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哈罗德·德姆塞茨对竞争理论和企业理论的贡献

发布日期:2019-01-11 17:14:58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编者按

当地时间1月4日,著名经济学家哈罗德·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在美国逝世。德姆塞茨是芝加哥经济学派的著名成员,也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主要开创者之一。德姆塞茨对产权的研究,对垄断的理解,对企业治理的认识,都具有开创性的贡献,他也被很多视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人选。

德姆塞茨去世之后,著名经济学家、原子智库学术委员张维迎教授撰写纪念文章,介绍了哈罗德·德姆塞茨在经济学多个领域的突出成就。本文的原标题是《哈罗德·德姆塞茨对竞争理论和企业理论的贡献》

著名经济学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荣休教授哈罗德·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于2019年1月4日与世长辞,享年89岁。

德姆塞茨生于1930年,1953年获得伊利诺伊大学经济学学士,1959年获得西北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密歇根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德姆塞茨通常被认为是芝加哥学派的一员,但事实上,他的学术思想不仅受到弗兰克·奈特、阿门·阿尔钦、罗纳德·科斯、乔治·斯蒂格勒等芝加哥经济学家的影响,而且受到哈耶克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的影响。

德姆塞茨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主要开创者之一,在产权理论、市场竞争、产业组织、企业理论等多个领域做出开创性贡献。在这篇短文中,我简要介绍一下他在竞争理论和企业理论两个方面的重要贡献。
 
德姆塞茨对竞争与反垄断理论的贡献

德姆塞茨是最早挑战经济学教科书中竞争和垄断范式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的研究改变了许多经济学家对垄断的看法,并由此影响了里根时代的反垄断法修改。

按照教科书上的观点,市场的有效性是由市场结构决定的,最有效率的市场是完全竞争市场,即由无穷多个小生产者组成的市场,任何偏离完全竞争范式的市场结构都带来效率损失,导致市场失灵,因而需要政府的反垄断政策纠正。

从1950年代晚期开始,德姆塞茨就认为,用静态的市场集中度和企业规模衡量竞争程度是错误的。市场竞争是一个连续的动态过程,是一个市场参与人相互交流信息和适应变化的过程,而不是一个静态的状态。在这一点上,他和奥地利学派的观点是一致的。

他证明,偏离教科书概念的完全竞争不一定阻止价格机制协调经济活动。他认为,对市场竞争最重要的是进入和退出自由,而不是行业集中度和企业规模。市场结构的传统定义低估了企业家创新和谋取优势地位在竞争中的作用。只要进入和退出是自由的,即便占有巨大市场份额的一个“垄断”企业,其所作所为也必须像在竞争性市场上一样才能生存。

他由此对正统的反垄断理论提出了挑战。在1968年发表的《为什么管制公用事业企业?》一文中,德姆塞茨指出:“不存在一种理论使得我们能从所观察到的特定市场的集中度中得出价格和产量是不是竞争性的。”这意味着,只要有潜在的服务提供者,就没有必要因为“垄断力量”而管制公用事业企业。

在1973年发表的《产业结构、市场竞争和公共政策》一文中,德姆塞茨进一步证明,企业家创新确实会使得成功者获得一定的短期垄断,但这不需要我们担心,因为市场中企业和个人的竞争行为会消除它,垄断力量不可能持续存在。如果试图人为地用政府的力量消灭这种垄断,就会消灭进步的动力。

基于“完全竞争”的理想范式,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最初是反垄断法的坚定支持者。正是通过德姆塞茨(以及其他人)的研究,芝加哥学派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在反垄断问题上逐渐和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趋于一致:私人垄断是不需要政府管制的。

芝加哥学派的领军人物弥尔顿·弗里德曼说,私人垄断、公共垄断和政府管制,都是罪恶,但私人垄断是三者中罪恶最小的。尽管与奥地利学派相比,芝加哥学派的观点是“三害相权取其轻”,在理论上很不彻底,但毕竟是一个重要进步。

德姆塞茨的观点发表于四五十年前,但对我们思考今天的市场政策同样适用。人们现在热衷于谈论“平台经济”,按照传统的经济理论,平台经济都是垄断,因为“网络效应”导致“赢家通吃”,因而需要用反垄断法规制像谷歌、百度、滴滴、阿里、腾讯等这些平台公司,许多国家的反垄断机构也确实是跃跃欲试。

但事实是,这些所谓的垄断企业不仅提供给了消费者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服务,其中许多服务是免费的,而且也没有表现出传统理论预测的“高枕无忧”。尽管他们中每一个都占据各自市场的很大份额,但没有那家企业敢不思进取,因为潜在的竞争者总是存在的。这证明了德姆塞茨的观点:重要的是进入和退出的自由,而不是市场份额的大小。

反垄断法可以休也!
 
德姆塞茨对企业理论的贡献
 
或许,德姆塞茨在经济学上影响最大的是他对现代企业理论的贡献。

现代企业理论是罗纳德·科斯于1937年开创的。科斯企业理论的核心是用交易成本解释企业的存在。当奥利弗·威廉姆斯等人把重点放在交易成本如何影响交易在市场与企业(权威)之间的选择时,阿尔钦和德姆塞茨把关注点放到了企业内部的激励问题和产权制度安排。

阿尔钦和德姆塞茨有关企业理论的开创性贡献集中在他们1972年发表的《生产、信息成本和经济组织》一文。在他们看来,企业在本质上是一种“团队生产”方式。团队生产指的是,一种产品(或服务)是由若干个集体成员协调生产出来的,而且任何一个成员的行为都会影响其他成员的生产率。

由于最终产出物是所有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每个成员的个人贡献不可能准确地进行分解和度量,因此不可能按照每个人的贡献去支付报酬。这就带来了一个“偷懒问题”(shirking):团队成员缺少努力工作的积极性。

如何解决偷懒问题呢?就是让部分成员变成监督者(monitor),专门从事监督其他成员的工作。如何解决监督者的积极性呢?就是让他变成剩余索取者(即企业所有者)。

为了使得监督有效率,监督者还必须掌握修改合同条款及指挥其他成员的权力。另外,监督者还必须是团队固定投入的所有者,因为由非所有者监督投入品的使用,监督成本过高。由此,经典意义上的资本主义企业产生了。

阿尔钦和德姆塞茨的企业理论是革命性的,他们改变了经济学家对企业本质的理解,对随后的组织经济学、特别是委托-代理理论产生了重要影响。他们的企业理论是现代公司治理结构理论的重要基石。

他们提出的“谁来监督监督者?”(Who monitor the monitor),是所有组织(包括政府)必须面对的一个核心问题,对我们理解社会治理具有重要意义。

我在牛津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是对阿尔钦和德姆塞茨企业理论的发展。我的主要贡献是将企业家精神引入他们的企业理论,试图建立一个“企业的企业家-契约理论”,解释资本主义企业的起源。

我证明:由于企业家行为最重要但又最难以监督 ,因而企业家应该成为剩余索取者,使得团队激励损失最小;进一步,由于企业家能力难以观察和度量,“资本雇佣劳动”有利于最具企业家精神的人掌管企业,防止不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滥竽充数。由此推论,财产所有权对企业家精神的发挥是非常重要的。没有私有财产制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企业家!
 
仅凭他们对企业理论的贡献,阿尔钦和德姆塞茨就有资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斯人已去,诺奖无缘,思想永存!
 
(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

本文来源:腾讯原子智库

分享到: