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夏令营感言:不言离别,有缘定能相见

发布日期:2014-07-11 15:40:15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离开这一刻的场景是这样的,2014年7月11日16:00,一个人回到勺园六号楼,取出寄存的行李,仅存的我的最后的一个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CCER的夏令营就这样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没有拥抱,没有话别,因为不想让自己带着那种像口香糖粘在水泥地板上撕却撕不干净,胡搅蛮缠的恋恋不舍离开这个承载了那么多美好回忆的地方。一切,都当成是最后一次来对待。

  我绝对清楚地记得,5月23号晚上,我怀着猎奇的心态,在入眠前点开了国发院的网站,看到了那份夏令营入营名单,带着好奇想看看有谁能进入这个让人觉得只能做梦想想的夏令营。猝不及防地,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也迎来了一个绝对忐忑的不眠夜。对于CCER,有种特殊的感情,说不清道不明。只是每次浏览网站的时候总能让自己激动上一小阵子,床榻上辗转,脑袋中臆想的都是经济学大师跟我们面对面的交流,还有那个清幽的就像明清私塾的小院子。无限憧憬。

  对于CCER的热爱,在这六天中的每一个活动,都有着递增的边际效应。记得从第一天的见面会,就与二三组的同学笑得合不拢嘴。一直到今天,结束的聚餐,我们才知道,第一天不苟言笑的慕老大如此闷骚,很有学生妹儿气息的春晓也是那么职业,恬静的秋子原来那么有爆发力,学哲学的沈仲恺原来也那么入世,语出惊人的刘浩果然那么逗比,看起来像理科生的钱帅如此多愁善感,而酷似袁泉的梁方也有鬼点子,温柔的静妍一直很细腻,原本严肃的周越其实最为搞笑,以及诗涵姐和虹桥师兄,引领着二组的方向,用真诚和活力感染着我们。“音容笑貌”,可能是一个用滥了的词语,只是,这样一个一个敲出你们的名字,脑海中过的就是你们一个个的笑脸,音容笑貌,再贴切不过。

  用文字再赘言这短短六日的讲座、答辩和玩乐,已经过于苍白,得到的远远超出我所想象的:

  ——一群志(chou)趣(wei)相投,都爱“作”的好友。曾经总被笑言,那样学那样忙活那样工作却依旧还要抽时间去玩早晚要把自己作死。来到这里,发现大家都在学习更多,努力更多,当然也玩得更多。没有追求完美的精神,就没有努力向极致进发的自己。

  ——一股奋勇向前,不轻言放弃的决心。在司马台长城的高陡长大小不一的连环夺命阶梯上,相互扶持是常态,互相鼓励共同前行是必然。一次长城,便让人懂得,每个人独立地在一支优秀团队中行走,既能走得快,因为竞争,又能走得远,因为扶持。每个人心中都有默默为自己鼓劲的一把红旗,CCER中每一个身边的人都有咬牙走下去的意志力,也都懂得自己的比较优势,只要一步一步踏实走,走走停停,小小的峰台总能一个个被克服,被占领。

  ——一个寓居其中,又兼济天下的视野。经济学的饕餮盛宴,必然是CCER夏令营的重头戏之一。但真正的重点,却不是前沿的经济学理论。触动神经的,是大师们跃动的思维和自洽的逻辑。只有思想的力量和发自肺腑的谆谆教诲能开拓一片新的精神疆土。引导的力量是无穷的,CCER的自由之风没有让你强迫地去接受某种观念,而是倡导各抒己见,切磋相长的思想论战,让经济学门前探头探脑的我们打开了这样一片欲寓居其中,又需跳开放眼社会的经济学世界,这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还有很多很多。难以言表的感情就作为一个随机变量深藏在心灵深处的潘多拉宝盒中。经历、汗水、泪水会在以后更长的时间内给这个宝盒增添更多重量。它定能在人生的各个阶段给我以勇气、以激励、以永不停息的动力,是宝盒里的人,宝盒里的事,宝盒里的情,宝盒里的气,是这许多,带来的内生力量,源源不息。

  思绪依然回到了离别的这一刻。朗润园这个小院子已经在我心上,这个独立的、安静的小院子,是一个缩影,一直在我心里。在这里六天的一切,我转身就走,是我始终相信,不言离别,因为有缘终能相见。

                          顾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