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夏令营感言:夏令营的一些流水账和碎碎念

发布日期:2014-07-12 16:11:16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如我自己在面试后的晚宴中所说,我自己一向都不是个煽情的人,与此相反,有时候非常理性人,冷静,不容易被煽动,但是,在昨天下午,当腾讯参访归来的52位同学和辅导员在艺园聚餐完毕后,当剩下的一些人在小卖部花光了太阳卡里面所有的钱,各自从东、西、南三个方向离去,只剩下我和沈诗涵学姐往北走向勺园的时候,我真切地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哀伤感,这六天,简直就像一场梦,很真切,很美好,但是也很快就醒了,转眼之间大家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熟悉甚至有些沉溺于其中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年华,也许只有记录下来才能不负,虽然史料记录的本事比不得刘教授,但是也许过一段时间可以让刘教授结合我们的记录写一本《国发院2014年夏令营第五组史略》什么的吧,再想想除了李敏和蔚然之外大家都还在北京,以后想见机会还有大把,这也些许冲淡了一些离愁。

  其实作为本校的学生,开始时我理应认识更多的夏令营同学,但是很不幸的是,仲凯和王赫都不和我在一组,如果把开营记做第一天,那么在第零天的时候,芳园姐建立起了微信群,在群里,大家各自不熟,怀着一种新鲜感和羞涩感进行着试探性的接触,仅就我听说过的匡超和刘超而言,匡超是一个“全国第一个校长推荐生”的符号化标志,而刘超则是跟我一起搬过砖的历史系第一,仅此而已,此外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感觉或者其他的想法,反而是芳园姐在群里面欢脱地蹦跶成了最受瞩目的人物。

  在第一天下午,在洗完澡后,虽然以前国贸workshop和计量培训班的时候来得多了,我仍是怀着微微的忐忑,在下午四点步入了512房间,在之后的自我介绍与相互熟悉中,第四组的同学们和我们都迅速地被匡超的无节操卖萌所感染,气氛迅速地热络了起来,也是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名单上面的人物开始立体化,变成了实体的存在和感知,如天然呆的刘超刘教授,自由音乐创作人的罗川,还有没有吃药的劲松,还有妹子们。很快,劲松就和他的匡超在一起了,我们其他人开始熟络起来,也许出于长久以来的习惯,我还没有很好地融入到整体的活动中来,而且很不幸的由于第一天中暑导致第二天出了些事情,可以说,在开头的两天半里面,由于集体活动比较少,平时大家都认真听讲或是埋头修改自己的论文和PPT,几乎保持着一天十多个小时的连轴转状态,精神高度紧张,而即使是听歌剧的时候,大家也没有什么交流,加上某些事故,这些时间里我的感觉是相当压抑的,尤其是想到第四天的面试,心中的忐忑和紧张更是在第四天面试前达到了顶峰。

  然而,第四天的面试是一个转折点,在此前始终诸事不顺的我从此开始了夏令营里面最为轻松的一段时光,我至今还记得在7月8日下午2:20,那是两点二十分的致福轩,我提早了20分钟到达,但是刚在栏杆上坐下,答辩助理就从门后闪出,在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都凝滞了,那一刹那一切都成了背景,只把眼神聚焦在了助理学长的手上,事后想起来,可以说,那一时刻,是整个夏令营最为紧张的时刻,面试等重重的压力一并涌上来,就这样,我大脑一片空白地、脚下发飘地进了致福轩的房间,虽然徐建国老师和雷晓燕老师的问题给我造成了一些困扰,但是整体上面试都是较为轻松的,比起传说中燕子老师的压力面试要舒服不少,而且李力行老师要求用英语讲pre也没有造成什么压力,面试结束后我把朗润园背面,也是北大最空旷的地方走了一圈,这种一年以来困扰我,纠缠我的压力也就随着面试最后消散掉了,这一条经济学道路上种种磕磕绊绊的痛苦,包括出国与不出国的抉择,要不要继续本研,甚至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在冬天的傍晚,一个人躲在黑暗房间里面一遍一遍刷着《夏目友人帐》时候寻求一丁点儿温暖的苦闷,似苦,似酸,似累,似倦,都在这一刻终于消散掉了,虽然日后还是会有困难和磨难,但是至少,现在重新有了新的希望。

  行老师说夏令营是冰火两重天,那么到了晚宴的时候就是真正的苦尽甘来了,从芳园姐的《心墙》开始夏令营就进入了欢脱与逗比,八卦还是八卦的阶段了,虽然嘴硬不煽情,但是最后大家轮流发言的时候,还是挡不住的开始有点害怕这不到48小时的相聚将要很快过去,后面的同学们发言时很多时候我就只是陷在椅子里面仰望着天花板,这种习惯似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也许是一种面对不好的事情时候的自我保护吧,在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时候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开来,装在在思考的模样,实际上,开始有了点隐隐的不舍,可是这一切终究是要结束的,曲终人散,只剩下了照片,和记忆。

  到了第五天的户外活动,这也许是组内感情升温最快的一天,可是如果把这一天如以前一般放在第二天,那么我们可能就要面临玩得开心和思考论文的权衡取舍了,幸而夏令营的安排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一天是从芳园姐欢脱的蹦跶和各种八卦中开始的,在早上,队伍中充满了欢声笑语,这一路上不管是与小组成员自身紧密相关的,还是随机发生的,我们总能找到些有趣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劲松偷拍的辅导员睡姿照片之类的,在奥体公园的20公里也不觉其累,但是到了下午我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时候我们到了据说较慕田峪长城更为陡峭的司马台长城,在开头的三四座烽火台大家还能勉强有说有笑,到了第五座之后就开始有人掉队了,当然我也在这个时候掉落到了殿后的梯队,逐渐的,熙琳中暑掉队了,劲松和鹏飞因为重心不稳也停了下来,到了第八段的时候最后的梯队只剩下我和另外几名同学了,尽管在倒数第二段路上我抽筋了,但是最终仍然手脚并用上到了顶峰,光荣成为了最后一个成功登顶的,最终当天的艰苦行程在缆车上结束了,不过我们似乎又发现了匡超的各种关系(八卦之魂燃烧中!),可以说,贯穿在我们这一天的行程中的,一是芳园姐的八卦,这负责点燃大家的热情,二是匡超的八卦,这负责在烈火旁边制造更大的一场爆炸,让我们转移注意力,这两件事不断地交错发生,制造了无数的笑料,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在欢笑散尽时,背后剩下的是落寞,当李敏和蔚然回了勺六,我也走回勺四的时候,突然发现,感觉,也许是脊背有点发凉,从来没有如此觉得离开这样一群伙伴会这么寂寞,好像比以前更寂寞了,以前的我很难想象在这么段时间里面就能和一些同学产生这样的感情,很自然很舒服,真的很少能够这样心理上毫不设防地感到非常舒服。而最后一天中午的聚餐结束后这种落寞又重新来袭,直到现在总是有点空落落的罢,也许,可能,大概,应该以后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即使第五组的伙伴们有一些终究能进到这园子里面,也不是全部的第五组了,没有人能够被替代,更不用说少了几个人了,有的时候想见永远无期,欣欣然共聚一堂,共与话别离之状,是亦永诀也,有些不能自持,也便在这里结束了罢。

                                               魏金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