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西点军校领导力论坛感想——龚哲浩

发布日期:2017-09-11 17:36:49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领导力是一种价值选择

 

                             ——第五届西点军校领导力论坛参会感悟

参会代表 2014级外国语学院阿语系龚哲浩

 

引言:

首先感谢北大国发院和杨壮老师给我这么一次宝贵的机会,从有幸获得代表资格后经历了将近四个月的等待和憧憬,终于踏上坐落在哈德逊河上游的古堡,和世界级的领袖和全球的青年学生共同探讨领导力。对于我来说,四天的高强度军校体验、学习和社交带来的是巨大的信息量和内心冲击,在第一天国际代表见面晚餐上,我问论坛创始人Bob McDonald说什么是你所期待我们这几天能够从这个论坛中收获的,Bob回答说收获可以是多样的,但是期待的是能够“make these takeaways part of you instead of words on the notebook and hope your takeaways can help you change the world.”

论坛结束两个礼拜时间之内,我都不断问自己从中学到了什么,可能词不达意,但我仍然尝试着写下我的一些想法,正如Bob言中之意,这个论坛的核心是提供你重视自我的机会,是你寻求改变的一个起点。

 

1111

 

(西点军校,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军事学校之一,创办于1802年)

2222

 

(MCLC论坛发起人和本届中国代表团,左起:杨壮,
Diane McDonald,Bob McDonald,我,刘毅舟)

西点军校教会我的三个道理

一、 领导力培养模式和执行力的训练

西点军校强调学生四个维度的发展:智力发展(intellectual development)、军事能力(military development)以及身体素质(physical development,还有常备大家所提及的领导力发展(leadership development)。

我总结了一下西点军校的领导力培养从模式体系上主要分为这三点:

  1. 责任承担制度,锻炼领导力

西点军校的学生每个学生在大一到大四都承担不同的责任,作为新生主要是对自己负责,严格遵守军校的各项规定,同时作为新兵蛋子接受老生的指导和调教。但是从大二开始,一部分人会成为一个小分队的领导,大概是成为9-11人团队的领导,这个小分队由几个新兵和同年级大二的学生组成,一旦你成为这个小分队的领导,你就是负责整个团队从学业,体测到军事测试,守纪,生活作风等全部事务,如果有团队中任何人除了差错,团队领导人也会受到问责。负责我们组的士官学生Spencer举例说他大二的时候团队中有人课程和体制测试无法过关,他就每天从早督导那个学生,然后让组织团队一起训练学习,不然团队中所有人都会因此受到处罚。而到了大三的时候,一部分学生会成为40人左右团队的领导者,比如说一个company 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西点军校把学生分成四个regiment,每个regiment下分为9个company),到了大四,可以申请承担更大的责任权限。(比如主席团的二十个成员之一)

这种责任承担制度一是保证了每个人都在循序渐进地从一个follower变成一个leader,从低等级的leader到责任和义务不断增加的高等级的leader,这套系统的起点是:学会服从是成为领导的第一步,学会服从是为了学会如何有效地和领导者沟通,以及成为领导者后如何与被领导者沟通,二是通过将领导者与团队捆绑塑造领导者团队意识,这也是解决团队潜在“短板效应”的最直接的方式,有一句话说的很到位“it’s not just following blindly, it's about learning to act as you hope the people you lead in your organization will react to you. It's about questioning intelligently but also executing”,所以学会如何沟通,了解上下级,以及执行时作为领袖的第一步。很多学生跟我们说大二是最提心吊胆的时刻,因为作为领导的角色刚起步,却要掌管10个人的所有大小事务,这种团队的紧密程度能够很好地帮助领导者认识到团队中不同个体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的重要性。三是正向加强反馈机制,在西点学生的分数由四部分组成,学业,体制测试,军事测试和领导力,领导力这项成绩很大一部分是由你领导团队里的人打分构成,这会激励学生作为领袖不断加强自己的领导力表现,所以对于西点军校的学生来说,后三年是一个不断加强领导执行能力的过程。

 

  1. 情景测试

西点给学生安排了大量的情景分析,这些情景分为两种,一是学生会面临棘手的非此即彼的两难选择,二是开放式的情景讨论,比如我们在第一天所经历的“How might we”这种是将你放在不同的情景中,看你如何找出解决的方式(关注点在于“如何”和“我们”),第二种更多的是培养学生在极端困难的分析中如何依靠团队集体智慧和求同存异努力找到团队共同认可的方式,而第一种可能是纸上的案例分析,比如你作为一个领导者面临公司功勋成员的丑闻时如何应对,也可能是真实的模拟测试,比如让学生全副武装,模拟战场在突发状况下,你最为领导者如何做出决断。第一种场景也常被叫做是极端情况测试(extreme situation test),这往往能够帮助领导者在短时间内提高,随行的以色列和挪威士官表示这在他们军事学校也是常用的方法,但不同的是,他们更强调领导者在困境中做出决定的果断程度和敢于承担做出决定的后果,而西点军校更加强调作为领袖做出艰难抉择背后的价值支撑,而学生也是在这种重复的两难选择中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

 

  1. 挑战能力和心理的天花板

西点军校强调作为领导者在面对挑战时的身心合一,每个学生都会面临跳伞训练,自由搏击课,拳击课等等。作为一个害怕剧烈身体运动的人,在和拳击教练交流的时候,我问教练设计这样的课程的原因,教练告诉我西点安排这样的课程,作战实用性只是一个方面,但是另一方面也是他经常给学生强调的是,这类课程其实是帮助你去了解内在的自己,比如学生站在拳击台上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弱点和恐惧,了解自己的身体感觉和位置,这种对自身身体和精神的解读在教练眼里是这些课程背后的一个更加高深的意义和要求所以西点设置这些课,从某种意义上是在磨练学生在今后面临不可能,面临身心挑战和恐惧时,如何做到第一步:绝对专注并战胜自我。我问Alex为什么西点学生都如何自信,而他又是何时感受到自己身上这种变化时,他说可能是当他从直升机上跳伞,从十米跳台上跳下前那一刻与自我对话,做出选择的时候。

 

二、 价值层面的塑造能力

  • 自我value塑造

我对leader of character 的理解是这是一种value-based leadership,那value指的是你的价值观,但是这里所强调的价值不只是一种最崇高的理想范式,而且是包括日常的行为准则,一种对待自我和其他人的处世准则。是一种价值取向将人的现在,未来目标和理想相紧密联系在一起。美国人极其强调价值[1]和行为的一致性,并且强调人最重要的是远大的梦想和坚守的价值观,这两者必须是内在相一致的。所以“美国梦”的另一面是价值观,理解这一点,就能明白很多价值比如integrity,honest在美国语境下的精确涵义。

这种对于价值观的近乎传教士般的重视和宣扬也是存在其合理性的,尽管这种对价值观的追求在不少人看来是美国目前的危机的一个根源,特朗普更像是一个反传统价值观的形象出现在政治舞台上。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种对价值观的追求塑造了美国,他们从小对之笃信,并以此要求自己成为一个内在统一的人,就像是上校Everett Spain(西点军校行为科学和领导力学院主任)对我们说的可以每日反省自身的三个问题:

  1. Did I give voice to my values?
  2. Does what I have done comply with my values?
  3. How can I do to achieve my values?

所以寻找到自身的价值观是一个起点,而让自己与价值观一致,不断打磨自己成为一个言行合一,内在统一的人是一个艰难却必要的漫长过程。麦克阿瑟有句话是这么形容领袖的:“equality of his actions and integrity of his intent”,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 Value-Based Organization

会期前后我看了很多关于Bob介绍和访谈,Bob强调自己的价值观是Better serve the others,所以他把这种价值观带到了宝洁(Procter and Gamble)以及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2](Veteran Affairs),时至今日宝洁的网站或者是标语上仍然能够看到Bob留下的痕迹[3],哈佛商业评论上有一期的案例就是Bob对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改革,无论是增加医护人员的薪酬,或者改革等待就医时间的规则,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组织机构的对象,当然Bob的这种价值观同时塑造了他特有的一些领导力方式,比如他强调的“倒金字塔式”式的服务型领导结构。

这种将目的(Purpose),价值(Value),原则(Principle)作为基石的领导力相比于把规则条例作为组织基石的领导力方式显然是一种更为弹性且有创造性的领导当时,也更能催生出high-performing和innovation-rewarding的团队文化。

所以创造这种文化的同时,也是在寻找认同这种文化和价值的同行者,Bob跟我说“Next time when you are doing interview, they are not interviewing you, but keep in mind that you are also interviewing them”.所以Bob所说的也是指这种公司和雇员之间关系最终是一种基于能力和价值观的双向选择。

333

 

  • Bob交流,他讲述他从学生时代到宝洁,再到退伍军人事务部的一系列故事)

三、   领袖的自控力

Everett Spain有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他说“remember the pain of discipline is less than the pain of regret”,主要说的是关于服从纪律和自控。

我第一天在西点的时候就深刻感受到了破坏纪律带来的不安和自责感(火车上睡过头,醒来后已经在碰面地点一百公里外,求助当地人打电话,他们听说我去西点,还迟到,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I think you’re in trouble),之后的几天便也一直观察着西点的守纪要求。在西点有很多严格的要求,特别是对于刚入学的菜鸟,吃饭不能抬头张望,走出宿舍就要穿上军服。在西点,如果不遵守纪律,比如迟到,就会被处罚在广场上做“hours”,身着军装,扛着枪,来回走正步,持续2-5个小时。

444

 

(广场上被罚”hours”的士官学生们)

这种对纪律的严苛遵守,让人疑惑的有两点,一是他们士官学生是否认同这种条条框框的限制,二是为何在如此强调纪律的服从的地方却诞生出了很多为世界带来创新型改变的领袖。

对于前者的回答是学生们都认同在一个高效运转的体系中需要存在某种形式上的约束,只是军校更为严苛,而对于纪律的遵守和对于道德的观念和习惯的坚守,或者说对于价值的服从在某种意义上是一致的。对于纪律的遵守,最初是对外部强约束的一种服从,而当这种外部强约束消失后,是否还能把其当作是一种自发行动?甚至最后演变成对内在价值约束的服从和遵守?是否能在没有监管和约束的情况下,仍然做harder right instead of easier wrong的决策?所以说这种服从和遵守最终磨练的是这些学生的自控和自律能力,学生逐渐把规则意识内化于心,并成为时刻提醒自己恪守高道德要求,提醒自己内在意念和外在行为的一种工具。

555

 

(西点军校祷告词中的一句,也几乎成为了他们的格言)

 

对于后者的回答是在西点这是一个共行的双轨道,他也体现了领导力的二元性——知道何时要服从,何时不能服从;质疑的责任和执行的责任;这些二元组合最突出的要点是,纪律严明的行动不等于生搬硬套的行动遵守,有一致性但是不缺创新性。总结起来除了能够帮助他们不找借口,增加执行力外,还是我说的它其实训练的是学生的自律和自控能力,其好处在于一是身为领袖我们常说lead by example,而这种榜样精神正需要自律精神作为支撑,二是自律很多时候是帮助你排除外在干扰,更加专注的一种能力,三是一群人的自律可以显著降低沟通和内部运营成本,四是自律对价值观是一种保护,因为遵守不是一种目的而是一种方式和手段,它最终指向道德和价值观。

 

你从和Cadet的接触中学到什么

最初对这些学生的刻板印象来自网络,以为这些能拿到州议员的推荐信的学生必定都是通过“关系”进入西点或者家里有军人背景,而当我亲自到了西点的时候,发现其实这些学生都是高中都有不错的学术成绩,同时有着杰出的领导力表现,然后在州议员组织的公开面试中脱颖而出,进入西点学习。

这些学生的课程压力也很大,必修的课程涉及面比较广,包括基础工程、化学工程、法律与哲学、外语等,为什么给学员提供这样丰富的知识?西点军校认为军事领袖面临的是战争,必须对士兵的生命负责。在不断变化,复杂的战争环境中,要具备随机应变的能力,而这需要大量的知识基础作为判断的依据。

我曾问了很多学生选择西点的原因,其中也有一些是现实因素,比如遭受08年金融危机重创的家庭经济状况,但更多的是两个理由:认为当兵是一件服务国家的很好的方式,以及希望提升自己的领导力。

这些士官学生给我的感觉的是:

  1. 对自身领导力不断探索

西点学生身上仿佛是带有了一种领导力的标签,很多我接触的西点的学生都会跟我讲述他们自己最自豪的作为领导力的事件,以及他们都在年级升高的过程中,自告奋勇地承担更大的责任,以肩膀上体现责任大小的标志为荣。甚至参与这个论坛本身,无论是参会学士士官还是作为志愿者的士官学生,这漫长的一年筹划执行期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锻炼领导力的机会。

  1. 对道德的高要求

西点军校的培养目的是“ produce leaders of character who are prepared to provide selfless service to our Army and the nation”他对学生有三个要求:“duty,honor,country”,其中的honor code是“A cadet does not lie, cheat, steal or tolerate those who do”,在西点如果犯下其中的任意一种,都是会面临严重的处分甚至被勒令退学,我们组的cadet leader就曾因为受到诚信指控,又无法为自己作证,最后受到延毕一年,取消军服上的肩章的处分。这种以荣誉为先,对荣誉的追求伴随着的是对自我道德的高要求,而这可能也是我们所处的社会当今最为薄弱的一个地方。

666

 

(西点军校的honor code)

  1. 开放的思想和多元的讨论

基于这几天的讨论环节的观察,我觉得这里的学生思想深度和宽度上不虚常青藤的学生,这里的学生同样和我们一样有着对真理和智慧本身的追求,同时在求知过程中接纳多样性和包容性。学生讨论问题的时候也都是站在一个视野很高的位置上。

777

 

(每天上下午都是高密度的讨论和高浓度的咖啡)

如何将其运用到我的领导力上

我其实很有幸在大一到大二的时候就经历过很多领导力的培训课程,包括一些服务型领袖项目比如SYLP,涵盖了比较西化的领导力和管理理念。我就挑一些我这次论坛上让我觉得眼前一亮的几个可以被运用到我的领导力实践中的方法。

  1. Whoness

我们的mentor Sir John Hood跟我们介绍了这个概念,他说他每一次做事情之前都会问自己怎么来定义自己,如何定义他的“whoness”。这种对于内心的反思和思考是作为一个领袖所必须有的,而且我将其视为是迈出第一步前的准备活动,知道你是谁,在做什么,能够保持你在执行过程中不陷入眼前的僵局,而是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同时你在引导团队时的愿景和目标也会更加清晰和连续。

888

 

(John Hood,前牛津校长,曾在牛津进行了轰轰烈烈的人事制度改革)

  1. 重视个体的成功

我们对于团队的成员的态度应该是帮助他们实现成功,而不是当他们失败的时候才找上门,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例外管理(“manage by exception”)我们往往只在有人犯错、失败的时候才与他互动,或者才启动我们的纠错机制。对于一个团队如果有人表现不佳,这种表现不一定是雇员的才能不足导致的,作为管理者应该反思的是:是否是整个管理体系,激励体制出了问题,以至于雇员没能达到最佳的工作状态和态度和最大化自己的能力来实现个人成功?或者说公司没有对个人成功的奖励机制?Bob也说过“Spend enough time in your leadership role finding people succeeding”。国外这种对个人的重视很明显,比如论坛最后一天早上的闭幕式,每一个参与活动的人都收到了表彰,肯定他们在论坛筹备中的杰出工作和不可被替代的作用,每个人都走到台前与论坛发起人Bob和其妻子握手和合影。这就是典型的对于个人的成长和个人贡献的承认和重视,这在我们集体主义思维的环境中还缺乏根基,但是我今后会更加重视团队中成员的成长,对待团队中的成员是“people”而不是“employee”,这种领导力的方式对于个人和团队都是意义非凡的。

  1. 塑造共同的value和vision

塑造团队共有的愿景和价值文化,就像前文所说将团队打造成value-based,使得所有的成员都认同团队努力目标的意义和价值。

  1. Be a disturber

 嘉宾Mr. Don Yaege说“go to uncomfortable places to ask uncomfortable questions”如果团队中没有一个disturber, 那么这个团队就容易陷入温水煮青蛙的境地,所以时常让自己作为一个disturber或者是欢迎并理性对待团队中这些能带来“噪音”的成员。

 

结语:

回到什么是leadership的本质上,我觉得“True leadership is a choice”,把领导力的本质理解成一种能力或者说艺术都没有触及到其核心,很多时候领导力是一系列价值观的问题,取舍的问题,思维方式的问题。我们说每个人都能成为领袖的时候,意思是能力虽然每个人各有不同,但是价值观上的取舍选择是人人都可以做出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道德品格、价值观是一个领导者的基石,甚至领导者生活中的价值观最终决定了领导力的影响力。

最后我用Bob在晚宴上的一句话来总结“leadership is a blessing and an obligation”,所以对于我们这些青年,更应该“find our value and goals,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to positively change the world”

                    

999

 

(2017MCLC 参会者全家福)

 

龚哲浩

 2017.4.22

 

 

[1] 会议期间我和几个朋友曾讨论到关于value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否信仰的人更容易寻找并坚守自己的价值观,而怀疑主义和无神论时候是否弱化了对自我价值观的强调?

[2] 退伍军人事务部是联邦政府的第二大部,总部人员编制4000人,仅次于美国国防部,2003年在全国共有人员22万,占整个联邦政府雇员的1/7。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的工作直接请示总统。  

[3] 这也印证了他说过的一句话:检验一个领袖影响力的最好方式是看他转身离开后他所留下的fingerprints and footpri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