败经验。这样的理论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自觉地把发展中国家的条件作为出发点,能够较好地解释中国为什么成功,哪些方面仍存在不足以及未来如何发展。同时,这样的理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我现在提倡的把结构的差异性引入现在结构分析的新经济学,不仅是可以对中国的改革发展提供一个比较好的理论解释,也会为金融学发展提供很多新的研究视角。“林毅夫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