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部门的进一步开放

发布日期:2018-04-25 10:26:45    来源:

Jun Zhu, Kai Guo, Ming Ai, Yue Zhao & Xuefei Bai (2018). The further opening up of China’s financial sector, China Economic Journal, 11:1, 44-52.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7538963.2018.1416770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金融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其重要原因是中国对以下“三驾马车”的坚持:开放金融部门,采用市场为导向的汇率制度以及放松外汇管制。本文讨论了开放金融业的理论依据和现实意义,评估了目前中国金融部门的开放程度,并提出了进一步开放金融部门的原则和政策建议。

总体而言,目前中国金融业的开放程度仍然较低。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在业务范围等方面仍然受限。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有待进一步发展,金融制度环境在会计、审计、税务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在未来,中国应继续推进“三驾马车”的协调发展,通过建立准入前国民待遇(PENT)和负面清单等措施,进一步开放金融业,同时重视风险防范。

开放金融业的理论依据源于金融部门作为竞争性行业的特征。竞争性行业的三个关键特点如下:第一,大量生产者的产品相似且相互替代;第二,难以通过串谋垄断;第三,新成立的机构与在位机构的平均长期运营成本差异不大。金融行业符合所有三项标准。首先,许多金融机构具有类似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其次,金融服务的同质性使单一机构难以垄断定价。金融深化和组合服务打破了银行,证券和保险行业之间的界限,防止金融机构之间的串谋。再次,在服务业中,金融机构的竞争力来自优质的客户关系、核心技术和金融创新。这需要长期持续的财务投入,而非一次性固定投资。这一特点减少了新成立与在位金融机构之间平均长期运营成本的差距。|

开放金融业的现实意义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金融开放通过引入先进的管理、技术和规则来促进竞争并提高国际竞争力。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开放程度较高的部门往往发展得更快并且更具竞争力。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还能够倒逼国内金融机构改革。同时,监管部门也面临着改革会计和监管标准的压力。

其次,开放本身不是财务风险的来源,而是减少和消除财务风险的手段。随着市场参与者的增加,金融开放有助于分散风险。此外,较不开放的金融部门往往积累风险,并威胁金融稳定。

再次,金融开放利大于弊。第一,金融部门的开放性有助于发展多元化的金融体系,拓宽金融服务渠道,提高金融稳定性。第二,金融部门的开放性有助于实体经济的表现,并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过程中,中国需要扩大内需,鼓励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但国内金融机构在满足消费信贷,小额信贷和风险投资等方面进展缓慢。外国金融机构可以在合规、治理结构和风险定价方面为中国金融机构树立榜样。第三,金融业的开放会促进整体服务业开放。第四,金融业的开放也将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并确保其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

然而,一些人可能对开放政策持怀疑态度,担心开放金融业会加速国际资本流动,放大不稳定因素,加剧金融风险。事实上,开放所带来的风险并不一定会损害经济。首先,中国本土金融机构资产快速扩张,实力不断增强。他们拥有庞大的市场份额和集中客户群。其次,中国在处理外来冲击方面有独特优势。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出口国,外汇储备居全球首位,债券市场居全球第三、亚洲第二。巨大的经济、金融体量使中国有能力较好地应对风险。第三,中国能够从其他国家学习获益。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部门比中国更加开放,他们的经验能够为中国提供宝贵的参考。

近年来,中国通过开放金融部门、改善人民币汇率制度、放松外汇管制,在金融开放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中国的金融机构日益全球化,外资金融机构不断增长。投融资渠道不断拓宽,如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沪港通、深港通等机制安排,促进了境内外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提高了金融资源分配的效率。此外,中国的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网络已初具规模:金融机构在欧美地区广泛建立,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长加快。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已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然而,中国金融业的开放程度仍不足以满足其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很低,过去几年甚至一直在下降。中国是少数仍在对外资金融机构实施特定部门股权上限限制的国家之一。中国的金融业开放仍处于初级阶段,需要进一步拓宽其深度与便利程度。尽管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合格机构投资者、沪港通、深港通等渠道进入市场,但中国股市开放程度较低、行政审批复杂等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此外,金融部门的制度环境需要继续改进,缩小与国际会计、审计、税收和法律标准之间的差距。

本文对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部门提出原则和建议如下。原则一:继续坚持“三驾马车”:开放金融业,改善汇率制度,放松外汇管制。原则二: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作为开放的核心方式。原则三:推动金融业的稳健开放,同时防范风险。具体而言,在短期政策方面,中国应该放宽对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现有限制,促进其蓬勃发展。在中期内,中国应着力改善金融制度环境,促进国内外资本市场的深度融合。在中长期,中国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资本账户可兑换。

(高恺琳 编`s\vl VE`s\vl V介:现任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学位,1993年获得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93年加入中国人民银行, 1997年加入国际部,先后在国际清算银行处和研究处工作。2003年9月-2005年12月,任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2006年担任研究处处长,2009年任国际司副司长,2015年被任命为国际司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