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代民粹主义及其前景

发布日期:2018-02-28 16:22:33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未标题-1

背景介绍: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中国发展新的历史定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一个重大判断。2018年1月19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第103次【朗润•格政】研讨会。本次研讨会以“新时代的中国发展战略”为主题,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10余位中青年学者从哲学、国际政治与外交、经济、公共管理、历史、法学等多视角,研讨中国新时代战略的重要安排和转型。本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王欢在研讨会的发言整理。

版权声明:未经允许,请勿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如希望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请联系slzheng@nsd.pku.edu.cn,并经作者本人审阅。

民粹主义的概念界定

在学界,对民粹主义有很多种不同的概念界定以及相关的分析和评判。其中,当代民粹主义的一个核心特点是人民主体与权势精英或者建制派的对立。在当代政治中,民粹主义多用于贬义。民粹主义政客被认为是主要通过向持民粹主义观点和立场的群众妥协、示好的方式来取悦公众,以求在某种形式上获益

由于民粹主义是以某部分人民的名义来反对建制精英或者权势精英,因而民粹主义者们就不可能有高度一致的政策主张。当建制精英或者权势集团所掌控的政权向左走的时候,民粹主义必然呈现倾向右派的政治主张。当建制精英或者权势集团掌控的国家社会大势向右走的话,民粹(主义)表现出来的必然是倾向左派。当建制集团立场极化,所主导的政策与主张既有右也有左,但都难以在重大问题上满足公众需求的时候,民粹主义的表现就是两翼都有可能出现。

民粹与建制派

当我们探讨美国的民粹主义,不管是在社会运动还是在选举政治中的民粹主义时,有几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谁是民粹主义的矛头所在?谁是大众抨击的建制精英?

米尔斯在《权力精英》中的分析,以及亨廷顿给三边委员会的报告比较准确地把握了美国社会的权力精英集团或者建制集团的基本特点——即大型组织的领导层。美国大企业的董事会阶层,事实上构成了建制力量的主干。政治和社会组织里面起主导作用的,主要是董事会阶层的人以及他们的代理人。美国公众在抨击建制派的时候,往往抨击的是华盛顿建制,即直接主导联邦政治的建制力量,矛头并不是直接指向董事会阶层。但是有一些政客比如桑德斯在竞选中明确地将矛头也指向了董事会阶层,甚至把一些社会组织也明确点出来作为建制力量进行批判。

美国当代民粹运动剖析

在反对建制派操控美国政治的民粹主义者中,主力是劳动阶层,特别是白人劳动阶层。21世纪美国民粹主义运动主要由两次社会运动和两次选举运动组成,分别是右翼的茶党运动和左翼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以及右翼的特朗普选战和左翼的桑德斯选战。

茶党运动的主力是白人劳动阶层,主要反对的是税制与福利制度。他们认为很多社会支出被用在了不劳而获的人身上,而为美国梦付出血汗的人(即他们自己)却不是社会福利制度的真正获益者。这些主张也得到一些财团尤其是科赫兄弟的支持,并得到一些右翼政客的支持。

占领华尔街运动,尽管参与者背景更复杂,没有提出特别一致的政治诉求,但是很多抗议者也来自劳动阶层,主要是反对金融资本过度攫取社会财富。奥巴马就任初期受到了极大期待,然而在他推行救市措施后,民众发现,事实上华尔街攫取了绝大部分政府应对金融危机的努力成果,因此民众非常失望,成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直接动因。

2016年总统选举,出现左右两翼反建制候选人桑德斯和特朗普同时崛起的两场民粹主义选举运动。在这两次选战中,很多诉求与主张都是以人民的名义提出的,其中一些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甚至上升到了政策层面。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提名和大选中都直接提出他代表的是人民,针对的是建制派。而且特朗普抓住了白人劳动阶层非常关注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经济上的收入分配问题,另一个是政治上的政治正确问题。

反建制政客取得相当可观的民众支持,有坚实的社会基本面支撑。现在美国所谓民粹主张的基本支持力量是白人劳动者。为什么会出现两翼民粹主义社会运动和选举运动?这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政治、经济、社会以及国际环境各个方面长期演变的结果,导致美国社会当今面临巨大困境,使得民众对两党的建制力量都非常不满。时间关系,仅以政治和经济层面为例。第一,在政治层面,权力精英的极端化导致国家治理出现了一些问题。高额债务危机以及很多决策使人民不满情绪滋生。到2014、2015年的时候,民众对两党的建制都不满的比例达到了几十年来的最高点。第二,在经济层面,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劳动在分配中的比重一直在下降。到2016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比例下降到50%以下,这引起了民众极大的不满与担忧。

美国民粹主义的前景

我们再看未来会怎么样。美国现在遇到的很多困境是难以解决的。

首先,是人口比例困境。2016年特朗普的胜选可能会成为白人劳动者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挽歌。以长远眼光来看,随着拉美裔选民比例增多,白人劳动者会在选举政治中处于越来越明显的劣势,除非少数族裔的劳动者的阶层身份认同超出族裔身份认同。

其次,是劳动与资本在收入分配中的比例问题。共和党的减税政策在美国受到了很大阻力,它的涓滴机制能否使得劳动取得绝对收益净增长尚有待观察。而无论如何,如果没有相应的再分配措施,劳动在收入分配中相对收益只能进一步下降。而在全球性产业发展以及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趋势下,劳动阶层的生存空间会受到进一步挤压。

最后,美国经济如果不能出现有力的增长,将面临着严峻的民粹主义挑战。在困境面前,只有一种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国日趋严重的民粹主义浪潮,那就是美国经济出现有力增长。众所周知,美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是先导型增长,它依靠新出现的产业进行跳跃式增长,在一轮强劲增长后出现停滞甚至负增长。如果在下一轮产业升级来临前,支持美国经济增长的社会基本面没有受到意外破坏,并且新的增长点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别的国家,那么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国所面临的社会经济问题。但如果美国没能再一次站在产业升级潮头,问题就会非常麻烦。因为美国现在民粹主义的主体民众已经处于劣势地位,如果在未来他们的诉求还是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制度性的解决方案的话,美国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郑世林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