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硕)2000级校友王鹏飞:CCER那些传说中的人和事(2)

发布日期:2014-04-24 17:13:33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王鹏飞: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校友, 2000年进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于2003年获得经济学硕士,后进入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深造,于2007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

    1999 夏天我留在学校准备考研,偶然浏览了中心的网页。网页的设计很别致, 里面有各个老师的介绍、联系方式和各种工作论文以及毕业学生的去向,并且还有一个专供学生交流的论坛。我在论坛里面注册了帐号并成为一个很活跃的版主,学习之余,常常灌水,海阔天空地讨论看似高深实则幼稚的经济学问题。当时中国正与各国进行加入世贸的艰难谈判,各种观点充斥于学术界和各个bbs。1998年东南亚经济危机导致的衰退还在继续发酵。东北很多工人下岗,我有好几个朋友就因父母下岗而交不起学费。对于经济学的一知半解让我对加入世贸非常反感,觉得世贸肯定会让中国经济衰退加剧。 1999年的我是一个非常幼稚愤怒而大胆的青年。因为海闻老师积极支持中国加入世贸,我就按照中心网站上提供的邮箱地址给他发了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非常惊奇的是,几天后, 意外地发现海老师给我回了一封很详细的信, 对我逻辑混乱的地方给予一一更正。后来中心开始招收夏令营, 因为我们的学校不能提供正式的成绩, 我又写了一封邮件给海老师,他很快又回了,叫我按记忆把各科成绩写上,以后再补上正式的成绩单。 当时我非常感动,虽然没有被夏令营录取,但是立马下了非中心不上的考研决心。 中心的考试分笔试和面试两个环节。我因为口头表达不行, 为了能在笔试中有一个好的成绩, 我一口气做完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后面5000多道习题和市面上几乎所有数学和英语的考研题。笔试非常顺利,而面试正如我所担心的一样很不理想。 最后勉强靠笔试的成绩保留入学资格。 当时北大学生宿舍紧张, 综合排名靠后边的同学只能自己找房子住。 面试成绩出来后,我去找海老师理论,质问为什么30分钟的面试占这么大比例。我把海老师堵在中心的大门口, 说我已经try my best 了。那意思就是,您不知道我们考研生的辛苦吗, 我笔试考得这么好还不够么?现在还得自己找房子,这不是难为我吗?  海老师的话让我非常震撼,所以现在还记得。海老师说我们中心不要那种只是try my best 的学生, 而是要 the best的 学生。 海老师说完,又安慰我说他们在海外留学都是自己找房子。你现在连找房子都觉得难,那还说什么要献身经济学。海老师又叫我加强口头表达能力的训练。他说按面试成绩,我本来应该被刷下来,不过他看了我多篇在中心论坛的发言,觉得我的表现不应该如此不堪。总之我就这样怀着既兴奋又有点郁闷的心情踏入了经济中心。而随后的三年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中心是一个收获学识和关怀的地方,学习紧张而快乐。 我向老师学习也跟同学师兄一起进步。很快,我对宋国青老师研究的宏观经济学有了更大的兴趣。所以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就早早选了宋老师做导师。宋老师除了对学生论文要求得十分严格外,其它方面都非常可爱。他做预测非常准确,被誉为中国宏观经济第一人。不过他的女儿小时对此似乎不买账。有一次老师请我们学生吃饭的时候,宋老师又在谈他今年的预测。他女儿爱跟他抬杠,说街上算命的先生也有准确的时候。他很没有面子便对他女儿说这个月的零花钱没了。他女儿吐了吐舌头,搞得我们哄堂大笑。我对宋老师做预测的本领十分佩服。他看问题有独特的视角。2003年初的时候,我问他对中国经济怎么看。他说会大涨。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居民和企业的活期存款增加很多。我不得其解,他就解说大家拿活期存款不是为了花钱干什么。结果2003年后,中国经济又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2007年我回北京找工作,问他对房价怎么看。他的回答很奇怪,他说有钱买一套,没钱赶紧买两套。结果房价这几年又是一路猛涨。有一段时间,我们学生霸用了他的办公室。发现他时常会收到各地邮寄来的稿费。基本上是几百一次。而他从来不领取。师妹焦云便怂恿他把钱提出来给学生改善生活。宋老师很爽快,说你去取吧。不过这些钱都取不出来,因为老师身份证上的名字跟他用的笔名同音不同字。我们只能望着这些钱流下无限的口水。

    宋老师用的教材是卢卡斯的递归宏观经济学。它像磁铁一样深深吸住了我。 我一有时间就扑在书本上和后边的习题。后面的习题非常难,常常几天也摸不着头绪。跟我对宏观一样感兴趣的还有师兄朱胜豪,他也是宋老师的学生。他正在学习真实周期理论。 我便跟他一起学习。我边跟他学习模型,边跟同寝的郑忠静学习如何编写Matlab程序。经过几个昼夜的调试,我写的计算真实经济周期的程序终于能运行了。当时的兴奋现在还记忆犹新。这个小小的matlab 程序对我有很大影响。 2002年谢丹阳老师来清华讲课的时候,我去旁听。 希望能跟他一起做个题目。 题目没有做成, 不过谢老师很热情地给我后来的博士导师文一老师写了一封很强的推荐信,对我的出国申请非常有帮助。

    在林老师中国经济学专题上,我们系统地学习了经济学的分析方法。 至今获益良多。我们上课的地方就在致福轩,那时候门口前的那棵梧桐树还很不值钱。我们曾在那棵树下搞了好几个中秋晚会。有一年林老师还在晚会上为他太太深情地唱起台湾的民谣。我的第一篇习作是在林老师的启发下写的。 2000年的时候, 到处都讲中国应该发展高科技和新经济。 而林老师却大谈比较优势。 按照林老师的观点, 中国应该发展劳动密集性产业这样的“老”经济,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比较快地完成资本积累。林老师的逻辑清晰而严紧, 不过大谈发展新经济的观点也似乎很有理由。 我决定做一个小小的经济模型来检验下这两种不同的说法。我假设有两种技术可以用来生产,不同点是他们的资本密集度不一样。模型的结论支持林老师的观点。 在资本比较稀缺的情况下, 发展劳动密集的产业反而能加快资本的积累。这种依靠模型来研究经济问题的方式给我带来莫大的快乐。 这也成了我现在做学问的一种基本方法。

    在中心的第二篇论文习作是在跟王勇学习和受他的启发写的。王勇同样是宋老师的学生。他学习非常刻苦。有一次我们惊奇地发现他也在BBS上面灌水,我们几个大水枪都非常兴奋。我们本来的一点对把生命浪费在灌水事业的内疚感瞬间就没了。他对经济增长更加感兴趣。我们一起讨论学习Paul Romer 的内生经济增长和技术进步的论文。 这是一篇非常经典的论文,Paul Romer 本人很可能因此获得诺贝尔奖。 不过文章技术上有一个小小的缺陷, 内生增长依赖技术研发部门具备规模效应。我发现在研发部门引入资本积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林老师让我在中心做了一个简要的讲座。报告结束后,他对我这种从模型到模型的研究方法很不认同。我当时不以为然。事过多年才能真正体会他此番话的良苦用心。现在国际顶尖论文杂志发表的60%的论文都是实证文章,即使是理论论文也都是基于重要的经济现象。 现在想,如果早一点体会老师的忠告,可能会少走很多弯路。 不过林老师在他给我的推荐信中给了论文很高的评价。 我博士导师文一老师在我入学后一天让我给他讲讲这篇论文。 因为林老师说这论文稍加修改就可以发在the Journal of Economic Growth上。,他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希望发表。不过后来仔细阅读文献, 想法比较接近的文章已经发在AER 上了, 所以这个习作只有作罢。

    我第一篇正式发表的论文, 源于宋老师课上给2001届学生的一个习题。该习题把卢卡斯的货币先行中模型中货币流通速度内生化。我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所以毕业论文就把它进行扩展用它来分析货币政策对中国经济波动的影响。写论文的过程得到宋老师很多帮助。有一天宋老师开玩笑说他都成了我助研了,因为他总要帮我找数据。林老师是宋老师几个学生的答辩委员会的主席。这次林老师没有多提问题,可能是想放我们一马,让我们顺利毕业。毕业后,人大的叶茂调侃我说听说你对货币经济学做了很重大的贡献。我问他开什么玩笑,原来他听林老师夸过这篇论文。我想虽然是老师谬赞,不过还是很受鼓舞。中心高强度的训练,让我博士生第一年特别轻松。 我把从毕业论文中学习的分析工具,在博士生第一年的时候用到第一篇发表的论文上。

    中心老师对学生的关心也体现在很多的细节上。老师们体会住校外同学的辛苦, 入学不久就帮我们解决了住房问题。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我们班上好几个人的论文被中国经济学年会给录取了。中心给学生预订火车软卧车票和酒店,而当时这些待遇在其它地方都是不可想象的。我去开会的时候,第一次穿西装,也不知道剪掉衣袖上的商标。海老师很认真给我们几个同学讲了一些基本的礼仪。那次去开会的时候,姚洋老师跟我们学生一起背着中心新创立的《中国经济学季刊》去进行宣传。西安是姚老师的故乡,他便请我们边喝咖啡边聊西安的一些历史。也非常真诚地谈他做研究的心得和他的人生阅历。姚老师鼓励我们做一些小的问题。这些对我们非常有启发性。那一届经济学年会的特邀嘉宾是Arnold C. Harberger老先生。Harberger 很有名,福利经济学中的用来形容垄断造成的福利尽损失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他的学生有我们所熟悉的大名鼎鼎的邹志庄和理性预期的开山鼻祖Lucas。他的很多学生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回到南美进行了著名的市场化改革,被称为Chicago boys。不难想象,会上不乏想跟老先生合影陶瓷的。而中心老师特地安排我们一群学生跟老先生坐在一桌,把这个机会给了我们几个学生。我非常无耻地抓住这个机会跟老先生和他的太太练习口语。后来我申请出国的时候,offer来得特别得迟。 刚好3月初, Boston 大学的一位老师来访问。 林老师便让我负责接待,陪这位老师游览北京。两天时间中, 也跟他讨论了不少的经济学问题。 这位老师对我印象不错,回去努力帮我争取BU的奖学金。另外我出国的时候手头紧张,也是向宋老师借的盘缠。写论文的时候,我们几个学生几乎霸占了老宋的办公室。因为可以方便打印。

    中心也是一个收获友爱的地方。中心的很多同学、学长、学弟都变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寝室每晚都要高谈阔论一番,大家争论到精疲力竭才能睡觉。王苏波、金波、杨领才、郑忠静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他们也容忍了我的很多缺点。我老婆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人能受得了我的脏乱差简直是一大奇迹。

    王苏波是我们寝室的大才子。学习成绩非常好,而且写得一手好影评。我们当年都在一塌糊涂上追看他写的影评。而他的粉丝团里也有众多双学位漂亮学妹。搞得大家羡慕不已。他的游戏也打得好,我们PK街霸的时候,他常常只需要两个手指头就能把我杀得片甲不流。他的粉丝团里面常有人请他吃饭。可惜他已经名花有主。为了不让对方误会,也为了给我创造机会他经常带上我。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买单。我们常常向他请教恋爱秘笈,而他的那些必杀技到了我们手上却不好使。这时候王苏波都要故作深沉一番地说看来谈恋爱还是要靠缘分的呀。我们也似乎似懂非懂地应和着。我们事后一想其实他那一句什么都没有说,是典型的套套逻辑。因为他也搞不清楚缘分是什么东西,所以这句话就不能被证伪。我们曾经想把这个套套逻辑加上一点限制,不过没有成功。

    金波本科是政管系的。我们是考研面试的时候认识的。他面试时刚好排在我后面,入学一个月后我们搬到学校寝室,他成了我的下铺。三年来他苦不堪言。我的床有点像个当铺,经常有东西找不着。然后金波就说你到我床上找找吧。于是我经常非常惊奇地从他的床上找到我的书、钥匙或者传呼机。有一天,金波实在受不了了,原来是我床上掉下一大堆没洗的臭袜子。金波有一段时间成了一个著名电影论坛的版主。我们便非常有眼福地成了中国最早一批看到高清的盗版指环王。我学里面咕噜的发音惟妙惟肖,常常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虽然我第一次看指环王没有花钱,10年下来却花费颇丰,购买了各种版本的DVD,比如加强版、导演剪辑版、高清蓝光版。我非常喜欢咕噜和Sam这两个角色。他们都很坚持,心无杂念,不达到目的不罢休。如果人人都能有这份坚持,成功想来要容易得多。

    杨领才是我住在校外的室友。他北邮毕业后,工作了好几年再上学。由于工作交接的事情,他比我们晚报到几天。来得时候也没有找好房子。便跟我挤在东门外的一个小平房里面。他没有单车,我只好每天载着他来北大上课。从未名湖到博雅塔处,有一个小坡。杨领才也不下车。几天下来,我骑车的技术大有长进,自信心也猛涨。刚好有一天,几个同学要去中心,其中一个女生,也没有车。我自告奋勇要载她。她有点怀疑我的技术,我便说你没看老杨重你一倍我都能载,你还怕什么呢。她说好吧,就准备上车。我感觉后面好轻,车子丝毫没有晃动的样子。正诧异,回头一看她已经摔在了地上。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坐我的车了。那辆破单车也没有骑多久,就丢掉了。还害得我差点被扭送进燕园派出所。一天晚上从逸夫楼上完宋老师的高宏出来,我的车就不见了。我便在停车场乱找。开始觉得哪一辆车都不是自己的,后来又觉得哪一辆车都像是。我就开始用车钥匙乱试。试了好几辆都打不开,正当我在狂躁郁闷中时,两个人忽然从后面把我扑到在地,其中一个还兴奋大喊“快来!抓到一个”。原来保安把我当成了偷车贼。我非常气愤,告诉他们我自己的车丢了。他们不信,我又告诉他们我是中心的学生。其中一个将信将疑,问我西红柿英文怎么说。我说是potato。他说这个是土豆,西红柿是tomato。我得手被他们按得很痛,哪里还管什么potato还是tomato,痛得只想骂人。不过我也知道不能骂,骂了后果很严重。好在他们看在我懂两个英文单词的份,总算信了我是学生,态度也缓和起来。我主动地给他们看了我的学生证。他们知道抓错了人,便开始给我道歉。说最近小偷太多,我的车肯定找不到了。我后来又买了一辆车。我买回来就对它进行一番毁灭性的打击,从此倒是再也没有被偷过。不过也撂下个毛病,链条经常卡着我的裤腿。所以就出现范文辉笔下我被卡在中心桥头滑稽的一幕。

    郑忠静,也叫阿静。他的趣事很多,却不好多讲。他是典型外边冷漠,内心狂热的人。阿静是我们寝室走向致富道路的领路人。研究生一年级结束后,阿静给我们联系几个翻译的任务。价格是100块钱翻译1000字。翻译的事情让我们脱了贫。我们后来又一起找来一个编书的活。找我们编书的人特别能侃。他号称有一套对付版权的方法,就是让我们在句子里加上各种毫无意义的助动词,这样就算有了创新。我们觉得这种事情不靠谱,便没有敢接。几年后我跟一个好友聊天。大家都一致认为,研究生时期的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同时使用Ctrl+V跟Ctrl+C。他还给我当场演练,两手左右同时开工。让我佩服不已。

    黄毅是我们寝室的荣誉室友。他比我们都小两岁,所以比我还幼稚。我们是大家眼中一对大活宝。黄毅比我帅很多,所以我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羡慕嫉妒恨。很帅的黄毅和很不帅的我都没有女朋友,他只好老跟我混在一起。我还建了一个数学模型来分析这类现象,多年后稍加改编成为作业题让我的学生们去解答。题目是这样的:有高富帅、经济适用男和矮丑穷三人,目前都单身。他们每一月收到一个妙龄女子约会的概率分别是p1, p2, p3, p1>p2>p3。他们可以答应约会或者拒绝。一旦答应,便不能离婚。妙龄女子的相貌, X, 服从标准正态分布。跟相貌为X的女郎结为伴侣的总效用是X。每一个月单身的效用是-c<0。请构造p1, p2,p3,使得经济适用男单身的平均时间最短。具体解答这道题需要一点点微积分的功底,不过思路比较简单。如果p1很大而c很小的话,高富帅等待的机会成本很低,他们会一直等直到遇上白富美。而矮丑穷尽管等待的机会成本高,心里预期低。但是他们收到约会的概率也低,单身时间也会比较长。另一方面经济适用男的心理预期比较合理,而收到约会的机会比矮丑穷要大,反而会能最快找到伴侣。

    黄毅非常博学。他给我推荐很多书,比如韦伯的《资本主义精神》、诺思的《西方世界的兴起》,还有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不过我对只有文字而没有数学符号的经济书,不大有兴趣,一本也没有看完。于是成了他眼中不折不扣的经济学文盲。金波推荐的《万历十五年》是个例外——原来历史还可以写得这么有趣。不过这两位雅人也有俗气的时候。金波跟我熬夜24小时一刻不停地看完40集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而且对李亚鹏的演技颇为赞许。黄毅偶然会醉酒。有一次跟金波喝得大醉,差点双双掉到西门边的池子里面喂金鱼。我们的寝室后来又加入了梁民俊。他低我们一级,对经济学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不知道哪里录音了周其仁老师的讲课,每天吃饭的时候,就在寝室里面播放。周老师真是功底好深。生活中的例子用最基本的经济学道理加以分析,顿时奇妙无比。黄毅是周老师的爱徒,学会了周老师直观分析问题的本领,博士毕业后被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Blanchard点名要去了IMF的研究部。一年后转去日内瓦,现在是一个非常受学生爱戴的教授。我们在相互调侃中进行合作。我负责把他简洁的想法做成复杂数学模型,他负责找数据进行验证。我去年借做研究之际又去骚扰了他一番。这回他对红酒和烹饪有了很高的见地。我们一边喝着红酒、吃他做的法式烤牛排,一边聊着范文辉妙笔生花记录下的同学间当年的趣事。虽然十年过去了,这些依然历历如在眼前,成为了生命中永恒的感动。不过我不大记得我抢王苏波鱼吃的这回事情了, 按照我吃货的本性,是非常有可能。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 我的货币计量单位成了羊肉串和西门鸡翅。因为西门鸡翅和羊肉串实在太好吃了。郑忠静花了3000多买了一个三星手机而我只花600多买了一个阿尔卡特。我认真跟王苏波说阿静多花2400多根羊肉串买的水货三星好不值得。这事情被他们鄙视了好多年。

    好吃的也不只我一个,范文辉也特能吃。范文辉文笔很好,是我很好的朋友。但她也有靠不住的时候,比如她在随笔里面大肆出卖我。不过我去康奈尔读书要大大地感谢她。事情是这样的,我元旦的时候把所有的申请材料都邮寄了。偶然聊天,范文辉问我有没有申请康奈尔。我说没有,她说为什么不呢,反正不要钱。 她叫我给那边的研究生主管发一封信哭穷。事实上我也很穷,所以那边很爽快,说你邮寄材料过来吧。就这样我免费多申请了一个学校并最后被录取。我有一次跟王苏波、卢峰还有她在学五的食堂上吃自助, 10元一次。我本来要去捞猪蹄吃, 范文辉说你别去了,你没看见都被我吃完了么。范文辉爱吃的本性多年未变并变本加厉,我其实掌握了她大量事迹足以出卖报复,或者威胁她续写中心牛人之女生篇。相比男生,女生的趣事更多。最有意思得是集体去白云观拜佛。最神奇得是,第二天都收到了offer。 蔡元培校长地下有知他的女弟子虔诚地把四大金刚、十八罗汉拜过遍去求offer可能会气得从地下面爬上来。他也不能太怪女弟子们,谁叫他的后任在女生楼前立了一座“科学民主顶个球”的雕像呢?她们拜佛的事情冲击了很多人的人生观。毕业前,范文辉又拉上我跟韩靖和黄毅去拜雍和宫。我们这次都拜得无比虔诚。范文辉给同学们带来很多的快乐,不过她的热心有时候也会帮倒忙,严重的一次还导致了流血事故。她的一位闺蜜也是我的好友,考GRE的时候很不上心,一天只花一个小时背单词, 其余的时间用来做研究。为了保密,我们且把她的闺蜜叫S君。范文辉就很急,把S君训斥了一顿。S君被逼得只好在考前奋发图强一把。那时候北大的学风太好了,学校为了不让学生熬通宵,便让工人把学生往外赶。这一招也不大管用后,干脆直接把大门锁上。深夜了,同学要回寝室,就只能跳窗。可怜得S君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逼得去三教通宵补习。 据说她那天被单词搞得头昏脑胀,凌晨两三点准备回家的时候错把二楼当成了一楼,直接从二楼跳到了地上,造成了骨折。第二天,我们知道后都吓坏了。去看她的时候,她还在兴奋得回忆第一次坐救护车的拉风经历。搞得我跟王苏波特别愤特。S君的GRE考特别好,让我嫉妒不已。我每天花14个小时背单词,反而考了一个特别郁闷的分数。特别可耻得是,数学竟然只有780分。S君跟我的师妹焦云一起住在中心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面。我们这一届和下一届,宋老师招收了青一色的男生,只有焦云一个女生。她便自然成为了我们跟宋老师的联络员。怂恿宋老师请学生吃饭,成了她的工作。她非常出色地完成了组织的这项任务。我和她都特别喜欢金庸的武侠,所以很快就混得很熟。她们住的地方,有一台电视。我和王苏波便经常从中心机房跑过去看世界杯。碰巧有一次S君生病发烧,我们急急忙忙骑车到三角地去拿药。回来下了雨,被淋得通透。我写S君并没有得到她的允许,希望她看在当年我给她买药被淋雨的情分上不会千里追杀我。

    卢峰是我们班里面另一位大才女,托福几乎满分,也是一位面霸,offer拿到手软。她研二的时候,就拿到摩根斯坦利(或是高盛)的offer, 让我们羡慕不已。 卢峰也有苦恼的时候。苦恼的时候就请我们去吃自助。所以我货币单位渐渐得成了学五的猪蹄。王苏波说我很有进步,因为吃猪蹄要10元一次,比羊肉串贵了10倍。卢峰待人热情而真诚,我申请学校的时候,给我的个人陈述很多好的意见。她从中心去了美国西北大学的商学院读博。毕业后来香港科大做讲座,我带她去吃了这边有名的西贡海鲜以酬谢她当年请吃的学五猪蹄。

    我们后来分析,吃自助是一个很不健康的事情。因为开始交了钱, 额外吃东西的成本是零, 所以一定会吃到边界收益是零的时候。也就是吃到想吐还未吐的时候。自助餐的事情让我困惑好一阵子。为什么会有自助餐这种东西呢?按照经济学中讲逆向选择的道理自动餐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去吃的都会是像我这样的吃货。愿意交10块钱去吃自助的,肯定是那些能吃10多元东西的人。如果不提价, 餐馆会亏本么。如果提价,它的顾客便只有那些更能吃的。 这是一个典型的劣币驱除良币的例子。我后来专门写了一个小小的模型去解释自助餐的经济学道理。模型很简单, 假设有很多潜在的顾客。让他们满足最大食物需求量的成本在非自助餐馆服从分布 F(X)。在非自助店的点菜的价格将是X。 如果自助餐能够降低成本至X-c。 那么自助店的价格将是P=E[(X-c)|X>P] 显然如果c=0 这个方程的解是P=max(X)。只有那些最能吃的顾客去自助店, 自助店只能关门大吉。 如果c>0,则存在一个内点解min(X)<P<max(X)。最近我把这个模型扩展到跟在华盛顿大学的董峰合作的一片论文中去讨论逆向选择对经济周期的影响。我跟董峰在中心并没有交集。我去圣路易斯美联储访问的时候, 他在那边做实习。因为都是中心毕业的,见面格外亲切。董峰非常聪明和勤奋。他为了考研自学了高等数学,其中的坚持和毅力是非常人能做到的。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我跟朱胜豪长年的友谊和合作在中心就开始了。我们目前在做一个关于企业生产分布的问题。朱胜豪是财富分布方面顶尖权威。毕业论文便发在Econometrica 上面。他用一个很漂亮的数学模型证明了不管社会的初始财富分布如何,最终财富分布服从帕累托分布。这是一个悲哀的事实,最少的一部人将拥有大部分的社会财富。他的导师说他是有史以来所带的最好的学生。宏观经济学教父Sargent对其尤为欣赏,最近他把朱胜豪博士生时期的一篇工作论文改写成教材中的一节编入称为宏观经济学圣经的《Recursive Macroeconomic Theory》中。他对经济学的热情深深地感染了我。白金辉师兄是我们的TA, 毕业后的研究方向都是宏观。所以有很多共同话题。 他最近又非常无私地跟我分析他多年计算大型异质模型的计算程序。这是他从在Yale博士期间就开始积累和修正的成果,让我节省至少一年的学习成本。王勇现在是我的同事。他跟林老师合作的新结构经济学论文非常有开创性。论文讨论了资本积累对产业升级的影响。文章巧妙的地方是:经济总量随着时间平滑增长,而内部产业结构不断进行调整。他和我们科大其他两位同事关于中国经济失衡的研究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妙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加入世贸后,下游产业的改革带动了对上游垄断企业产品的需求。从而非常巧妙而又令人信服地解释了中国加入世贸后,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相对绩效的变化。我们经常一起吃中饭,偶尔一起爬山,一起探讨经济问题,共同组织学术论文,同时也分享各种经济学家的八卦。我2007年毕业去香港的大学找工作,初识徐建国师兄。因为都是宋老师的学生,也是一见如故。我刚到香港科大任教的时候,收到潘士远师兄的邀请去浙大做一个学术报告。我们以前并不认识。在中心共同求学的经历和相同的兴趣让我们很快成了朋友。这样从未谋面,而仅仅因为在中心共同学习的经历而成为好友的例子还很多。 我想原因无非是我们都共同深爱这个曾经求学的地方。在这里我们恰同学少年书生意气。这里的老师给了我们无私的关爱,让我们学业事业有一个更高的起点。他们也教会我们如何做人做事、如何爱自己的事业和爱这个伟大的时代。

    在中心成立20周年之际,衷心祝愿中心生日快乐。最后让我借用司马迁赞美孔子的话来感谢各位老师: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我也借用海子的一句诗, 来表达对我所相知的同窗、师兄、师姐,师弟跟师妹的思念: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2000级硕士生王鹏飞于2014年4月19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