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基本假设及其影响

发布日期:2018-10-15 12:44:46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2018年10月9日,《哈佛商业评论》杂志中文版主办甦盛典,本届年会主题为长期主义。本文根据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发表的主题演讲整理。

我主要研究组织,对企业文化也有一定的涉猎。过去接近30年的研究中,我发现那些可以长期存活的企业,都解决了一个根本性问题,即企业的基本假设。

我们都知道,选择源于文化的理解和认识。对于文化的定义,我本人最推崇沙因,他把文化分为三个层级。

第一层是人为饰物,也就是我们看到的表层,如说产品、服装、建筑、生活器皿等。

第二层是外显的价值观,就是人们对很多东西的理解、策略、目标,或可触摸的哲学层面。今天大家选择到这里来参加哈佛商业评论的年会,就代表着大家的价值判断,愿意把自己的这段时间交给这个场景。

文化其实还有不容易看到的第三层,即基本假设,它就像冰山的水下部分,或者称之为潜意识。

因此,从文化的角度研究下去,我们会发现一些价值观听起来一样的企业,其行为可能完全不同。在和很多企业家接触中,大家讨论价值观时也没有冲突,顾客第一、产品做到极致、必须保护用户、承担社会责任等,说起来都认同,但遇到重要冲突时,人们的潜意识、基本假设就会显现出来,行为差异很大,就是因为文化中最底层的叫做基本假设的部分,恰恰是人们行为和价值观的终极来源,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差异皆源于此。

文化是一种终极的力量。今天整个社会的很多冲突,包括我们改革开放40年变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后面临的国际冲突,有些人很焦虑,有些人不焦虑,差异就在于文化认知层面不同。能够达到第三层,即基本假设的认知,文化就会成为人生的一股终极力量,就像大树的根,能给你心灵上带来一种认知的稳定性,所以有些人就不那么焦虑。很多人最近不愿意看微信,尤其是中美贸易战以来,就是因为你容易发现不同的人价值观完全不同,看得人非常撕裂,严重影响心灵所需要的稳定性。

基本假设或者说文化底层的力量之大,使我们不得不重视。起初研究组织文化的时候,我曾专门在文献中搜索文化的定义,结果发现文化的定义有1700多条。日本1992年还专门开过一次香根会议,试图在全球化背景下为文化下一个定义,结果不了了之。根据我自己的理解,文化有三样东西:

  1. 文化是一个生存方式。
  2. 思维是文化的基本属性。中国文化下长大的人喜欢先看宏观再看微观,我们的时间概念都是年月日,但西方就是日月年。东西方之间的基本假设就不一样。
  3. 文化决定行为选择。我们常说性格决定命运,其实命运可以改变,往前推就是改变思维,再往前就是改变文化。思维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形成性格,性格决定命运,这就是文化的作用机制。

因此,不讨论基本假设,就没有办法讨论长期主义、机会主义,还是实用主义。年会让我为长期主义写一句话,我就讲的是这三个主义的不同。我非常担心中国目前成长非常快的公司是不是机会主义者,那些获取巨大规模的公司是不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们怎么才会成为一个长期主义者。

企业经营的基本假设就是要回答如何成为长期主义者。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就回答过,他认为任何作为经营的人都应该有经营的理论,要回答三个假设:

第一是你和环境的关系。我认为今天很多企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总是想着从这个环境中得到什么,而不是和这个环境怎么相处。我今年给《哈佛商业评论》写的文章就叫共生型组织,就是希望我们很多组织改变认知,我们和环境、供应商、顾客之间是共生关系,是互为主体的关系,而不是主客体关系。

第二个假设是组织的特殊使命是什么。

第三是你完成这个特殊使命所要具备的能力假设是什么。

这些东西真正讨论清楚,你才可以知道你的经营的假设到底是什么。研究组织的学者发现有些日本企业能够超过美国或欧洲企业,成为世界领先的企业,其中一点就是日本企业的组织文化有一点西方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能把组织的价值观和经营宗旨落实到员工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中。这种持续的落实会形成企业、员工和环境的一致性,企业文化就真正能给人带来心灵的稳定性,进而也使得企业本身的竞争力和西方不同。

我受北大哲学系张世英老师启发,发现中西文化看世界一直是两种模式,西方主要谈主客体,东方主要谈人即是世界,世界即是人。两种认知世界的方式各有特点。如果用西方主客体的方式去看,会更重视个人的独立性,重视思维方式的理性分析,会强调一些超越时空的抽象概念。所以你会发现今天认知世界的很多概念由西方提出来。东方认识世界的方法是万物一体,也有三个特点,即重视群体意识,思维上重视直观和整体性,注重现实,不太喜欢抽象的概念。

回到企业经营的基本假设,就会发现我们认知世界的范式可能需要调整。我们研究当中常用的一个词叫做范式,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里指出:范式一改变,这个世界本身就随之改变了。这恰恰也是互联网时代给我们的最大挑战。

互联网带来的最大变化不是技术语言,而是几乎所有东西都需要我们在认知快速调整。以前我们基本上是用还原论的方式,越分越细。但今天的范式调整要求我们回归整体,因为要解决的是复杂性、彼此联系和相互关联。因此,今天企业家的挑战是能不能理解和处理复杂性。互联网下半场不是降维升维问题,而是多维度和复杂性。

大家一定要非常清楚,互联网世界使得原来非常冲突的两个特点在今后并存,一是个体的自我独立,另一个是万物互联成为一体。这两个特点我们以前都是分开讨论,但是今天只能合在一起。好在有一本书能帮助我们来理解,那就是老子的《道德经》。

《道德经》的第一个启动是,老子强调万物相连,这是道的核心。当你把世界看成互不关联、各自独立,你就离道很远。当你把世界看成相互关联,彼此影响,你就离道很近。

《道德经》的 第二个启示是每个人不是在追随道,而是有可能成就道。很多行业的重新定义者都容易得到新机会,因为他们离道越近就是离能量越近,万物都会愿意和他们联接。

《道德经》的第三个启示是到底什么叫无为。无为绝不是什么也不做,不是学生不写作业,而是不合乎道的坚决不为。无为的本质是以道引领大家都向一个方向作为,从而使得领导者看起来无为。就像一个主持人,他讲的越多,留给嘉宾的时间越少,他的无为才真正成就一场好的论坛。

在今天的互联网下半场,企业经营不关注基本假设就没有办法解决长期主义的问题。从现在开始,企业一定要关注人,关注你所处的世界,要努力回到自然,回归到生活的意义,回归到人性的善良与关怀,回归到对世界的敬畏和热爱,这将是企业最重要的基础。你和世界的关系越紧密、越自然,你生长的时间越久,空间越大,你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长期主义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