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博)1998级校友张洪:写给在CCER一起踢球的兄弟们

发布日期:2014-04-14 17:17:59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1998年开学典礼前合影,后排左四为张洪>

 

张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校友,1998年进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于2001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目前供职于上海汇辰投资有限公司,经理。同时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上海校友会会长。

 

那是97年的秋天,我处在找工作还是考博的彷徨中。我去北大找我的哥们兆杰,兆杰和我是读研究生的室友,也是球友。兆杰提前一年毕业考上了CCER。当时,研博二届的CCER的同学们正要踢一场热身赛,为参加北大硕士杯足球赛预热。兆杰叫我和CCER足球队一起踢踢,喜欢踢球的我当然毫不犹豫答应了。记得那是个阴天,我上午临时去中国气象局见一个朋友,忙到中午没吃饭就骑着自行车赶往北大的一体参加那场热身赛。到一体的时比赛已经开始了,场边只有丁琳一个人替补。我和丁琳传了传球,热了热身。丁琳当时说了一句“来了个高手!”,听后我非常开心。后来上场踢中后卫,这一位置最后成为我在CCER足球队的永久位置了!就这样不经意间就融入了CCER足球队。那场比赛后我认识了好多CCER的人,如张逸,顾义河,荣昭,居衍等。

当年CCER参加足球比赛真是缺人,硕博加起来就三十多人,这里面还包括女生和不会踢的同学们。我顺理成章地就成了外援,和CCER足球队一起征战当年北大硕士杯。第一场球对手是上届冠军法学院队。那场球,我们起初处于领先地位,叶伟强先进了球,但比赛快结束时,后卫线没抵挡住对方的疯狂进攻,被对方扳平。虽有些遗憾但这场比赛对我的意义很大,也注定了我和易老师的缘分。比赛之前,我还在犹豫考中心哪一位老师的博士。比赛之后,我得知,易老师特意从中心赶过来看这场北大硕士杯比赛,为CCER队加油助威。易老师当时问他身边一起加油助威的闫伟,说中后卫踢得不错,是谁?闫伟开玩笑说:“易老师,他是你的学生。”之后,我就决定报考易老师的博士。缘分就这样注定了。N年后,有一位师姐无意中给我透露,当年易老师更喜欢另外一位报考他博士的学生,但考分在我之下,还是先要了我。这就是注定的缘分。

中心前三届人少,要凑齐能踢球的11个人真是捉襟见肘。幸运的是,前三届CCER的兄弟们不管会不会踢对足球都很有激情,连一些不太会踢的同学都会积极参加足球活动。比赛的时候,由于人少,我们会把建国,郭明,老曹,永胜,小浩,闫伟,书东,明兴,先信等能拉上的都拉上。记得先信博士,有一次热身赛主动要求上场,对方(顾义河北大的伊斯兰队)在大禁区前获得一个任意球。对方发出后,先信站在防守的人墙中激动地用手把球拦了下来,被对方罚进一个点球。当时顾义河有点急了,走上前对先信说“你怎么能用手呢?”。

说到顾义河,我很喜欢和他一起踢球。那时候大家叫他小顾,不是现在叫的老顾。尽管那时的小顾看上去身体瘦弱,重心低,实际上他身体素质可好了,有速度,有激情。作为中后卫的我,特别喜欢让他打后腰,在我的前面是道放心的屏障,可以大大减轻我防守的压力。但我烦恼的是,他很喜欢前压进攻。就说上场比赛吧,被对方罚进点球后,他就开始往前压,后腰不打了跑到前面和叶伟强一起打前锋,完全不听指挥。不过有时候,他的前压进攻还是给我们的比赛带来的异想不到的喜悦:比赛临进尾声,小顾进了一个球,为我们扳平了比分!

说到CCER队的前锋,不得不说叶伟强,叶伟强在我眼里,是CCER速度最快的前锋,善于突破后射门。中心的比赛很多球都是他进的!但在我印象中最深的不是叶伟强在北大,而是在上海。不错,是在上海!记得那是2002年,毕业后的第二年,我所在的单位正好和国开行上海分行队有场比赛。是那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六,当时在财经工作的叶伟强主编正好在上海出差。令我钦佩的是,叶主编周五赶了一晚上稿子到星期六早上,没怎么睡就径直来我们这参加比赛,打了半场,踢得生龙活虎。中间,我有一个传中,叶主编高高跃起在对方后防的夹防中争到头球攻门,虽然略高出横梁没进,但引来场外啦啦队的漂亮妹妹们的欢呼。比赛之后,叶主编累得直接回宾馆睡觉去了,没有参加中午的饭局。吃饭的时候,许多妹妹都问我那个争到头球的帅哥去哪了。这里顺便提一下当时正好在上海出差的李树锋。树锋一直陪同叶主编参加我们的踢球活动,中午饭后还给主编打包好吃的带回去。不知道叶主编还记得否?

喜欢踢球的我很幸运,读书时住的寝室都遇到喜欢踢球的舍友。遇到晓青时,我看到他长得白白胖胖,以为踢球一般。后来才知道,晓青在人大踢边后卫的时候专门防守留学生中的黑人前锋,防守相当地彪悍。但有一年回山东大学帮同学踢球,晓青不小心把自己的脚踢骨折了。随后晓青做了个手术,上了所谓的钉子,打进骨头里面固定住。晓青当时没觉得什么。后来,痊愈后需要再动个手术把钉子取出来。打过麻药的他听到医生拿着手术刀在他的脚骨上刮着说,钉子去哪了。以后,此事对晓青留下了“阴影”,踢球小心多了。北大博士生队的教练是这样评价他“那个挺能死缠烂打的今天怎么没来?”晓青,还记得那个冬天吗?五四足球场,整个足球场只有三个人,路磊,晓青还有我,三个人从这边底线踢到另一边底线。是的就是这个三个人,在期末考试前的那个冬天雪后的下午一直踢到天黑。很多年后,在冬天踢球的我,时时会想到那个下午。如今光华的路教授,你还记得吗?

98年开学后,CCER足球队来了好几位新生力量,大大提升了足球队的实力。象李刚,吴任昊,尹海涛,踢得都很好。我急不可耐得把他们编入我的后卫线,然后才考虑中场和前锋的人选。象吴任昊这样善于思考,处事冷静的,太适合打我的右边后卫了。象李刚这样有脚法,身体强壮,可以和我一起打个中后卫。象海涛这样善于组织的,就让他和钟凯锋打打中场。海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CCER学生会主席竞选中赢了当时的热门人选,足以体现他非凡的组织及谋化能力。中场还有李文胜和生玉海,他俩在CCER读书时还是北大的老师。当时我觉得他们俩是不是不太会融入球队。恰恰相反,文胜和玉海很爱踢球,踢球非常讲组织讲纪律。时常他俩骑着自行车准时飞奔到球场参加训练和比赛,非常认真。还有要提到的是我身后最后一个防线,守门员。这个位置太重要了,我找过好几个人当守门员,为了让更多会踢球的能在场上,我就尽可能找不太会踢球但很会打篮球的,如居衍,鹏飞等。后来重要的比赛基本都是让荣昭守门。荣昭不仅球踢得好,篮球也打得不错。另外要提的是,CCER历任守门员都是都是中心的帅哥。

之后去踢球的兄弟们越来越多了,大家一呼而蹴,那三三两两去踢球的历史再也不复返了。一大帮CCER的兄弟们在阳光下或雨里或雪中甚至风沙里享受足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就这样,新一届的CCER球队整装上场参加了1998年北大硕士杯。记得有一场硕士杯小组赛的关键赛:雪后的一天,地点一体,对手当届冠军,CCER穿着统一的白色队服。比赛踢得非常激烈,具体的比分忘了,最后好象是以平局结束。我们要感谢CCER的啦啦队,虽然人少但她们好给力!记得钟凯锋中场休息有美女准备的热水喝,真是羡慕嫉妒呀。晚上,中心的办公室主任张佳利请球队和啦啦队在学校清真食堂吃火锅。10多个北京碳烧传统火锅一字排开,那个壮观场面,那个热闹,那个美味和开心,多年之后还是记忆犹新。

虽然1998年硕士杯没有出线,但是经过一年的磨合和练习,在1999年硕士杯,CCER足球队小组赛出线了。当时我在中心宣传橱窗贴上CCER足球队小组已出线,进入四分之一决赛,希望大家届时去为我们呐喊助威消息时,正好胡老师经过,胡老师很惊奇:中心这么少的学生,能有这样的比赛成绩不容易!接下来的那场四分之一决赛,我们遇到了这一届的冠军队光华管院队。为什么我们总能遇到冠军队?!尽管输了,但是我们控球和进攻的场面不比他们差,虽然他们不仅有校队的主力还有校博士生队的主力。这一次比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心师妹们的啦啦队,在五四为我们呐喊助威,气势完全盖过了光华的啦啦队。这里必须对一直支持CCER足球队的师姐师妹们致敬!那些CCER球队铁杆的啦啦队员,我一直记得你们,象白燕,倪金兰,张曦,黄家英,蔡荣,谷京萍等,谢谢你们的坚持和支持!

如同经济周期,下二届会踢球的师弟一下子少了很多,只依稀记得下下届的张莉和周淳踢得不错。N年后听后面的师弟说有一年,CCER足球队拿了一次北大硕士杯冠军,真是后浪推前浪,太牛了,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毕业以后来到上海,我又遇上了很多爱踢球的兄弟,唯一遗憾的是很少遇到CCER毕业喜欢踢球技术又好的师弟。十多年来,我在上海只遇到了李永兴。每当踢球或看足球比赛时,我会常常想起那些年在CCER一起踢球的兄弟们,想念每一次传球,每一次进球,每一次失败,每一次胜利,每一个春夏秋冬。这么多踢球的兄弟中,鹏飞和海涛已经离开了我们,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其它的兄弟,你们现在还好吗?在CCER成立二十年之际,衷心祝福你们!记得莎士比亚在亨利五世中有一句这样的话描述当年英国和法国在阿尔库金战役开始的情景,“从今天到世界末日,我们永远会被记得。敌众我寡,相系相依的兄弟们,谁今日与我共同浴血奋战,此生皆我兄弟。” CCER一起踢球的兄弟们,想念和你们一起踢球奋战的岁月,今生皆兄弟!

 

   

    注:岁月久远,难免有些事记得不清楚或有遗漏,如有,忘请谅解。无论如何,很想念你们,和你们的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都是我现在和将来最美好最最快乐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