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毅:京津冀协同应对家庭人口老龄化挑战

发布日期:2018-07-31 12:01:47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Q8

曾毅:京津冀协同应对家庭人口老龄化挑战

背景介绍: 为贯彻落实中央要求,进一步明晰特色小镇的发展路径,探索总结不同特色小镇的发展模式,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以及瑞意高等研究所于2018年6月29-30日在张家口市崇礼区太舞小镇举办了“太舞论坛2018——特色小镇建设与区域协调发展”研讨会。论坛以全国各具特色的小镇建设和跨越式发展为案例,开放式讨论“特色小镇建设与区域协调发展”的前景、机遇和面临的挑战,分享来自全国部分特色小镇建设和发展的成功经验。研讨会上,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和政策影响力的北京大学资深专家、学者、行业资深人士以及部分特色小镇代表围绕“绿水青山”“金山银山”和“特色小镇发展”等主题进行了充分交流。本文根据瑞意高等研究所首席科学家、著名健康老龄问题专家曾毅在论坛的发言整理。

版权声明:未经允许,请勿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如希望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请联系slzheng@nsd.pku.edu.cn,并经作者本人审阅。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深入推进的大背景下,深入研究三地家庭人口老化状况和发展趋势,对推动京津冀协同应对人口老龄化严峻挑战及养老和旅游产业结合的特色小镇建设意义重大。

1.京津冀地区正面临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基于最新人口普查和调查数据的人口数据分析显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庞大人群正在进入老年,并将于2020年后步入高龄老年;京津冀地区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口高龄化速度加快,而且三地人口老龄化水平差异较大,京津两地的人口老龄化严重程度显著高于河北。未来40年京津冀地区的人口和家庭户老龄化有三个特征:

一是人口和家庭户老龄化的挑战非常严峻。65岁及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尤其是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占总人口比例迅速上升,由此导致更高的老年抚养比。

二是中国传统的代际居住安排和家庭养老模式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不再与子女共居,表现为家庭规模逐渐缩小。快速增长的老年人口无法从下一代获得足够的照料,必然要求更多的社会养老和政府支持或补贴的商业化养老服务。

三是相比于河北省,北京和天津两大直辖市面临更严峻的家庭人口老龄化问题和由此带来的老年照料需求和社会经济负担。

2.京津冀协同应对家庭人口老龄化严峻挑战的政策建议。未来40年间,京津冀人口快速老化与老年人口高龄化,对国家和社会是严峻挑战,又为企业家们和特色小镇建设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市场发展机遇。京津冀三地在地理和经济上紧密联系,应有效发挥其各自的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联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通政策衔接渠道,打破京津冀异地养老障碍。

一是实现京津冀养老、医保等政策互联互通。推广“河北三河燕达国际健康城”等京津冀养老协同发展试点单位的经验,实现京津冀异地就医即时报销全覆盖。将京津养老政策外延至河北,与北京天津知名医疗机构合作共建医养结合养老机构,实现京津冀养老床位运营补贴、机构综合责任保险、医保等政策互联互通。统一京津冀社会养老服务标准,提高河北养老服务业的水平和档次。以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为突破口,鼓励三地通过共建养老医疗机构、推动养老院和护理院的对接等方式,加强三地医疗机构之间的合作。

二是协同发展老年服务产业。结合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推动北京的医疗资源向河北转移,发挥京津在医疗和养老方面的人才、技术、管理、资金优势,以及河北在土地与人力等要素成本的优势,通过京津冀联合办分院、合作共建、委托管理、管理输出等多种模式,建设跨区域的养老服务合作载体,建立一批现代化、设施齐全、针对不同消费水平人群的各类收费等级养老院,并且对京津冀地区所有老年居民开放,充分满足不同经济条件的老年人养老需求。加强对家庭护理和养老院护工的培养;发挥京津两地科技、教育资源的比较优势,为京津冀地区老年照料护工提供专业教育和培训,保证京津冀地区老年人获得正规的优质健康护理服务。

三是发挥比较优势协同建设旅游和养老产业结合的特色小镇。充分发挥京津在医疗和养老方面的人才、技术、管理、资金等优势,以及河北在自然环境、山水旅游、土地与人力资源等优势,通过京津冀协调发展,鼓励引导北京的医疗和护理技术资源向河北转移,重点建设一批旅游度假和养老产业密切结合的特色小镇。既使老人们能在绿色优美的小镇环境中颐养天年,又使在京津冀和外省城市工作的子女和孙子女们在周末节假日来看望老人同时,也能旅游休闲,一举多得。建设旅游和养老产业结合特色小镇最重要的一点是加强养老院护工的专业培训,既保证老年人获得正规的优质心理生理健康护理服务,又大大提升特色小镇的吸引力。

四是高度重视家庭养老健康服务行业与养老机构的协同发展。京津冀地区老年人口的迅速增长将会带来对健康医疗服务及其他相关服务产业的巨大需求。因此,需要社会福利和商业服务机构提供形式多样的日常护理服务,政府和企业都要高度重视职业化的家庭养老健康服务行业与养老机构的协同发展,将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的家庭养老健康服务行业与养老机构发展得更为成熟、职业化和专业化,将家庭养老健康服务和养老院等服务项目紧密结合起来。同时,应当尽快研究制定诸如允许和扶助老年人抵押房产来获得养老健康服务和机构养老等现实可行的助老养老政策。

五是根据家庭人口结构数量的变化趋势适时调控房地产行业发展。要充分考虑未来家庭人口老龄化的变化趋势,增建各类便利老人日常生活和室内外活动辅助设施的住房、老年友好型社区、季节性住房和社区服务中心等。适应家庭规模缩减的趋势,减少对大户型住房,增加中小户型住房。借鉴新加坡政府成功经验,通过适当减免个人所得税等优惠政策鼓励支持成年子女与老人同居或紧邻居住的模式,科学设计老人和年轻晚辈各有相对独立活动空间的三代同堂或紧邻居住“复式单元”公寓房,促使老人与子女互相帮助,满足老人与晚辈在饮食起居、电视娱乐等方面的不同偏好,促成老人晚年生活幸福愉快和儿孙晚辈受益的“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