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D-Baruch MFE Summer Camp分享之四

发布日期:2018-03-13 17:07:0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王宇迪(2017年暑期项目学员)

 

掐指算算距纽约之行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可在那个不寻常的夏天发生的一幕幕仍然历历在目,仿佛才刚刚过去。我自己也出过几次国,可没有哪一次能像这次一样充实,紧密的行程中既有欢声笑语,也有伏案学习。同学亲友在我回国后经常问道,“在美国玩的怎么样?”其实是以偏概全了。我所参加的是夏令营,固然有游览景点的环节在内,但真正概括起来是三部分内容的结合,而且三部分可谓鼎力而分——上课、参访和游玩。

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克学院,以金融工程专业享誉北美,被评为北美最顶尖金融工程项目,其极高的就业率、良好的就业前景和先天的地理优势使得该项目成为全世界向往就读金融工程学子的梦校。所以,当我踏足曼哈顿岛,乘大巴逐渐驶向巴鲁克学院时,心里装的是满满的敬畏和虔诚。

巴士将我们一行人载到曼哈顿中心区一家中餐馆,在那里用过经改造迎合美国人胃口的川菜后,我们走向预定好的酒店。沿街而行,恍然发现自己置身于无数高楼大厦之间,钢筋混凝土和玻璃幕墙遮挡了企图眺望远方的视线。街上路人来来往往,神色匆匆,一个个大步流星只为节省一些时间,只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闲庭信步,四处张望着徘徊于路口,寻找着下一个去处。不愧于曼哈顿区久负的“盛名”了,纽约的核心,世界金融中心枢纽。全球性大银行、世界五百强企业、各大集团公司的总部中一大半集中在这里,没有高频率的工作生活节奏,如何让这个全球经济心脏有力地搏动呢?

1

2

酒店中安然休息一晚后倒过时差,第二天西装革履,迎着朝阳,伴着涌动的人流,一行人启程去参加巴鲁克夏令营开营仪式。由于落座在城市当中,巴鲁克学院没有校园,而是以两栋建筑为主体,一切的教学活动和其他设施都设置在这两栋建筑中。进入会议室时我们需要乘坐电梯,负责协助教学主任的Miriam提醒我们把身上的背包拿下来放在手里提着,这样可以给更多的人腾出使用电梯的空间,也不会碰到别人。这种细致入微地为他人方便着想的考虑使我感动,这也体现了社会文明程度达到一定水平后的社会人文关怀,令人钦佩。在开营式举行的会议室里,我们终于一睹传说中的教学主任Dan的真容。巴鲁克金融工程项目排名全美第一和其极高的就业率,很大程度上归功于Dan的不懈努力。是他帮助了每一届毕业生找到符合自身水平的最好的工作,是他联系各方资源,不断提高生源质量和教学质量。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很鲜明:高大的身材,狡黠的微笑,幽默风趣的言谈举止。当然这与我印象中的教授形象去之甚远,更像高中老师,适合气氛活泼的课堂教学。可直到我开始上他的课后才发现,他的学识和聪明才智远胜于他的幽默风趣,同时他的轻松诙谐竟也能和严肃认真的课堂并存。

刚一上课,Dan便抛出了一个问题,他挽起袖子,高高举起手中的白板笔,“谁来解答这个问题?”没有人响应。他再一次问道,“谁有勇气上来解答这个问题?”是一道复杂符合函数求导题,但我没有十足的肯定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出来。还有很多同学一时间被Dan飞快的语速绕晕,没有明白他在问什么。“谁能站出来捍卫北京大学的名誉?”Dan诙谐地再次发问。第一战,我们失败了。也许是还没有适应状态,也许是没有勇气,总之我们在一个本应能够解决的问题前折戟沉沙了。不大的教室,局促的空间,可能造成了我们的放不开。但这是在美国课堂里经常发生的事情,同学老师面对面不过一桌之隔,没有讲台,没有扬声器,不是一味的传教式填鸭式教学,就是平起平坐的探讨问题。

一个“下马威”之后,Dan大手一挥解决了这个问题,接着又开始举出更多的例子。他的语速即便是在英语国家中也属于很快的了,而且所有问题必定亲自动手演算一遍,推导的速度和精准度都是我在国内从未见过的。国内教授往往照着提前写好的讲义抄写在黑板上,甚至只是用PPT演示具体细节和计算过程,一带而过,这样经常PPT讲稿里出了问题也不自知,也不利于学生掌握其原理,理解其本质。所以当Dan身体力行,飞快地导出一个个问题的答案时,我们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他也会偶尔停下来,讲述他所经历的真实的面试故事,提醒我们面试时,乃至平时学习时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也会讲述自己的经历,他说自己最痛恨教授在不能确定时就模棱两可地给出结论,如果结论是错误的,这便会误导学生。于是他曾经给教授做了一个恶作剧,把教授的讲义打乱顺序,可是教授竟然都没有意识到,而是继续抄板书。这件事给了他很深的触动,也影响了他现在对于教学的态度和方式。

但Dan最经常强调的,还是提问。提问、提问、再提问。在开营式上学长学姐们就倡导我们无论上课、参访,多提问。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有时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难重要”。提问是进步的起源。在课堂上,我们被鼓励大胆地、有创新地提出问题。在美国的课堂上,从来就不是教授单方面的输出,学生会不断地提出问题,教授也十分欢迎学生提出的任何问题。没有问题会被当作没有意义对待,所有问题都会得到详细的答复,提问已经成为了美国学生课堂上的习惯,甚至可谓是精华所在。我们在一开始还像传统的中国学生那样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老师的讲授,但几天过去,我们已经开始主动发问。

在企业参访的过程中,我们更是逐渐贯彻了提问的好习惯。这次夏令营,有幸参访了世界各大顶尖银行的总部,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巴克莱银行、瑞士信贷等等,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都是我们的参访对象。在这里我们不仅有与公司高管面对面交流提问的机会,还可以参观工作现场,与一线优秀的量化从业人员深入交谈。在参访的过程中,我边思考边聆听,提出了不少自己感兴趣的问题。通过在不同银行从不同角度的发问,我对于量化行业有了前所未有的更深层次了解。只是可惜现在知识水平、业务水平还不到位,不能更深入的交谈涉及具体细节的问题。

4

3

Dan还为我们安排了和巴鲁克优秀校友的见面 会。巴鲁克金工项目每年毕业生就业率之高,就业公司之优,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庞大的校友网络。校友资源遍布曼哈顿区各大银行公司,提携后辈也成为了校友感恩回馈母校的一种方式。但当然,这更与每届毕业生优异的技术水准和优秀的个人能力密不可分。Dan对我们说,来巴鲁克金融工程项目每一届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学员,他们的起点不尽相同,但都达到了基本的一个较高要求。经过一年半的训练,所有人都能够达到一个很高的层次。

从上课,到校友见面,到企业参访,我们从具体技术细节,从优秀毕业生经验分享,从实地考察、接触一线三个层次,全方面的了解了金融量化领域。一个曾经模糊的概念如今清晰地呈现在头脑当中。我看到了一个充满挑战、充满活力,技术与人情并重的高端行业。

久居纽约曼哈顿核心区,游览观光自然是不可少。在紧张的学习、参访之余,我们也登上了高耸入云的帝国大厦俯瞰纽约夜景,也在历史悠久的百老汇剧院里享受艺术的熏陶,也在人潮涌动的时代广场感受国际化都市的独特魅力。我最喜欢的是大都会博物馆,里面馆藏丰富,讲解细致,有埃及石像,有非洲木船,有希腊雕塑,有美国装潢,还有几个世纪以前创作的巨幅的油画,像观众展示着人类文明的精华。我在大都会博物馆里游逛了一天,中午饭也顾不上吃,尽可能地睁大双眼,尽可能地加快步伐,想要看更多展品。可是直到闭馆也只转了二分之一左右,很多还是走马观花。这里简直是文物、艺术爱好者的无上殿堂!如果有机会再来这里,一定要继续完成未竟之事业。

6

5

短暂的两个星期一晃而过,曼哈顿嘈杂的市区迎来又送去了二十多个年轻的追梦者,他向我们挥手,不是告别,而是下次再见。

王宇迪

2017/10/09

 

 

附:英文短篇游学记

We had this great honor to visit many top-class world-famous financial companies – Morgan Stanley, Credit Suisse, J.P Morgan, BNP Paris, Citigroup, and so far the most popular one, you know which – Bloomberg, the company of transparency (a gesture). We had the great opportunity to learn about basic knowledge of quantitative area and what we need to be a quant including -- mathematical and other technique skills, passion about financial market, strong communication skills. We were able to talk to current interns, outstanding employees and even manager directors, we were exposed to lectures, company tours, conversations, at first we were asked to ask questions, then we get used to it and just couldn’t stop raising questions, at last we almost had no question to ask. Through the visits, some of us are more determined to enter quantitative field, some of us became clearer with future possibilities, and some of us – just got a lot of fun.

Though we haven’t entered the financial world, we already lived like we did. We worked hard, we played harder. We tried our best to explore this wonderful city. We witnessed the prosperity of this city at Times Square, we were charmed by New York’s great inclusiveness; we were impressed by the spectacular night view from Empire Building, the intoxicating dust view on the top of the rock; we also went to museums, shocked by their rich collection and their amazing size, the left part of the MET gives us one more reason to come back to New York. But actually we did the most sightseeing on streets, we observed the architecture along the street, the people walking on sidewalks, we experienced American culture all the tim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