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硕)2000级校友范文辉:CCER那些传说中的人和事(1)

发布日期:2014-04-24 17:15:15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范文辉: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校友, 2000年进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于2003年获得经济学硕士,后进入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深造,于2007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

  

CCER那些传说中的牛人们――男生篇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亘古不变地等候
  
  我在开头抄一段诗,目的是为了附庸风雅,这是跟郭奔宇学的,他告诉我这样显得有才华。郭奔宇简称郭奔,是我们班个头最高的,高到有一天他曾经在万众楼拐角处磕到了房檐伤了额头。郭奔出身计算机系,数理极好,并且擅长舞文弄墨,文采非凡。我们当年进中心的时候,每人都递交了一篇Personal Statement,郭奔的PS尽述他对经济学的热爱和追求,声情并茂,感动得行老师唏嘘不已,并引领办公室众人围观。那天正好我,张莉,韩靖都在,所以得以一睹此文风采。多年以后我们三人还能复述部分原文,最经典的就是开头引用的那首诗,“我的清晨从黄昏开始/我的中午从夜晚开始/用心灵的手指/弹奏经济学之歌”,当然这成了后来我们羞辱郭奔的开场白。

  胖子原名王苏波,经常标榜自己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善长唱《当爱已成往事》 时反串林忆莲。胖子学习效率极高,通常学期末交的term paper他学期中就完成了。后来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我们总在机房一起呆着。胖子每天的习惯是早上到了之后,先跟众人打招呼聊会天,再打开一塌糊涂BBS 看半天贴图版,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写一会儿论文,然后中午在农园吃饭的时候就满怀愧疚地对我们讲,唉,又白费了一上午,才写了一个章节4000字,深受众人鄙夷。胖子酷爱吃鱼,在农园吃饭经常买鱼,因为他脾气好,从不生气,我、飞飞、晓青等人经常有恃无恐地哄抢他的鱼。抢多了他就想出一个办法,买回来先把鱼舔一遍,我们都恶心得不行,都不再夹了,只有飞飞不吃这一套,照吃不误,搞得众人都很分特。后来毕业的时候,胖子深沉地送了我两句话,叫做:强极则辱,情深不寿。
  
  飞飞就是王鹏飞,经济学天分极高,在经济中心的常见造型是唾沫星子乱飞地跟别人讨论模型,他是我们班第一个在北美经济学杂志发文章的我一点都不稀奇。飞飞当年的offer来得很晚,所以他有一段时间非常郁闷,有一天他突然一反常态,豁然开朗,我就问他是不是得到牛offer了,他不以为然,说牛offer算什么,他是领悟到人生的真谛了。事情是这样的,飞飞为了抄近路,从即将融化的未名湖冰面上穿行,结果冰破入水,然后呼救挣扎,惊险上岸,顿觉九死一生,瞬间看破红尘,明白了offer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道理。不过这小子没出世几天,就得到了Cornell的offer,立马神气活现地入世了。飞飞个子不高,但是有一辆很高的车。 有一天晚上我去中心,远远看到飞飞坐在自行车座上倚着桥栏杆,作横刀立马状,我以为他在等MM约会,就走过去打他的头。他一脸苦相,原来他被自行车链子夹着裤腿,下不来了。后来我拯救了他,但是他不领情,还威胁如果我说出此事去他就杀人灭口。

  施新政是当年考中心时我们班分数最高的人,学习严谨认真。他喜欢上BBS灌水,但是不得要领,经常在BBS上激起公愤,其ID被逼自杀过多次。SARS时期,温家宝总理曾经到北大视察,并在农园吃饭。有人把这段录像放到了网上,施新政看了之后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他计算出总理一顿饭吃了8块2 毛钱。有一天施新政在未名湖边走,拣到了一只乌龟,惊喜不已,带回宿舍养了起来,买来西瓜,他自己吃瓤,给乌龟吃皮,还洋洋得意地描述此事发文在三角地,后被大家谴责,迫于舆论压力,把乌龟又扔回了湖里。施新政还喜欢在 BBS上下五子棋,通常我正在写作业,忘记了关未名的窗口,施新政的邀请就突然跳了出来,我本着不羞辱他不后快的原则与之对弈,竟然从来不能赢他。其实主要是我的水平太烂,以至于施新政虽然也烂,但是智慧和武功总比我高一点点,后来一直下到毕业,我一共输了118盘,令我痛心疾首啊。施出国之前,听说美国理发贵,就剃了一个极短的平头,但是胡子没刮干净,加上长得猥琐,所以在海关被怀疑成特工,惨遭开箱检查,苦不堪言,后极为痛恨美帝。

  王勇是我们班的大牛,做学问勤奋认真程度全班无出其右。但是大凡对学术过于专注的人,都往往在生活上不拘小节。比如王勇就曾惨遭郭奔,施新政等人捉弄。有一天王勇正在宿舍读paper,忽然电话响了,接听之后电话另一端自称电信公司检测线路,要求王勇从一数到十,他就老老实实数了,数完之后听到话筒中磔磔怪笑,才知道上了当,郁闷不已。后来过几天,郭奔他们又故技重演,再次要求王勇数数,王勇一听愤怒斥责,结果郭奔严肃地批评他说你这个同学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对待我们电信公司怎么这个态度,王勇信以为真,慌忙道歉,这回从十数到了一。王勇把全部的精力都花在了经济学上,去了芝大仍然异常刻苦。我每次觉得苦的时候跟王勇一比,都觉得自己不算什么。

  周淳是我们班的班长,性格象令狐冲,侠骨柔情。周淳擅长唱歌,踢足球和模仿周星驰,大段背诵大话台词是一绝。研二的时候全班在在农园三楼聚餐,完了之后发生了历史上比较著名的全校大停电。周淳那天借了辆车开,见状就号召大家趁此机会出去腐败。那天正逢沙尘暴,漫天黄沙,是个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我们一伙没起子的全都想去,于是就蜂拥挤进了周淳的车里。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那辆奥迪车里整整挤了10个人。后来我们跑到西门旺福竹楼唱歌,服务员给我们开车门以后,车里源源不断地钻出人来,看得他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后来看过一个名叫《手机》的电影,里面有个类似的情节,我看了马上就想到了周淳的车当年那一幕。
  
  龚鹏是数学系过来的,经常用数学语言描述生活琐事,比如我问他下午什么课,他会告诉我下午上微观的概率为100%。他的语言风格非常蒙太奇,以至于很多时候大家都不懂他在说什么,于是我们都很崇拜他,认为他很有成为顶级经济学家的天赋。有一年元旦晚会,我们班几个人表演大话西游的一个片断,龚鹏扮演牛魔王变回原型后的牛,台词只有一个“哞”字,被周淳扮演的至尊宝和陈桂洪扮演的白晶晶砍得死去活来。龚鹏曾经当过原理课的助教组长,带领我们聚众在致福轩改作业,许诺改到深夜去吃西门鸡翅,至今尚未兑现。龚鹏有一绝,就是他的自行车特别高大,我遍览群车,在北大里没有发现过更高的。

  张焕腾是我们班的帅哥,简称张帅,当助教时深受众MM仰慕。有一天金融班开学典礼,海老师,平老师,金老师都坐在台上,张焕腾侍立一旁。正好四个人的籍贯均为浙江,台下学生便暗喻为江南四大才子,后流传开来,虽为戏称,但可见张帅的帅。后来毕业前期,男生宿舍聚众打拱猪成风,刚开始张帅很牛,百战不输,后来订了一个规矩,就是打输的人要给女生寝室打电话说“我是猪”,张帅就总输了。这件事是施新政告诉我的,说起此事他至今仍愤愤不平,因为本来是他总被拱为猪,但是自从可以给女生打电话之后,他就再也输不了了。张帅是个传奇人物,曾经4年如一日地在图书馆401上自习。他本科学的是政治,但是曾到物理系去修数学课,修遍泛函拓扑等A类数学,还在物理系考第一。后来他看破红尘,工作去了。

  陈勇曾经跟我比赛吃饭,吃正餐的时候跟我势均力敌,后来吃饭后水果的时候仍然屹立不倒,但是被我用精神胜利法战胜了。我们当时一人拎了一塑料袋菠萝,吃完之后陈勇顺手把袋子扔了,我把袋中的菠萝汁也喝了。陈勇见状,当场就不行了,当场甘拜下风,从此一蹶不振。陈勇的LP(当时还是女朋友)叫李娟,跟我们都挺熟,在网上都知道彼此灌水的ID。有一天李娟的ID特别高兴地发帖子说被GG求婚了,特别开心。我们看到了,第二天就去诈唬陈勇,围着他起哄,他精神都快崩溃了也不知道我们消息的来源。
  
  黄毅是我们班另一个帅哥。研一的时候我们班有一批人聚集在401上自习,黄毅也是其中之一。中午我们呼朋引伴到学五去吃牛肉丝,叫他去他总不去,每次走他身边,都看见他满面红光、目光如炬地读书至不能自拔。有一天他大概从早上坐到晚上,一直都没有动,我和飞飞怕他学傻,就去跟他打招呼,他激动地举着Blanchard和Fischer那本宏观,对我们反复说写得太好了太好了,引来左右侧目。黄毅16岁上大学,上研究生时也极为年少,也属于不拘小节的那一类型。他不轻易洗衣服,通常要攒很久,直到堆得床了都放不下了,还不洗。这个时候他转战其他寝室,睡到韩靖床上,然后等韩靖的床上也衣满为患时,才开始洗。这时候的场景就颇为壮观,通常要好几桶才能运到洗衣房。黄毅有一个特长,就是对古今中外经济学家如数家珍,这一点我们班也就王勇跟他有一拼,俩人曾经就此决战过47楼之颠。

  刘安田因为名字的原因,被我们长期叫做小甜甜,此处发音请参照大话西游里牛夫人与至尊宝的对话。他从来都是考试前看两天书,然后就是第一了,高深莫测。有一次我看了角斗士,然后告诉他跟里面角斗士的侍从长相酷似,他就很分特地也去看了这个电影,看完后非常委屈地说那个人绝对没有他自己帅。刘安田特别喜欢打电脑游戏,他有一次打三国,早上一醒来就冲到隔壁宿舍去,直到晚上熄灯才走,一连好几天天天如此,还是在考试前,他说要借此磨练自己的意志。后来考试考了第一,他认为达到了磨练意志的目的,就走了。

  殷玮是另一个曾经的神童,20岁就大学毕业,工作了数年之后重返学校读研究生,一跃成为全班年龄最大者,常以此自诩,并曾因此与王宁对决。殷玮不在学校住,自己在外面租房做饭,沉重学业被他悠闲搞定,非常人所能比。他喜欢下军棋,但每次输入自己名字的时候非常郁闷,因为要花很久时间才能找到那个玮字,他下棋时常找周伟,两人水平相当,被称作双伟峰战。

  周伟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做助教兢兢业业,加上长得玉树临风,被双学位众女生推崇为助教第一帅哥。周伟有一绝,就是做题特别快。研一考常微分方程时,他竟然15分钟就交卷了,还考了100分。有一次集体劳动大扫除,我们发现致福轩西侧的房檐下面有很多燕子的粪便,仔细研究之后发现了一个隐秘的燕子窝。周伟特别高兴地说,够下来我们吃燕窝吧。呵呵,那天我们燕窝虽然没吃成,却在西门的中意大吃了一顿。我们当时14个人,去了之后一人点了一个菜,先吃了一轮,后来普遍觉得不饱,又按照原样上了一桌。

  金波是个博学牛人,随便举两个例子吧,一是他看过图书馆218所有的书,二是他看遍了所有网上能下载的电影。金波最常见的状态是在电脑前一坐一天,偶尔会到家园吃饭。他这个生活规律很有名,有时我们在家园看见他就说,快看快看金波竟然下楼了。金波曾经介绍我看过很多好看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是他最为推崇的一部,对我影响深远。

  韩靖的帅是得到了官方承认的,当年我们新生报道的时候,行老师见了他说,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帅哥。最后一个学期我们常常聚众唱歌,每次去都要叫上韩靖,因为只要有他在,别人就不用担心沦为唱得最差的。他跑调跑得非常离谱,跟胖子情歌对唱的时候,令胖子精神几近分裂,后被誉为跑调王子。有一阵子他沾沾自喜地向我传授他的减肥经验,就是每天120个仰卧起坐,可以减少腹部肥肉。我艳羡他惊人成果,蠢蠢欲动试图效仿,每次都是30个以后就只能仰卧,不能起坐了。后来他忧郁地告诉我,他来了美国之后,有一段停下没做,结果导致腹部变本加厉反弹了回来,惨不忍睹。

  郭凯是我们班对经济学直觉最好的人。他反应非常快,无论跟他说什么,他都知道你的意思。这似乎是一句废话,可是若非极聪明并且对经济学极有天赋的话,是很难做到的。郭凯很爱看电视剧,下载了很多黑洞、雍正王朝、流星花园之类的反复观看。他模仿流星花园里面两个虚荣女生对话惟妙惟肖,经常在办公室里表演,说:一会show鼻子,一会show包包,表酱紫了啦。郭凯饭量很小,很是为此自卑,常常崇拜饭量比他大的比如我和陈勇之流。有一次我跟陈勇决战谁更能吃,郭凯友情赞助我们菠萝作为比赛道具,还作为裁判见证了我从精神到肠胃彻底击跨陈勇的历史瞬间。
  
  郑忠静简称阿静,他找工作的时候做resume,竟然用了王苏波的照片。我偶然看到,问他怎么回事。他恍然大悟,一拍脑袋痛心疾首地说:我抄王苏波的格式,忘记换照片了。一时之间非常郁闷。阿静有次买了一个水货手机在机房里炫耀,我问他买水货的好处是什么,他画图做了一个模型给我讲他买水货对个人、政府和厂商的收益影响,让我佩服不已。我还记得在中心的第一个国庆节,我在中心的老机房里企图下载MIT的讲义但不得要领,是阿静洋洋得意地教会我穿梭用代理。
  
  杨岭才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字叫做Leader。Leader杨同学人如其名,还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已经在外面兼职做到经理了,非常有领导才能。飞飞眼红地跟我描述Leader杨下课的时候竟然有公司的专车来接,然后骑着叮当乱响的破自行车嚷嚷既生才何生飞。杨岭才为人宽厚而沉默,知识面非常广。有次跟他聊天,听他讲中国电讯的发展前景,深感其才学深不可测。

  张莉每次介绍自己的时候都说我叫张莉弓长张茉莉花的莉。第一次上林老师的课,点名到张莉的时候一个男生站了起来,让林老师很是意外,惊呼男生怎么叫这个名字,我们全班哄堂大笑。林老师从来不记学生名字,以后每堂课点名都要惊讶一番,搞得可怜的张莉非常分特。张莉住的地方有一个电视机,成为了我们班看球赛的基地。我们经常拎着西瓜和啤酒,十来个人挤在他的小宿舍里,热火朝天地一边看一边评论。张莉歌唱得不错,跟周淳并列为本班歌坛双雄,善高音。当年我在北大学游泳的时候得到过张莉的指点,他让我观察模仿他的动作,于是我长期拼命打水花,以为水花越大就是游得越好,误导我多年。

  陈超进中心的时候很瘦,但是毕业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个胖子。他有个外号叫做红英诱子。来源是这样的,有一天他背了一个很好看的红英书包,到办公室里招摇,引来众人羡叹,他告诉大家红英在打折,并号召我们速去抢购。我们一伙人就跑了很远,后来发现没有打折,愤怒失望之中怀疑其为红英做传销,便给他起了这个外号。陈超为人随和恬淡,宁静致远。

  刘巳洋是北京人,在复旦读的本科。他自诩品味很高,经常听一些高雅的音乐看一些高深的书,被我等俗人高山仰止之后怒斥为小资。具体体现如下:上政治经济学时,别人都在读金庸,他读米兰昆德拉;我们一起做助教时集体判作业,他带着随身听给我们放交响乐。不过说起判作业,我又想起一件搞笑的事情。有次改卷子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学生答得特别差,满篇空白,完全没有及格的希望,那个学生在卷子的最后一页画了一幅自画像,是个PPMM,还留了QQ号码。这个卷子被刘巳洋改到了,他说这还了得,成何体统,得记下她的QQ教训她。然后王苏波龚鹏等人上来作愤怒状围观,顺便都记下了该MM的QQ号。

  呵呵,我的理想是写尽我所有的老师和同学。现在先偷懒交一部分充数,如果不被人当街砍死的话,我就接着再写,那些传说中的牛人们之老师篇和女生篇。这几天每天晚上12点开始写,一边回忆,一边灌水,想起过去三年的点点滴滴,用王苏波的话来说就是“心潮久久不能彭湃”。我时常想,如果上天给我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我肯定还会选择CCER。我爱CCER,她是我亲爱的母校,我度过三年最宝贵青春的地方,我的IE里面永远的第一个link,我梦想的发源地。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呵呵,不许说我肉麻。

    2000级硕士生范文辉写于2004年中心10周年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