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壮:新时代迫切需要三元领导力

发布日期:2018-10-30 10:29:1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2018年10月19日,北京中外企业人力资源协会(简称HRA)举办年会。本文根据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杨壮教授的演讲整理。

今天是人力资源盛会,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无外乎制度和人,作为人力资源的组织,HRA在中国经济转型和对外开放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你们能直接影响很多人。
 
领导力的新时代

我2001-2005年曾讲授人力资源课程,后来讲授予组织行为学,再后来转到领导力,因此我今天演讲的主题也侧重于领导力。因为一旦领导人或领导力不到位,组织行为就会有问题,组织变革也谈不上。在今天的技术和社会生态下,组织面临巨大的变革压力,个人也开始面对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所以人力资源工作也越来越棘手。

我近年翻译了一本书叫《量子领导者》,书中的核心观点就是今天是量子时代,组织与外界已经有非常复杂的关联,很难再像以前一样完全不顾外界之变,关起门来琢磨事情并执行就可以成功。量子时代的两大特征就是单一个体要面对更高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同时个体之间又有很高的关联性。个体既指个人,也包括组织。管理学大师德鲁克也讲过类似的话:组织的关键不在内部,而在外部,因为组织在本质上是社会生态的一个细胞。

德鲁克还讲过,管理学既不是科学,也不是艺术,而是实践。至少到今天仍然如此。我作为BiMBA商学院的联席院长,从创院到今天已经20年。20年间我见过太多同学的企业和领导力实践。你会发现虽然很多人学过领导力的课程,考分也很好,但领导力实践就未必能得高分。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时代,随着资源的进一步丰富,有些人越活越通透,有些人则越活越纠结。为什么会纠结?前面一位嘉宾讲了5M领导力,即如何管理自己、管理上级、管理下属、管理平级、管理外部。这5个方面都很重要,但我们可能还要再思考哪一个更重要,甚至最重要,否则不容易抓住重点。思考的方法就包括若A则B,若B则C的因果分析法。

领导力和管理都是实践,与科学或艺术相比,实践是完全基于现实的学问。今天的现实是什么?我的理解是两点:一是跨文化越来越多;二是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层出不穷,迭代加速,而且对工作和生活的影响甚至替代前所未有。

环境的巨变挑战领导力

2018年很热闹,中美贸易战一波三折,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区域合作组织破旧立新,土耳其、朝鲜、沙特等重大新闻频出。中国内部面临民营经济困难,金融去杠杆,股市危机等,冲击人心的事件简直层出不穷。

为什么中国人对这些变化感受如此强烈?是因为和我们的利益高度相关?还是我们骨子里的家国天下大思维?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做人力资源的都会关注一个词叫Diversity,中文应该叫多元化。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多元的世界,而且是一个多变的世界。面对多元和多变,我们最需要的是共识和定力,但这两方面我们中国人都没有或很弱,因此会平添很多纠结和焦虑。

我在美国教书很多年,美国是非常多元的,白人、黑人、亚裔、印裔等,非常复杂,但在美国,大家在很多价值观上有共识,同时法律能切实保护道德的底线。但中国不同,中国的人与人真是不一样,不同的人,理念、思维、价值观大相径庭,共识不够,法律对道德底线的保护也不够。

我目前教的一个UCL MBA班让我感触良多。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与世界的连接也非常深。新一代的年轻人所面临的环境与我们当年已经有天壤之别。班上的同学竟然有三分之二已经有出国的背景,英文都很好。为什么出国之后又回来?他们告诉我:国外的机场、马路都不如中国新,生活也远不如中国方便,所以待了几年,一毕业就回国了。这也就是说今天的年轻人,其多元化程度比我们当年更高了。如果这一代年轻人之间不能形成很好的共识,法律再不能很好地保护道德底线,他们之间未来的社会冲突可想而知。要想领导好这样的一代人,对领导力的要求当然就会更高。

中国既有改革开放40年带来的物理环境巨变,还有巨大的社会转型与制度调整。今天还要再加上技术加速,尤其是像人工智能这种直接冲击人类生活和工作方式,甚至直接替代人类就业的新技术。据麦肯锡一份调查报告,到2030年全球可能会有8亿人口的工作被机器替代。数据的科学性我没法核实,但这个趋势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这都对人的内心会带来冲击。不过今天在场的各位不用太担心,因为人力资源肯定是最晚被裁撤的部门之一,因为不管机器怎么变,人性是千年不变的,人力资源的本质工作就是跟人打交道。

我不是工科出身,对人工智能没有发言权,但不代表我没有看法。我的观点就是机器能带来学习革命,但总体还要保持极为谨慎的乐观,我偏向于霍金和库克的警告:机器越来越像人的思维,人越来越像机器的思维。如果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人类的前景反而不如人工智能。

三元领导力的内涵

这个更加多元和多变的时代,最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我认为是三点:战略领导力、专业领导力和品格领导力。

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早从2004年就和西点军校建立关系,共同开展领导力的交流与教学。西点军校对领导力的界定很很简单,就是战略领导力与执行力。

战略领导力的前提当然是战略,战略的背后又是价值观。我对价值观的定义是选择的排序。面对很多事情时,你把最想做的找出来,那里面就藏着你的战略和价值观,虽然有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我的启发来自于乔布斯一句话:把每天都当作你的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有这么多事,怎么排序?你想做的那三件事,就是你的价值观。

印度塔塔集团是一个百年老店,创立之始就定过一个目标:集团1/3的钱用于公益事业,为整个印度的公益、教育、社保、环境、医疗等付出,一直传承到今天,这就是组织的战略和价值观。很多人的名片上印着十几个头衔,而且连字体大小都一样,这就是价值观不清楚的典型表现。最重要的、最有价值的地方自己都不清晰。在今天多变的时代,战略领导力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多变导致机会大增,需要的判断力也大增。

那么问题来了:战略的本质是什么,我的答案是:真正的战略不是你做什么,而是你不做什么。

我两年前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一起拜会过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他一个小时讲在讲梦想。我就问他成绩这么大,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梦想永远要比成绩大。如果他死之前,成绩比梦想还大,那他的人生才是悲剧。梦想的支撑是什么,当然是战略。没有战略的梦想是空想。

战略领导力不仅贵在梦想的激发和坚持,还需要高超的洞察力。洞察力的定义实际上是战略定位能力,要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2007年中国股市越过5000点以后,悄悄卖掉一大堆股票的就是巴菲特。另一位洞察力的典范是日本的投资家孙正义。

没有洞察力的人在今天这个时代做普通人痛苦,做领导更悲剧,因为你会把一个组织带到沟里去。在中国尤其是如此。中国是一个权力社会运行千年的国家,大家对权力的服从已经习惯了,你都已经掉到沟里了,他也不敢或不愿意阻拦你,自己要么同归于尽,要么三十六讲走为上,很少有人为大局而犯颜直谏,甚至挺身而出。

中国有一本经典著作《道德经》,老子专门讲了天道、地道、人道。其实对于洞察力而言,有一个重要的参考准绳就是一件事情是不是符合天道、地道、人道。顺道者昌,逆道者亡。或者说顺势则兴,逆势则衰。这方面的榜样人物是日本管理学大师稻盛和夫,他的核心理念就是敬天爱人,利他经营,其实就是老子讲的顺道而行。反面典型是希特勒,他把《我的奋斗》发挥到极致,最终却给整个人类带来巨大的空难,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专业领导力本来不用展开讲,但在中国我必须讲,因为中国人对专业领导力一直存在严重的误解。

先讲什么是专业领导力。苏格拉底说过一句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们总是最愿意服从那些他们认为最棒最专业的人,所以当人们得病的时候,容易服从医生。在轮船上容易听从领航员,在农场里尊从农场主。

一个人有技能、有专业,永远会受到别人的尊重。当然,这个前提是在你这个技能和专业的范围内。中国在这方面有一个极大误区就是有些人因为某一项专业,比如经济学论文发表得超级好,然后就直接把专业能力换算成了领导力,各大高校、企业,包括政府,这样的笑话很多。

领导力里面的专业主义不是你会写论文、做实验,而是要带领一个团队或组织决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是要对环境的变化,对人性的内涵有深刻的洞察,同时擅长资源的协同。

最后讲一讲品格领导力,这也是三元领导力里非常重要的一个。

领导力归根到底是什么,那就是品格魅力。中国人对此很清晰,《孙子兵法》中讲过:“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再解读一步就是领导者要做:智者不惑、无信不立、仁者不忧、勇者不惧、严于律己。

库泽斯的《领导力》一书已经出到第6版,他每年都做一个万人规模的领导力调查,结果发现在领导力的要素里:

第一、待人真诚,英文就是honesty,占比83%,位居第一,而且遥遥领先。
第二、有预见性,就是前面讲的战略洞察力。
第三、称职胜任,就是前面讲的专业主义或专业领导力。
第四、鼓舞人心。

我每年授课也坚持做同样的调查,结果前三项都一样,但第四项不同。中国人的第四项是自信心,而不是鼓舞人心,说明中国人对领导者的期待,以及领导者的自我期待都离不开自信心。

三元领导力其实还有一个核心,这也是我开头讲的,所有事情一定要聚焦,尽可能找出若A则B的关系,最后抓住要点,纲举目张。在领导力层面,5M也好,我讲的三元领导力也好,最核心的还是自我管理。华裔神探李昌钰有一句话我很欣赏:管理之道在于管人,管人之道在于管心,管心之道在于律已,律已之道在于待人。一个人如何能以身作则,同时善待他人,领导力自然就会生发出来,并不断生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