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与城乡收入差距

发布日期:2018-06-27 12:09:00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Ernest Boffy-Ramirez & Soojae Moon (2018) The role of China’s household registration system in the urban-rural income differential, China Economic Journal, 11:2, 108-125.

https://doi.org/10.1080/17538963.2018.1453103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越来越大。本文认为中国户籍制度(或“户口”)是收入差距的潜在来源。利用1993-2011年间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urvey,CHNS)的多波数据,本文利用个人户口状态变化,估算城镇户口的收入“溢价”。城镇户口持有人的收入比农村户口持有人高近30%,在考虑个人固定效应后,该溢价降至6-8%。本文研究表明,户籍制度是城乡收入差距的组成部分,但其重要性不应被夸大。仅依靠消除户籍制度无法解决城乡人口之间长期存在的社会服务不平等问题。

本文主要关注的变量是户口。CHNS是记录它的少数数据集之一,但户口变量可能因城市重新分类或录入错误等而出现分类错误。为了减轻这一影响,我们采用两种不同的户口度量方法。第一种是CHNS提供的原始户口状况(Hukou A)。第二种是经过清理的户口状况(Hukou B),本文将在七波调查中两次或更多次改变户口状态的观测值修改为缺失值。值得一提的是,第二种措施可能会错判合法的状态更改,因此测量误差问题未得到完全解决。在回归中,本文使用两种度量方法以检验结果的稳健性。本文通过个人户口变化来识别户口的收入“溢价”。户口切换者(switcher)为在样本期间的某时刻记录了两种不同的户口状态的个人。官方户口变化可能是由于婚姻、商业投资、军人服务、雇主赞助、城市扩张或重新分配等原因。1993-2011年期间,8.63%(937人)的户口从农村转变为城市,6.86%从农村转变为城市。

1

图1 1993-2011年城乡户口收入差异

注:虚线表示95%置信区间,本图使用Hukou B的分类结果计算。

自1997年后,城乡户口持有人收入出现显著差异(图1)。表1报告了按户口和年份计算的收入中位数。两种户口分类中,城乡户口的组间收入(实际工资和奖金收入)差异始于1997年。值得一提的是,1993年,农村户口持有人的收入中位数超过城镇户口,但随后迅速反转。按照Hukou B的分类结果,到2000年,城市户口的收入中位数比农村户口高27%。到2009年,这一数字增长到75%以上。

2

表2 1993-2011年城乡户口的各年收入差异(中位数)

本文的回归结果表明:加入年份、省份和个人控制变量后,城乡户口的收入差异约为30%。当加入个人固定效应后,这一差异降低到6%至8%。同时,本文分析还表明,城市户口收入溢价主要由样本中的男性驱动。这种性别差异值得进一步研究。

本文的研究表明,户口是城乡收入差距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作用不应被夸大。户口制度与社会服务和基础设施可得性等方面的差距是紧密相关的,即使户口制度结束,这些差异也可能会持续。因此,消除收入差异不应仅寄希望于消除户籍差异,未来的研究应更加关注诸多形式的劳动力市场摩擦,如教育、制度等方面的差异。

作者介绍:

Ernest Boffy-Ramirez,科罗拉多丹佛大学助理教授。2012年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劳动经济学、移民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博弈论。

 

(高恺琳 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