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特征

发布日期:2018-12-14 14:40:1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微信截图_20181214144105

背景介绍: 2018年11月20日下午,第130次【朗润·格政】讲座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致福轩举办,刘霞辉教授就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特征做了报告。刘霞辉教授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同时还是中国战略研究会、中国经济战略委员会的主任,《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本文根据刘霞辉教授的发言整理。

版权声明:未经允许,请勿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如希望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请联系slzheng@nsd.pku.edu.cn,并经作者本人审阅。

摘要: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社会已经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阶段,不均衡、不平衡的问题更需要讨论和研究,这些不均衡和不平衡不单单体现在物质方面,更多体现在文化社会各个方面,深入理解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各方面特征,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后续的研究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经过70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取得了物质需求的满足,人们在物质需求以外,其他方面的需求全面发展,人的全面发展事实上是我们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刘霞辉教授认为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从经济方面来看,有五个方面的特征。

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第一个特征是经济结构正在由传统的产品生产经济转化为城市经济为主的服务型经济。随着人们收入水平或者一个国家经济水平的提升,人对于社会的需求慢慢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在现在社会劳动力需求满足已经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基层、最原始的需求,现在的劳动者远不是简单的吃饱三顿饭的需求,而是与人力资本的提升相关的健康、文化、娱乐等等很多很多方面,构成了我们日常生活非常重要的消费的基本的类,同时也构成了未来经济转型的基本方向,因为需求会促进供给向一些方向转移。人类自身的进步导致了人们对于现实经济所要产出的产品发生了变化,所以在这时候导致经济结构会产生变化。

刘霞辉教授还指出,有的经济学家认为也有很多时候因为供给侧本身的技术变革导致某一个特定技术平台的变化,而反过来引之需求的变化。技术变革它有很多的偶然性,在很多时候如果说一个技术平台已经形成以后在很多时候相对比较稳定的,这样的话很难通过这种技术平台的变革促进人们思想或者是人们消费行为的变革,所以技术平台有一定的偶然性,需要有基本的研究作为铺垫才能取得,反过来消费变化也会引起人的心理变化,随着人均GDP或者收入环境变化有客观性的会朝着某一些特定方向变化的,所以更多的经济学家可以分析的是内在的东西所导致的结构变化。反过来说,由技术性所导致的供给侧的迁移是更多带有外生的东西,所以分析的时候难度更大一些。作为一个经济学者,刘霞辉教授更多的喜欢从内在的东西分析。

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第二个特征是人力资本、技术创新,高新技术的普遍运用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智能化的制造和服务,网络和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正在不断的改变传统生产和服务行为,外部的东西也在变,内部东西也在变,人在变会导致人力资本积累在变,高新技术是外部东西在变,外部跟内部的结合形成特定的制造跟服务,形成现在的网络和数字经济,在人类生活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刘霞辉教授举了生活中的几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消费行为,已经不是通过传统的零售,而是通过网络或者其他,现在新的技术和通讯技术、网络技术,形成了现在的人的行为,人的思想,可能都与这种特征有很大关系,政府行为也与网络有很大关系,过去我们政府是以物质产品为基础的管理模式,我们的激励模式等等都是以激励物质产品最大化的产出作为基础的。当个人的思想行为或者消费行为发生变化的时候,过去激励物质产品的方式以及管控社会管理经济,管理市场的模式可能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第三个特征是交通和通信设施的不断完善给全体人民提供方便快捷的交通和通讯,同时不断提升了信息传播方便度,大幅度降低社会的信息获取成本,信息透明度大幅度提高,从而使社会生产组织行为和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不断发生改变。当人们更多依赖网络做事情的时候,不管是现实的物质网络,包括交通网络在内,还是虚拟信息网络大幅度降低人与人之间,市场与市场之间,政府与个人之间的一些交流的成本,使信息透明度大幅度提高,信息交流大幅度降低肯定大幅度提高了信息透明度,大大改善了因为信息不透明,或者信息不完善导致的种种扭曲,人们很多观念,因为物质距离的改善,当然还有虚拟距离的改善使人的观念发生很大变化,信息透明度提高导致沟通成本大幅度变化,使社会管理,社会完善程度以及人们相互之间交流的方式都发生很大的变化。刘霞辉教授认为,人们的行为因为外在条件的改善,慢慢变得更加理性或者是更加市场化一些,所以这就改变了中国人的传统思维和行为。

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第四个特征是以人的全面发展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格局正在形成,经济正在向均衡化发展方向前进。随着现在物质条件以及交通通信等各方面的变化,过去我们所看到的以物为基准的社会正在慢慢转化为以人为基准的社会,这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是重大改变。刘霞辉教授指出计划经济最大特征是见物不见人,他把所有人的行为都涵盖在以物为计划指标的基础上。随着我们整个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过去那套以物为基准的配置资源的一些基础,包括市场,管理,生产等等,慢慢的变成以人为中心。怎么样创造一个合理的激励环境,使每个劳动者发挥最大的作用力,或者是最大的生产力,从而使每一个劳动者的劳动生产力或者是人力资本能得到更大的提升,这是非常重要的。劳动生产率不断的提升,或者是人力资本不断的改进,是经济增长最为核心的标志。

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第五个特征是网络型经济和社会形态正在逐步形成。刘霞辉教授认为经济和管理网络化正在取代传统的管理模式,个人、企业和政府三者之间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过去政府管理是垂直化的,计划经济最大特征是垂直化管理。垂直化管理成本高,效率低,却在中国经济发挥作用,最大的出发点是垂直性管理能让社会保持一个相对来讲比较稳定的状态,人的行为很容易统一到政府想要获得的东西上去。现在不一样,随着信息的公开透明,每个人都会在思想上面有些自我意识,这种时候国家用完全的垂直化的形式来统一人的思想,来统一人的行为变成一个极高成本,这样网络型管理就会变成更有效率的。

刘霞辉教授主要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经济由过去不均衡不平等慢慢向均衡和平等方向转化,并分享了一些佐证,诸如城市化率、各产业就业、人力资本、交通通讯设施等。刘霞辉教授指出,就中国经济最核心的事情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由过去的重物不重人,或者见物不见人,未来中国社会发展第二阶段慢慢转化为物和人并重,并转化为人更加重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