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ER论坛《人民币汇率政策》专题讨论会成功举行

发布日期:2010-04-12 02:12:06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4月1日晚北京大学朗润园万众楼内灯火通明,人潮涌动,大家关注已久的CCER论坛《人民币汇率政策》专题讨论会在此隆重举行。当晚的论坛由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巫和懋教授主持,他首先向大家简要介绍了CCER (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自创立之始的三个追求,即规范化、本土化和国际化,CCER论坛的宗旨则是希望增加大家对于经济学原理与当前政策的了解。随后巫教授介绍了参加当晚论坛的三位演讲嘉宾,他们分别是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卢锋、姚洋、黄益平教授。论坛的评论员则由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张礼卿教授,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中心主任肖耿教授担任。本次论坛就当前中国经济热点人民币汇率改革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与探讨。

最先登台演讲的是卢锋教授,他演讲的题目为《大国开放追赶需要弹性汇率制 ---以中国发展为本位求解汇改难题 》,着重从深化汇率改革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分析与推进汇率改革时机和方法探讨阐述了他对目前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的见解。卢锋提出以我国经济发展根本利益为本位的探讨人民币汇率改革问题的五方面标准:是否有利于长期增长和结构调整,是否有利于调节国际收支改进贸易条件,是否有利于短期宏观经济稳定和均衡,是否有利于建立和完善开放宏观政策架构,是否有利于实现做大做强人民币这样一个根本目标。卢锋认为结合这五个方面与中国实际情况,答案是应该加快深化人民币改革。在演讲的最后,卢锋表示,人民币汇率改革的基本趋向应该是脱钩换锚,不仅要脱美元的钩,也要脱其他发达国家的钩,保证中国币值对内稳定,给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提供一个良好的宏观环境。

接下来登上演讲台的是姚洋教授。姚洋首先表示从长期来看固定汇率对大国是有好处的。固定汇率可以把没有利用起来的资源利用起来,通过固定汇率把资源吸引到增长最快的部门。此外,汇率制度还应该考虑长期经济增长和短期宏观稳定。中国目前经济情况复杂,劳动力市场就业不是很充分,中国的过量储蓄以及没有很好利用储蓄的情况造成通胀的压力。接下来,在谈到解决汇率问题的政策选择时,姚洋认为应该实行一种有管理的汇率浮动制度,把长期中美劳动力竞争力增长速度之差作为人民币升值的参考基准。最后姚洋总结到,汇率制度应该考虑长期经济增长和短期宏观稳定,通过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以我为主从国内考虑而不是看国外的压力。

最后发表演讲的是黄益平教授。黄益平指出,目前已经到了不得不改革汇率机制的时候。黄益平表示支持管理下的浮动汇率,但从长期来看还应转化为市场化利率。在汇率改革过程中,最好的时机是2009年底,当时中国出口开始复苏,通货膨胀开始由负变正。2010年则相对处于不理想的状况,因为全球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这不利于汇率改革的进行。演讲的最后,黄益平指出现在汇率改革的主要任务不是升值和贬值,而是汇率机制的改革。人民币汇率盯住一揽子货币要真正实施起来,不再对所有双边汇率规定一个波动区间,对所有双边汇率确定一个波动区间最后在数学上是没有解的。

三位教授演讲结束后是论坛两位评论人的评论时间。来自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张礼卿教授表示从总体来讲对三位专家绝大部分观点都赞成,只有做一些补充。他非常赞同卢锋强调从中国发展的本位来思考人民币升值的必要性这个问题。张礼卿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于经济结构的转型和调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出口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当前必须实行经济结构的调整,从过度依赖外向型经济转向内向型经济。从通胀方面来讲,人民币升值是一种收缩力量,有助于宏观经济稳定。此外,张礼卿十分认同姚洋教授的中国没有很好的利用储蓄这一观点。张礼卿表示虽然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大量使用储蓄购买回报率很低的美国国债是荒谬的事情,这是由于过去外向型经济增长与宏观经济政策失误的造成结果。因此,从根本上解决汇率失衡的问题必须通过调整更好的利用国家的储蓄,比如采取加大西部的基础设施的投入等国内投资行为。最后,张礼卿认为黄益平的关于生产要素价格扭曲的问题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国内生产要素价格没有完全理顺,取消资本管制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市场扭曲。另外,张教授补充到,实际汇率由国内价格和名义汇率两个方面因素决定。实际上经常仅仅关注的是名义汇率的变动,而忽视了另外一个影响因素国内价格。当国内价格被压制偏低的时候,即使调整名义汇率,实际汇率仍然可能是偏低的。反过来如果不动名义汇率光提升要素价格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一些通货膨胀,也可能会导致实际汇率升值。所以在谈论汇率升值的时候一定要基于实际汇率这个概念去讨论。

接下来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中心主任肖耿在评论中认为,卢峰和姚洋对人民币实际汇率为什么要升值解释的非常透彻,升值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中国劳动生产率不断增加。但卢锋强调劳动生产率的增加必定导致人民币实际利率上升,姚洋则指出这种理论在发展中国家不一定成立,原因主要是在中国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达到全民就业,还有很多剩余劳动力。这种情况在日本、香港都曾经出现过,一旦达到充分就业工资价格迅速增长,实际汇率迅速升值。肖耿认为这两种分析都很有道理,需要进行更深一步的讨论。此外,肖耿指出以上几位专家没有提到汇率对资本存量的影响。肖耿认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攀升,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居民的收入上涨的幅度不大,而现行对于通胀预期上升的统计方式并没有把房价和资本市场的上涨幅度计算在内,这使得通胀压力不能通过劳动生产率来消化,反而全部集中在汇率问题上面。此外,中国居民对通货膨胀容忍度比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对汇率升值压力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同时肖耿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尤其是对美元的外汇储备是有泡沫存在的,在未来应注意汇率对资本存量的影响,长远看来美元贬值是可以预期的,如果未来人民币迫于压力升值的话,这一部分的损失是非常巨大的。

在评论结束后,三位演讲教授就评论人的评论做出简要回应。首先卢锋认为,从经济分析角度看,深化汇率改革利大于弊。改革时间选择关键看宏观形势特点。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初经济增速下滑,存在GDP缺口时或许不便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去年总需求V型回升,目前总需求走强和通胀预期走高,再次为加快改革提供适当时间窗口。我们应排除外部干扰,凝聚内部共识,抓住有利时机,果断深化改革,避免被动拖延造成更多损失。然后是姚洋的回应: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资产价格大涨。汇率不仅仅是价格,在这一点上姚洋同意肖耿的看法,汇率不同于一般的商品价格,汇率是调整收入分配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但中国常常忽略掉这一手段。如果要调整产业结构,更公平的调整方法还要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并表示对于目前经济问题最清晰的建议往往是失败的。对于肖耿教授建议解决汇改失衡使用通胀的办法,黄益平表示解决汇改失衡的问题需要综合性的措施,虽然肖耿教授的通胀办法看起来不错,因为升值可能是实际汇率升值,价格上升和名义汇率升值双管齐下。但是通胀以后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首先是要控制通胀很难,目前货币政策体系很难控制住通胀。其次通胀的政治后果要远远超过名义汇率升值的政治后果,所以两者结合他还是比较偏向于汇率比较灵活的体系。

论坛的最后环节是自由提问时间。挤满了会场的观众们热情高涨,犀利而深刻的问题层出不穷。会场的经济学家们均耐心地回答了观众提出的问题,精彩言论博得了在场的阵阵掌声。在论坛结束后,意犹未尽的观众们纷纷向前与经济学家们进行了进一步的讨论。据悉,当晚的论坛吸引了多家媒体进行报道采访。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自1994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为北京大学的教学科研,为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做出贡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是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基础上新组建的科研教学机构,通过这一个开放的、跨学科的、多专业视角的平台,完成更高水平的综合性知识集结。CCER将秉持一贯的风格,致力于学术与科研,为推进经济学科建设,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当代经济学理论的研究做出贡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