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建国:城市是人类文明的坐标

发布日期:2018-08-02 14:58:32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倘若面对一幅世界地图,看着星星点点的城市,我们很容易看到当今世界的生活是以少数特大城市为核心的。纽约、伦敦、香港是金融之都,巴黎、米兰是时尚之都,北京、华盛顿是政治之都。

这些城市的影响甚至超出了国界,供养着全球,也由全球供养。毫不夸张地说,这些都市代表了当今文明的高度,是当代文明的坐标。

在这些特大城市之外,还有不同层级的城市,充当着社会生活的重要节点。大大小小的城市形成的城市体系实施着各种社会功能,组织着当今世界的生活。

不仅当代,在人类3000年的文明史上,城市一直担任着文明坐标的角色。从大约1万年以前的农业革命开始,人类就开始了从丛林向村庄、城镇、都市迁移的过程,至今没有结束。从最初的十万人、几十万人,到后来的百万人,到现在的千万人,城市的规模越来越大,容纳的人口越来越多,文明的程度也越来越高。

这一点,不管是东方的中华文明,还是西方的地中海文明,都不例外。在喜马拉雅山以东的中国,从商朝的殷都,到唐朝的长安,再到宋朝的汴京,明朝的北京,都是当时最大的城市。在喜马拉雅山以西的地中海,从古巴比伦到古希腊,从古罗马到君士坦丁堡,都是当时文明和城市的顶峰。古罗马是西方第一个人口百万的城市,比唐朝的长安还要早了500年左右。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句话,生动体现了罗马在欧洲古代文明中的核心地位。当时的古罗马帝国,强盛到横跨地中海,把地中海当成了帝国的内海。倘若罗马不是地中海文明的中心,条条大路是不会通往罗马的。

这些大都市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公开的秘密:人类的文明发展,其实是以城市为核心的。人类历史上的繁荣时期,往往有一个当时的特大城市作为地标;人类历史上的黑暗时期,往往找不到特别大的城市。比如说,在欧洲的中世纪,在长达千年的历史跨度里,我们居然找不到一个特别大的城市。直到工业革命以后,伦敦才达到古罗马的城市规模,前后相隔了1500年之久。这1500年的漫长等待,告诉我们文明不一定是一种必然,或者只是一种期待。

城市不仅代表了当时文明的顶峰,也带动了文明的发展。从数据中可以看到,人类的经济增长、城市化和人口增长,其实是“三位一体”的事情。在公元1800年以前,人类的城市化率一直徘徊在10%以下,人口总量和人均收入也几乎没有增长。1800年以后,随着工业革命的展开,人口总量和城市化率也开始大幅提高。因此,人均收入的增长,其实只有200年的历史,而且是伴随着城市化和人口总量的增加而增加的。在此之前的漫长历史中,人类一直在马尔萨斯陷阱中徘徊。

那么,是什么因素驱动了人口、收入、城市这三位一体的变化?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不过是能够供养更多的人,而且使得每个人能够生活得更好。从这个角度看,这三位一体的变化,可能是关于人类经济增长和社会变迁的最重要的变化,甚至可能是理解人类社会变迁的终极问题。

现有的经济理论,给出的回答是技术进步。从时间关系上看,这个回答无疑是对的。1800年左右以后,工业革命铺开,收入、人口、城市化都发生了突变,人类宛如长出了飞翔的翅膀,挣脱了贫困的陷阱,踏上了腾飞的轨迹(图1)。因此,理解工业革命,是理解经济增长的关键。

迄今为止,学术界对于工业革命的成因依然没有定论。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的那个著名发问——“工业革命为什么没有发生在中国”?也依然没有大家公认的答案。

已有的回答,不管从金融的角度、地理发现的角度、市场容量的角度、政治结构的角度,还是科学实验的角度,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维度,就是城市在这里面的作用。已有的研究,对于城市化在技术进步中的作用,给的笔墨很少,几乎是忽略了,这和城市在人类文明演化中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可以看到的现象,是城市是人类文明的容器。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史上最精彩的篇章,都是在城市里发生的,当然也包括技术进步。

一个合理的、安全的猜测,是技术进步在城市里发生,又反过来促进了城市的发展。技术进步和城市发展,形成了互相促进的正反馈机制,宛如生物基因中的双螺旋,共同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不过,对于这一看起来合理的猜测,依然只是一个猜测,需要很多的细节填充。对于城市如何孕育了技术进步,技术进步又如何反过来促进城市的发展,人类还有很多的思考工作要做。

不管以后的回答如何,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理论,一定是以城市为核心的。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