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夏令营感言:未尽的缘分

发布日期:2014-07-13 15:43:30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夏令营最后一天,回宿舍的公交车上,一阵安静的感觉不知从何处袭来,才发现,哦,原来明天不用再去夏令营了。突然只觉得好难过。

中午聚餐到下午四点,一直都在欢笑中度过,那时没意识到,这恐怕是我们这60多个人最后一次这么齐聚在一起。很多同学,恐怕是后会无期。

回到学校后,到图书馆继续做期末大作业,安静的图书馆似乎已经有点不适应。耳朵里如果是匡超黑别人的声音,或者主持时奉献自己给大家创造的欢乐的声音,或者劲松的卖萌的声音我会更习惯一些。蔚然笑弯了的眼睛,萌萌的装哭,还有我第一个认识的小伙伴王梦琦在答辩前一次次地给我加油鼓气的可爱表情,依然还在我头脑中时不时出现。还有芳园姐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份欢乐,蹦蹦跳跳,让我们的夏令营那么嗨,或许真的是墙和窗都已经打开了吧^_^还有张辅导员始终沉着稳重,一个湖北小伙子的踏实与热情。话不是特别多,但是我们都能看到,他为我们组做了好多好多。还有刘超“刘教授”,简直是个十分有趣有魅力的人,说起话来很有文化,很有水平,不愧是北大历史系的“绩点第一”(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匡超告诉我的他绩点第一是否靠谱),露面不多,却赢得不少妹子好感。还有博学的魏金霖,他说话时我都插不上嘴,只觉得知识容量不是一个量级。还有畅娴、文韬、熙琳和含笑特别爱谈星座和血型,让我知道原来学霸们也是这么八卦,原来他们的生活竟然那么有意思。还有安静的李敏,嘴角总是带着微笑。还有夏令营里的好多同学,大家在一起欢声笑语。我好想再回到这样的场景,此刻图书馆的沉闷还有奋笔疾书的同学们似乎和我的心境格格不入。

 几天前,一群学霸来自五湖四海汇集在了朗润园。来之前我真心是诚惶诚恐,对各位学神还有无数大师级的教授们的敬佩,让第一次来这里的我感到神圣和畏惧。在朗润园大门口认识了夏令营中的第一个小伙伴王梦琦,她正在四处张望找朗润园,其实我当时是忍住没笑,然后告诉她你面前这个就是。然后我发现由此开始的夏令营之旅原来是那么那么的温馨,ccer对我们充满诚意,学长学姐为这次活动细心的准备,同学们也都能够交心,没有一点隔阂。这让我觉得最后能不能来这里真的不重要,能认识这么一帮朋友更有意义。北大不愧是北大,它不仅是学术的圣地,也以它对人性的关怀打动了我,就像四年前来这里参加自主招生考试面试一样,让我对这个地方一见钟情。

说实话,老师的讲座里跟学术有关的东西我基本没听进去,即使当时听懂了很少的一点,现在也完全忘了。可能是当时正处于对于老师同学无限的新鲜感时期,光顾着认识同学和体会大师们的人格魅力,而学术,也就被暂时被挤到旁边了。能留下的是老师讲的自己的求学经历,他们观察到的社会现象,以及这里老师特有也是共有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奉献于学术的精神和心系天下的情怀。让我觉得这里的老师真的不一样,他们非凡的学术水平、人生经历和那种对学术的执着,让ccer教授这样的荣誉因他们而添彩。印象最深的是余淼杰老师《现实•学术•青春》的讲座。余老师的演讲的内容和语气幽默,每句话都是经典,让人觉得错过一句话都可能是遗憾。余老师给我们讲人一辈子能留下什么,还讲国际会议上没有几篇像样的英文paper别人是看不起你的,还讲克鲁格曼对于经济学家的分类:第一类是αβ经济学家(或者叫希腊字母派、学院派),第二类叫报纸经济学家(或者叫上升下降经济学家、媒体经济学家。这类经济学家比如说是投行首席,最挣钱),第三类叫基层经济学者(或者叫文学系,比如你在机场候机时在地摊买的《货币战争》就是出自这类经济学家之手,他们只需要做文献综述工作。)他鼓励我们做好第一类经济学家,闲暇之余做做第二三类经济学家。当时听完这个以后就觉得喜欢上这个老师了。还有余老师的一个经典句式“我的point是什么呢,我的point就是……”让我觉得他和我本科期间最喜欢的尹老师是一个风格的。如果有幸能够进入这里,我一定要找余老师多交流交流。

答辩似乎也没之前想象的那么艰难。李玲老师告诉我们做自己就好,把自己最真诚的一面展现给老师就好,我信了她的这句话。虽然老师问的问题还是挺苛刻的,而且提问都是学术功底相当深厚的大师级的教授,但似乎我也并不紧张,把自己的想法和老师交流就好。

如果说前几天大家认识不够,而且迫于论文的压力还有点羞涩,那么论文答辩之后的两天真是“培养感情的时候”。答辩结束后的联谊晚会大家算是原形毕露,丢下学神的庄严外表。记得当时我一个人在下面等待被惩罚时,看见大家在中间转圈圈时,觉得我们真的好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晚会最后大家逐个发言,大家的发言都好煽情,特别是最后到蒋少翔老师发言时,我觉得特别沉重,感受到了他对这个工作了两年的园子的不舍。这里的每一个人不仅都是学术大牛,而且都是感情丰富,热爱生活的人,能和这样一群人交朋友,我觉得是太幸运了。

去奥体公园和长城,在欢脱的芳园姐的感染下,我们一路走的好开心。“心有喜事”的芳园姐始终冲到前面,然后回过头对我们喊,你们快点啊快点啊~真是一个可爱的学姐哈哈!在匡超,劲松,蔚然三者之间不知由谁挑起的话题里,在互黑的过程中,我更加深刻理解了什么叫“一夫一妻”制→_→。长城回来我们的小组聚餐让我觉得这样一场相识好珍贵。最后一天的集体聚餐嗨到下午四点,小伙伴们都这么玩得开,隐隐约约觉得这是以后班对的萌芽啊~看着中途一些外地小伙伴一个个离开,我知道夏令营快结束了。

这六天真的好累,但是觉得平凡的生活中能出现这样脑力体力高速消耗的一段时光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夏令营就这么过完了,之前每天早出晚归,只顾着新鲜交朋友、开心,每天离开朗润园之前会给小伙伴们说个明儿见,晚上回宿舍还得和舍友“汇报情况”,也没时间多想什么。可不知不觉突然发现和大家已经分别了。而当时我和大家,特别是我们组的组员连一个正式的道别都没有。和好多同学都还有没说完的话,和好多同学都没深入了解,甚至好多同学我连名字都叫不出。这里才刚刚热闹起来,同学们才刚刚打开心扉,但夏令营却已经结束了。真是大学还没毕业,就提前一年感受了一次别离的伤感。我会天真地希望我们大家都能被这里录取,因为这样就能和你们这帮人再做几年同学了。我们在认识虽然只有几天,但是希望我们以后能够一直保持着联系,你们一直是我的朋友。多年之后我们回忆起当年来这里参加夏令营,我们一定还能记得这里我们去过的每一间教室、国家大剧院、奥森公园和长城,给我们讲过课的每一位老师,还有最重要的是,当年我们的笑颜。

罗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