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二轨经济对话”中方代表团报告会:中美贸易战的风险、后果与应对

发布日期:2018-02-09 11:14:32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未标题-1

 

“中美二轨经济对话”中方代表团报告会:中美贸易战的风险、后果与应对

 

背景介绍: 2018年1月初,中方代表团赴纽约参加第17次对话,并在纽交所参与了一年一度的“2018年中国经济预测”论坛,之后赴华盛顿拜访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务院的官员。回国后,中方代表一方面对中美贸易战风险做了研判,另一方面又邀请国内相关专家举行“中国经济观察”闭门讨论会,卢锋教授形成了“中美贸易战风险上升”的报告。在此基础上,2018年1月29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第104次【朗润•格政】圆桌论坛暨“中美二轨经济对话”中方代表团报告会,邀请“二轨中美对话”的中方代表团的部分代表就中美贸易战的风险与对策问题进行公开报告与讨论。本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在论坛的发言整理。

版权声明:未经允许,请勿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如希望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请联系slzheng@nsd.pku.edu.cn,并经作者本人审阅。

向松祚:中美经贸关系的复杂性

中美经贸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也是中美关系里较为复杂的一个侧面,主要表现在货币金融、政治因素等层面。

从货币金融层面来看,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不完全取决于中美关系,从国际货币的运作体系看,只要美国是储备货币发行国,就必然是贸易赤字和国际收支赤字国家。1965年以前,美国基本没有出现太高的国际收支赤字和贸易赤字。但1965年之后,美国对全球各国几乎都是贸易赤字,特别是在七十年代以后,美国的赤字在不断攀升。1968年,芝加哥大学蒙代尔曾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允许货币完全自由浮动,各个国家为了防止汇率剧烈波动都要储备大量外汇来应对外汇市场的波动。如果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全世界外汇储备不仅不会下降,反而会急剧增加。过去十年的历史证明了蒙代尔的大师之见:全球外汇储备由十年前的不到七万亿,截止目前,全球外汇储备已超过十三万亿美元,因此,从货币金融层面来看,美国贸易逆差本质是贸易体系的内在结构造成的

从政治因素方面看,一方面,美国担心全球领导者、规则制定者和国际霸权地位的丢失,担心中国会取代他。过去全球化四五百年以来,都是盎格鲁民族主导全球对话经济体系,从基辛格写的《大外交》里可以看出,美国不容许其他国家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另一方面,东西方文明有很大差异。西方宗教是排他的,不信基督教就是异教徒。但在中国,儒释道是一种融合的文化。这种文明的差异会使得中美的纷争可能持续下去,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态势。

基于以上判断,中国如何应对?第一,讲究策略。主流媒体,特别是官方媒体,以及重要大学、研究机构有名望的学者在发表言论的时候需要讲究策略,管理好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对中国非常不利的措词要慎重,以避免让美国解读出一些错误信号。第二,在具体措施上应该因势利导。格林斯潘回忆录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美国通胀越来越低,但遏制通胀不都是美国的功劳,中国源源不断地把廉价产品输入美国,才是对美国维持通胀的最大帮助。这些观点道理应该向美国讲清楚,不能任由其完全政治化、情绪化的言论和认知主导。

 

徐高:中美贸易战的风险和后果

触发中美贸易战的因素分析

中美和则双赢、战则双输,不打贸易战对中美双方均是有利的,但中美贸易战仍有触发的可能。从短期看,美国主要目标是要降低对外贸易赤字。特朗普上台前就誓言降低美国对外贸易赤字,但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从2016年3470亿上升到2017年3721亿美元,反而对中国贸易赤字增加了。现在正面临着美国中期选举,特朗普一定会采取比较强硬的态度并释放信号来为选战服务。从长期看,现在美国精英认识到中国不可能走美国的发展道路,且未来中国经济规模预测会超过美国。从世界历史上来看,一个国家从第二超过第一的国家,往往是通过战争实现的,即便两个国家不打仗也会有很多的矛盾冲突。因此,中美贸易的摩擦和冲突必然会增加。

美中之间的深层次矛盾无法化解

首先,核心矛盾是第一与第二的历史性矛盾,美国不会轻易把第一的位置拱手相让。其次,是中美发展道路的差异,两个国家有各自的发展模式。作为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发展模式不可能全盘西化,美国想要中国走向美国模式,这是中国不可能给的。这种情况下,美中矛盾就存在着激化的可能。因此,在这种格局下,如何处理美中关系?从博弈的角度看,不可能根本性化解中美之间的矛盾。

如何防止矛盾的激化?

第一,建立威慑。中国要坚定信心,坚信中国一定能赢。一个国家的外部失衡反映了其内部失衡,一个国家有顺差反映这个国家生产能力超过了这个国家的内部需求。中国是贸易顺差国,美国是贸易逆差国,如果贸易战爆发,中国无非把本来输出给美国的东西留给自己用;但如果美国不再从中国进口大量生活必需品,则会引发美国国内居民福利大幅下降,必定会侵蚀特朗普的民众支持度。

第二,充分运用多边框架结成的统一战线。中国是全球自由贸易受益者,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国对美国出口减少,会间接伤害到其他国家的利益。在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里,有很多增加值高的中间品是从其他国家进口组装后再卖到美国所获得的,如iPhone。从这个道理讲,中国有很多利益同盟国家可以结成统一战线来应对美国。

第三,采取反制措施。中国可以将服务贸易这一大市场开放给美国的竞争对手——欧洲,或者让美国进入中国市场的速度稍微慢一点,美国作为服务提供大国,绝对不愿意失去中国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先机的。这种做法将比向美国征收进口商品关税的效果更好。

第四,从中国内部着手,扩大内需。如果贸易战爆发,中国的外需将下降,维持国家的经济稳定就要扩大内需。从短期看,内需可以来自投资,一定时间内依靠投资来维持经济增长稳定是有必要的。从长远来看,在产能过剩的世界经济里面,产能不是约束,需求才是约束。中国除了做世界工厂以外,还需要转变为全世界的大买家,要为全世界创造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