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国发院成功举办2015中国宏观经济(武汉)论坛

发布日期:2015-10-28 08:52:07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IMG_2462

2015年9月13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新一期“中国经济观察报告会”移师武汉,在《湖北日报》、汉口银行、和记黄埔地产武汉有限公司的支持下,共同举办了2015中国宏观经济(武汉)论坛。这一论坛的举办又恰逢湖北省大学生金融节,因此在湖北省金融办、银监局、教育厅及银行业协会的支持下,一并作为第三届湖北省大学生金融节的重要活动。为湖北的企业家与金融学生提供了一场宏观与金融结合的智慧盛宴。

出度本次论坛的演讲嘉宾有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副院长黄益平教授、宋国青教授,以及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博士,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剑平主任。

中国经济转型遭遇空前挑战,中国经济走势的波动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空前加大。在此大背景下举办的这一论坛引发广泛关注。除了《湖北日报》,财新、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争相报道,专家们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走势预判与政策建言引发广泛关注。

北大国发院联合创始人、名誉院长林毅夫第一个登台演讲,他表示,过去是美国经济完全主导世界,曾经流行的说法就是美国一打喷嚏,全球经济就跟着感冒。中国今年打了个喷嚏,也引起了全球感冒。这说明中国经济体量真的已经变大。因此,分析中国经济当前的挑战和对策,都更应该放到全球和历史的视角下。

DSC_5637

林毅夫表示,中国经济虽然当前遇到空前的困难,但我们必须知难而进,迎难而上。因为中国跟发达国家的人均GDP差距还很大。中国要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走过中等收入陷阱,人均收入就要达到12000美元以上,如果要在2020年实现这个目标的话,年均增速就要达到7%。对于如何走出当前的困境,继续保持中高速的增长,林毅夫教授仍然坚持投资。他表示,受外围环境影响,美欧的结构性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经济短期难以真正恢复元气,因此,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出口指望不上。而消费虽然增长很好,但政府通过刺激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难以持续。因为刺激出来的消费不是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提高,进而收入提高的基础上,就终将难以持续。人们超过收入水平的高消费一旦成为习惯,就必然去贷款,这无疑加大金融危机的风险。

林毅夫

林毅夫坚持选择三驾马车中的投资,但坚决反对粗放投资、盲目。他特别强调,中国不仅需要投资,更需要有效的投资。如果投资得当,企业家和政府都能把手里的牌打好,中国经济到2020年实现人均收入12615美元,进入高收入国家依然是有可能的。作为本次论坛东道主的武汉也有条件、有希望在未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朱海斌深入研讨了中国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防范问题。作为摩根大通的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对金融风险有很高的敏感度。他表示,在中国经济遭遇连续下行,保增长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很容易金融过度宽松,保了增加却孕育了风险,最终顾此失彼。对于两者之间的平衡,他表示,2009年以前的中国经济搭配是经济高增长,金融低风险。而如今的搭配已经倒过来,低经济增长,高金融风险,这更考验政府的艺术。朱海斌表示,2009年的4万亿之后,中国金融行业的信贷发展太快,社会融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2倍,不管是按IMF还是国际清算银行的标准,都已经进入金融风险的警戒范围。而且从实际的数据分析,中国这几年计划中的去杠杆并没有发生,事实上只是加杠杆放缓了而已。从债务指标来看也不乐观,2014年底,中国整体债务的水平占GDP比重已经达到2.2倍,虽然还没达到美国、日本的3倍以上,但新兴经济体普遍都在1.5以下。中国的债务风险水平与经济发展阶段已经不匹配。好在中国这几年把影子银行的风险进行了控制,同时财政也开始积极处理地方债,只剩下企业债的风险较高。

范剑平在演讲中认真回顾了十二五规划的得失,并预估十三五的挑战。他表示,整个十二五规划基本实现。2015年GDP即便只有7%,五年平均值也在7.5%以上。这为十三五的GDP目标规划减轻了一些压力。同时,十二五期间的万元GDP能耗、企业研发投入等也都实现了预期目标。十三五的GDP目标大家真正关注的不是具体是7还是6.5,而是我们还能不能保住6.5的底线。6.5%的底是来源于两个约束:第一是政府的承诺。政府在2010年就承诺到2020年实现人均GDP再翻一番。因此,留给十三五期间的保底值就是6.5%。第二,如林毅夫教授所言,中国要避免掉进中等收入陷阱,走向高收入国家,就必须实现人均GDP12615美元。除了上面这两条,中国经济还有一个最大的约束:人口老龄化。中国到2023年就将进入深度老龄化,中国每五个人中就将有一位老人。因此,从2013年开始,我们的老龄化就上了发条,中国经济必须与老龄化赛跑,否则进入深度老龄化再实现7%的增长更不可能。而十三五是我们在此期间的最后一个完整的五年规划。

范建平

范剑平指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但不太可能再指望房地产拉动。从供给方面分析,中国房地产库存还有70多亿平方米,而中国年销售额大约12亿平方米左右,消化掉库存就需要5年。从需求方面分析,中国80后人口有2.28亿,而90后人口只有1.75亿,00后人口再度下降到1.45亿。范剑平指出,中国经济发展本来就不应该过度依赖房地产,今后也更不可能。但这并不是说没有了房地产拉动,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实现未来五年平均7%左右的增长目标。创新的驱动与教育的红利如果运用得好,制定和完成十三五的目标非常有压力,但也有条件,有希望。

黄益平教授特别强调对金融控制的放开,尤其是进行市场化的改革。他表示,中国经济面临下行的压力。在产业表现上,中国过去的三驾马车中的出口,背后其实就是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大繁荣,这方面已经遇到严重的问题。另一驾是投资,主要是政府和央企、国企主导的重工业,这一驾马车也空间有限。中国未来五年必须保持6.5%的年均增长才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那就意味着必须找到新的支柱产业。具体什么是支柱产业,在哪里出现,政府是预测不出来的。它只能来源于市场,来源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就是我们当前流行的“双创”。当然,双创并不意味着都是创立,都是从0到1。华为、海尔、小米、联想等,都是市场打出来的支柱企业,未来仍然是支柱,他们依然在创新,只是我们未来需要更多的类似企业。

黄益平

黄益说,双创要得到好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甚至可以说最需要金融的支持。过去这些年,中国金融体系在规模上有了巨大发展,但在市场化方面依然很落后。我们对利率、汇率、跨境资本流动都有严格的管理。IMF曾有一个评估报告,对91个国家的金融抵制情况进行分析,然后排名,中国的金融抑制排名第四,必须进行市场化的改革。金融改革改什么?怎么改?黄益平教授认为,第一要降低准入门槛,让更多机构进入金融市场,允许民营银行;第二要放开市场,包括利率、汇率、国债收益率等,让市场在价格机制上发挥决定性作用;第三是加强和创新金融监管。如果改革到位,未来对应的场景是金融产品价格波动加大,企业融资渠道增多,市场上的金融参与者增多,中国资本更多的融合。最终,经济虽然告别了奇迹式的增长,但会进入一个健康稳定的新常态。

宋国青教授一向以数据分析和预测闻名,当天的论坛上他首先摆出了过去三年半的投资报酬率。数据显示,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率明显下降,明显落后于总资产增长率。这三年半以来,工业企业的总资产增长率分别为13.7%,4.7%和8.8%,但利润增长率同期只有1.8%,1.5%和3.0%。2015年的前7个月数据更不好看。总资产增长率还有7.6%,利润增长率已经转为负数,负的1%。这种状态的原因是什么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趋势,而且短期很难扭转。高投入低回报率的时代已经到来,企业和政府都应该为这个时代做好心态上的调整。

宋国青表示,在当前这个时点上,要不要再投资,两种意见都有。但是我们最终要不要投资,不是看两方的观点谁占上风,要看投资报酬率。从投资回报率的趋势上分析,未来3-5年企业和全社会的投资回报率都很难再回到两位数,比上一个阶段明显下降。今后再粗放地投资,再看着八九不离十就投资,可能就很危险。不仅企业投资要开始精打细算,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也一样,必须进行投资决策的市场化改革,否则很容易造成该投资的地方没投,不该投资的地方重复投资,最终投资报酬率惨淡无比。

宋

宋国青教授最后还特别重申,他并不是反对投资,经济增长还是要靠投资,但今后的投资要更加科学一点,谨慎一点,同时对投资回报率的预期要调整到位。今后3-4%的投资回报率就已经不错,5%就是赢家。7月中国股市的波动,8月外汇市场的波动,都跟投资回报率有关。资本从来不听你哪一派观点如何,资本只盯着投资回报率。国际资本流动背后就是投资回报率在起作用,其他的都是臆想而已。中国的投资报酬率下降,资本外流是可预期的结果,这不仅包括海外资金的回流,也包括中国资本出去寻找更高回报的投资目标。今后一段时间,我们对经济发展仍然有信心,但更要有态度,就是认真的态度,就是精打细算的态度。今后不管政府投资,还是企业投资或个人投资,都要精打细算,过去不在乎的小钱小利,今后都得好好算计算计。过去8%的投资报酬率都看不上,今后市场上平均的理财产品利率再有5%,甚至4%以上都很难。如果谁还想再通过高杠杆盲目投资,那非常危险,劝大家尽快以平和的心态接受3-4%的投资报酬率。

独立演讲的部分结束以后,北大国发院的三位教授林毅夫、黄益平、宋国青又再次登台,就湖北经济的发展,以及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全球外汇市场的变化等,接受现场企业家和大学生的提问。

(贤青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