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夏令营感言:心态的变化

发布日期:2014-07-12 16:08:49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三个月前,我递交了夏令营的申请。虽然认真完成了全部的流程,但是我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份装满了我全部学业信息的信封,将混入近千个信封中,我甚至拿不准,到底哪张纸能让选拔老师眼前一亮、让我脱颖而出。因此,当我坐在床上,等待着医院的化验结果,无意看到了夏令营的入选信息时,我兴奋到几乎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牺牲了身体的健康才换来了这样的运气!当然,同样值得庆幸的是,我的身体最终恢复正常。

  参加夏令营之前,我都带着这种感恩、庆幸、诚惶诚恐的心情。可是,心态却在一点点变化。既然入选了夏令营,我离国发院更近了,虽然国发院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可是能进入国发院继续读书将是多么幸福。从放假开始,我每天早早去图书馆自习,广播催了三遍才收拾东西离开。回宿舍的路上,我会开始想象进入国发院读研究生的情景。我越来越希望自己能够通过选拔,能够超过其他参营的同学,我甚至觉得,好不容易从上百个申请中脱颖而出,如果在最后一关中输给其他几十个营员,我该多不幸。

  从夏令营开始,尽管我表现得轻松,但是心里的谨慎小心不亚于任何一次考试。我考虑着很多,从如何抽出时间去找老师练习答辩,到穿什么衣服去报道,从如何做自我介绍,到讲座后要不要向老师单独提问。论文上也一点不敢马虎,开营当天得到了老师的建议之后,我连续两天改论文改到凌晨四点。害怕睡过,我设了十个闹钟,同时还要求男友打电话叫醒我。我每天睡三个小时,并且没睡午觉,但即便如此,在讲座上也丝毫不敢马虎,疲劳到无法听清讲座的内容也不敢打一下瞌睡。这种状态下,我反而有种安全感,觉得我在论文上付出的越多,我就越有机会超过其他参营者。谨小慎微的背后是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颤颤巍巍,慢慢落地。

  可同时,时间的紧迫感越来越强。我感觉自己在奔跑,修改论文的时候、早上骑车去朗润园的时候,午休期间买饭的时候、晚上回来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很急迫,即便时间很充裕,这种紧迫感一旦形成,我逐渐变成跟自己赛跑。早一点回到寝室我便能早点改论文,然后便能早点睡觉、早点起床、早点到朗润园、坐在更好的位置听讲座,没有一刻是悠闲的。直到,讲座的第二天中午,我急匆匆从宿舍出门,无意间多跨了一节台阶,扭到了脚跌坐在地上。我疼的站不起来,想着下午的活动迟到了怎么办、去不了长城和奥体公园怎么办、答辩当天怎么办。过了二十分钟,我单腿跳回宿舍,看着慢慢肿起的脚腕,我的心情也在发生改变,我在想,如果骨折了,我一个月都不能正常走路,我要怎么告诉爸妈,我要怎么陪伴在男友身边直到他出国,甚至当下我要怎么去医院。我轻易不请求别人帮忙,这是我第一次求同学送我去医院、陪我看病。尽管我表现得淡定轻松,但是医生告诉我没有骨折时我还是长舒了一口气。一瘸一拐到了朗润园,当我不确定晚上要如何回寝室、怎么向其他同学开口的时候,大家的关心、热心让我意识到这些担心完全没有必要。九卉扶着我下楼、帮我看分组的结果,玉玲帮我找能骑车送我回去的同学,含笑满头大汗载我回寝室,还有很多同学都提出帮我打印材料、买晚饭,一切都让我感动。回到寝室,我在想,参加了夏令营就已经非常幸运,聆听了学者们的讲座、拓宽了自己的视野、认识了天南海北的同学,这些就已让夏令营的时光多姿多彩。如果最终通过选拔,那自然锦上添花,若是没有,参加夏令营也并非遗憾多过收获,只是如果我把答辩看成夏令营的一切,那才是拒绝了其他的收获,即便我通过了选拔,获得的也远比其他同学少得多。没有感受到朗润园的学术风范、没有让自己的思想更加充盈活跃、甚至没有交到朋友、没有展现自己,多悲哀。

  就在当天晚上,我改完论文和ppt之后,并没有继续练习,反而开始加同学的微信、开始整理这两天讲座的内容。虽然答辩在一点点迫近,但我反而并没有前两天紧张,我甚至隐隐感觉,答辩并不是一次淘汰性的选拔,而是将我的想法表达出来、与其他老师探讨的好机会。在轻松的心态下,我早早睡觉,差点睡到中午,只练习了两遍就出了门,一路上都在为自己感到幸运,因为我的脚已经可以一瘸一拐的走路和站立,这样我就可以正常进行答辩。答辩期间,一向在众人面前说话就会脸红的我竟然完全不紧张,积极回应老师的想法,侃侃而谈,令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从教室里出来,我没有一点遗憾,因为我表现出了最好的自己。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长城回来的大家这样对我说。对我来说,这却是真真切切的遗憾。没能去森林公园和长城,我少了跟大家共同玩耍的一天,也少了跟许多同学熟悉起来的机会,直到夏令营结束,我都没法叫出许多同学的名字。是福是祸,只能我自己体味。

  五天六晚过得很快。我本来以为,所谓的夏令营从答辩完才开始。因此我庆幸,扭伤让我提前意识到夏令营的开始,让我更加珍惜并享受夏令营的每时每刻。昨天,殷戈在微信群里提倡阅读《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一个月后交流心得。夏令营结束了,可是谁说它真的结束了呢?

郭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