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中国财富不平等的演进过程

发布日期:2016-01-14 14:52:29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Evolution of wealth inequality in China 
(China Economic Journal Volume 8, Issue 3, 2015)
李实、万海远

经过30多年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经历了一个相当快速的财富积累过程。而且,在过去的几年中,家庭财富的不平等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显著分化的水平。然而,学术界关于中国当前的财富不平等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认为,目前财富不平等水平还在不断上升是多年收入积累所造成的,仍然属于正常现象;而另一种看法则认为,现在的财富积累已经达到了一个严重不平等的状况,政府应该进行相应的干预。因此,在近来的研究中,财富在中国的分布状况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经过详细的文献梳理,本文发现,关于财富不平等这一领域尚缺乏一个系统的研究,而且关于财富水平变化和趋势的动态研究则更是少见。此外,本文认为应该对过去几十年财富不平等的演进过程提出相应的解释。基于以往文献的不足,本文分析了财富水平和财富不平等的演进过程,并找到了中国在2002年到2010年期间财富分布状况的基本决定因素。

本文使用了两套数据库,分别是CHIP数据库和CFPS数据库。经过对数据库中异常值的合理处理之后,本文所使用的样本包含了来自2002年CHIP数据库中的16,035个个体信息和2010 CFPS数据库中14,772个个体信息。本文所使用的财富是指家庭人均净财富,包括7个组成部分:净房产、金融资产、生产性固定资产、耐用消费品、其他资产、非房屋负债和土地。此外,本文对各变量做了三项调整:一是,使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CPI将2002年的财富水平调整到2010年的不变价;二是,借鉴Brandt and Holz (2006)一文中关于使用PPP对价格通胀进行调整的方法,将各地区的财富水平进行调整,从而使得其具有可比性;三是,协调两个数据库中关于财富变量定义的细微差异。

关于财富的增长和结构方面,本文使用CPI和PPI剔除通胀后分别估计了2002年和2010年财富的现值,因而计算了财富的每年实际增长率以及家庭财富水平的变化率,并得到了四个主要结论。第一,在2002年到2010年间,家户财富水平以每年20.6%的增长率快速增长,使得财富水平在2010年变为2002年的四倍。第二,财富增长率在财富的7个组成部分中存在巨大差异:净房产增长率最高,而生产性固定资产相对较低。第三,城市和农村的财富增长率是不同的,从而导致了城市与农村不平衡的扩张。最后,相关结果表明中国家庭主要投资于房产,相比之下对生产性或实体资产投资较少。

为探讨家庭财富不平等的演变进程,本文分别估计了2002年和2010年的如下指标:十分位数、洛伦兹曲线、基尼系数和泰尔指数。所有分析结果均显示,中国家庭财富的不平等水平在2002年至2010年间增长显著,这一现象不仅存在于农村和城市地区,也同样适用于全国的样本。特别地,财富分布的基尼系数从2002年的0.538增长到了2010年的0.739。此外,本文采用了模拟分析的方法考查了最富的人群与最贫困人群对整个财富分布的贡献程度,结果显示,那些少数的超级富有的家庭是造成中国当前巨大的财富不平等现象的主要原因。

为探索导致财富不平等增长的结构性原因,本文分析了总财富与财富各组成部分的关系以及财富在城市和地区的分布情况。首先,使用基尼分解法则,本文将财富各组成部分对总财富不平等的贡献进行了分解。结果发现,导致总体净财富不平等最大的因素是净房产和金融资产。此外,这两个因素在近十年中具有替代关系。一方面,由于房屋资产水平具有上升趋势,加上房产的集中度也有所提高,使得净房产成为财富不平等增加的最重要的结构原因。另一方面,本文认为房产价格上升导致净房产在财富水平中的占比更大,从而产生替代效应,也即中国家庭会将他们的财富从金融资产转向房产。接下来,本文利用泰尔指数的分解性质,将总体不平等分解为组内与组间不平等(城市/农村),又将城市与农村对总财富不平等的贡献进行分解。结果显示,在2002年和2010年,组内不平等对解释总体不平等的相对贡献是增加的。

接下来,本文使用模拟方法来估计房价对财富增长率和财富不平等的影响。使用模拟方法的基本思想来自于中国的房价与地理位置密切相关的事实。使用2002年房价对2010年的财富水平进行重新计算后,净房产值以及总财富出现了大幅下降。此外,房产占总财富的比重也相应地下降了。因此,本文认为中国在过去几年中房产的增加主要是由于住房价格的快速膨胀。本文在接下来的部分中同样使用去通胀后的房产价格计算房产以及总财富的不平等程度,结果同样显示在最近十年中,房价的上升显著增加了家庭财富的不平等程度。在财富分布的演化方面的结论是,城市地区房价对总财富不平等的贡献明显地高于农村地区。

最后本文强调,中国财富不平等的扩张率有过快和过度的倾向而不应该被忽略,否则会通过财产性收入来固化收入分配差距问题,并将对社会的稳定产生显著影响,也将造成未来社会的不稳定性。

 

原文链接: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7538963.2015.1110338

 

刘亚琳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