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双林:莫里斯的最优个人所得税理论

发布日期:2018-09-06 11:11:29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2018年8月29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莫里斯爵士(Sir James Mirrlees)与世长辞。他是来中国次数最多的诺将得主之一,平易近人,深受经济学界尊敬。对他最好的纪念,是将他的思想阐述清楚,发扬光大,并以其解决现实问题。最近国内纪念文章多有提到他在1971年发表的关于最有个人所得税的划时代的大作,An Exploration in the Theory of Optimum Income Taxation,Review of Econ Studies。根据我在这方面的研究,以及与莫里斯的多次交流,现将我对他的最优税制理论的理解简述一下,作为对他的纪念。

这篇文章有如下假定:模型是静态,没有引入时间,没有考虑对储蓄征税;人们喜好是一样的,家庭大小一样;人们是理性的,提供劳动,最大化效益,效益由收入和休闲量决定;政府社会福利函数是个人效益函数的加总,政府最大化社会福利;劳动市场完全竞争,个人不能影响市场工资;没有移民,没有征税成本;还有,政府完全掌握着个人的信息, 知道他们的效益函数,以及他们的选择(莫里斯原话“The State is supposed to have perfect information about the individuals in the economy, their utilities and, consequently, their actions”),知道人们技能的概率分布函数。

这种情况下,政府就能够确定最优的边际所得税率,当然也能算出最优的平均税率。个人在给定税率下,选择劳动和休闲来使效益最大化,政府在个人优化的基础上,选择税率使社会福利最大化。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在优化时,并不需要用到每个人技能水平的信息,只用到技能分布函数。技能可以从零到无穷,没有界限。

莫里斯本想证明高收入者的税率应该很高,但未能如愿以偿。他的主要结论如下:最优的所得税函数是接近线性的,意味着边际税率接近于常数;对低收入者要补助;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不是很有效,所以应该有其它税收来补充。这里要强调,莫里斯本人并没有证明,最高收入的边际税率为零。许多人在这点上误解了莫里斯,他曾当面给我解释过。

后来的研究者们把莫里斯的模型改动,假定技能是有界的。这样就得出,最高收入的边际税率为零的结论。画个图,边际税率曲线就成了倒U型。皮特.戴蒙德(AER,1998)对这样的税率曲线给出了直观解释。如果一个给定的最高收入的边际税率不为零,那么政府可以马上宣布,再增加的收入的边际税率为零;这会马上刺激人们的劳动积极性,提供更多的劳动,生产出更多的商品;政府税收不变,产品多了,社会福利增加;这样,原来的税率就不是最优的,也就是说,不为零的税率不是最优的。需要说明,边际税率为零,不等于平均税率为零,更不能错误的理解为富人不交税。粗略一点说,最富的人和第二富的人交一样多的税。

后来许多学者对莫里斯的理论通过变换假定进行扩展。有的变换效益函数,有的假定有移民,有的引入资本,等等。我和合作者(Econ Lett, 2013)在莫里斯模型里,变换技能分布函数,发现最优边际税率可以是单调上升的,单调下降的,或有上有下不单调。但是有一点不动摇:如果假定技能有固定界限,那么最高收入的最优边际税率就是零;如果假定技能趋于无穷,那么最优边际税率就不会为零。 那么,莫里斯的技能趋于无穷的假定是否离现实太远呢?我想,技能无界应该比收入无界更容易让人接受吧。2013年在美国见面,第一句话他就说,“最高收入边际税率为零”的结论是修改他模型后得出的,不是他的结论。

把莫里斯的理论用于实际很有意义。我和合作者(Pacific Econ Review, 2015)曾利用莫里斯模型,为中国设定最优所得税率。我们用了戴蒙德(1998)用过的效益函数,根据实际数据,测算出中国收入分布函数,模拟结果发现,最优边际税率应该随收入增加而增加,但增加率在减少,并且在高收入是几乎不再增加,相当平缓。政策含义是,补助低收入者,提高起征点,同时降低个税最高边际税率。这篇文章在2014年香港国际税收论坛上展示时,莫里斯很感兴趣,说所得税是你们中国发明的。的确,王莽新朝时征收过所得税,其类似于美国现行的个人所得税,自愿申报,政府抽查,偷税重罚。

最近,最优所得税的研究向动态方向发展,最优个人所得税还依赖于时间。在动态的世代交叠模型中,最优的个人所得税率,不仅取决于个人的收入,同时还取决于人的年龄。也就是说,一样收入的的人,如果年龄不同,纳的税也应该不同。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研究方向。总之,研究最优税率有理论价值,也有现实意义。大家知道,莫里斯的研究方法,也被用于其他领域的研究。

莫里斯是公共财政方面的权威,是北大中国公共财政研究中心顾问委员会联合主席。在中心组织的学术会议上,他作过市场与社会福利体系,公共财政与社会福利,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与支出的纳什均衡,税制改革探索展望等主题演讲。 他曾对我说,要先好好做研究,然后再提政策建议。莫里斯做学问做人都是学者的楷模。个人所得税改革是中国税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若能把把莫里斯最优税制理论研究引向深入,并结合中国的具体实际,确立最优的个人所得边际税率,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做好收入再分配,整个社会福利就有可能达到最高水平。

(林双林,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中心 主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